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千思无绪》千思万绪的心什么意思 第十二章 何谓浅情人不知 千思无绪小说TXT

《千思无绪》千思万绪的心什么意思 第十二章 何谓浅情人不知 千思无绪小说TXT

发布时间:2020-01-21 12:04:29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入梦明忆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千思无绪》是入梦明忆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仲,赵雅,书中主要讲述了: 将军府中,小春在药房中清理药材,白仲走进来说:“小春,自回到府中你跟下人说话都不与我说话,你究竟在闹什么?”小春依旧弄着自己的事

千思无绪

推荐指数:10分

《千思无绪》在线阅读

《千思无绪》 免费试读


将军府中,小春在药房中清理药材,白仲走进来说:“小春,自回到府中你跟下人说话都不与我说话,你究竟在闹什么?”小春依旧弄着自己的事,不理睬白仲。

白仲走近小春说:“殷小春,你真让我失望。昨日从宫中回府,不见你,思卿若狂。我很担心你,担心你在宫中好不好,如果要回来会不会淋雨,可是一直没能等到你回来。我一宿难眠,担心你不会回来……今日回府,我以为你是愿意的,没想到……殷小春,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吗?”

小春顿了顿,还是做着自己的事儿,嘴上说:“我不说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白仲锁紧了眉头,他深吸了一口气说:“没什么好说的?难道你不想解释解释昨日为何不告而别?”

小春停下来直视着白仲说:“你是这多疑又霸道的老毛病又犯了吧?”白仲眼珠转了一下,邪笑道:“对,就是因为你不在我身边,我这强势的老毛病才又犯了。莫非你不知道你是我的治病良药吗?”

小春有点好气好笑,但她仍是冷冷地说:“谁是你的药,就算是药也是毒药。”说完小春拿着药箱准备去看看灵儿。当小春走到白仲身边,白仲拉住了小春说道:“小春,我知道你生我的气,气我今日直接把你拉走,但那都是我怕我会失去你,这世间的人事能让我白仲害怕的寥寥无几,而你的选择会让我担心,让我害怕。我所做的一切,你怎么能装作看不见呢?”

小春心中微微一紧,白仲对她所产生的变化她不是看不见,但是那样的他还不是她心中的那个他。她想要的那个他,他能成为吗?

她这次很轻易地就挣开了白仲,说道:“有些事情多说无益。我说过我会帮你一起治好灵儿就不会食言,所以你也不必担心我此次一去不返,是你多虑了。而且,你也不会怕我,你白仲永远都没有怕的人和事,所以你也不必故作恣睢。还有,等治好灵儿后我就只是秦军出征时的军医,到时候我可能也不来白府了。我要说的就这些,我先去看灵儿了,将军自便。”

白仲呆呆地站在原地,骤浓的悲与愤夹杂而来。

吕不韦府中众人皆跪地听旨,传旨宫人宣旨:国家战乱,百姓困苦。寡人忧百姓饥寒,相邦收而食之;寡人忧百姓劳苦,相邦抚而安之。相邦急王之所急,代王行善举,深得寡人之心,特传诏,封吕不韦为文信侯,赏一千金,家僮一百,食河南洛阳十万户。

吕不韦接过诏令,面色阴冷。待宫人离去吕不韦回到屋中,心中的火泄在了案上的书简上。吕不韦亲信吕策听到声响走了进来说:“主人,府上家奴出门听到街头巷尾的百姓们都在议论,原来相邦安抚流民都是王上的诏令。他们还说秦王知人善任,用人不疑,是宽宏大量的有为之君。大秦有主若此,终有一日会成为天下霸主。”

吕不韦说:“子楚可不是任人摆布的木偶,他和他的爷爷一样内心隐忍明澈。不但如此,为质赵国的那十几年里他更是忍常人所不能忍,吃了常人所不能吃的苦,也正因如此我才觉得他奇货可居。但是如今身为秦王的他又怎能不猜忌身居高位的我?他大张旗鼓地重赏我,便是要大家知道他是一位多么宽宏大量的君王。这么一来我苦心安抚的百姓都会全心全意拥戴他,我所做的一切全成了他的政绩。而他如此重用信任,若我有一点辜负,便会成为整个秦国的敌人,被万夫所指。”

吕策说:“主人,秦王这一招太狠了,主人苦心经营这么多年,想得到百姓的拥立,没想到被秦王轻而易举就攻灭了。”

吕不韦无奈地说:“他一出生便是秦国王孙,而我只是一介低贱的商人,所以他有的选,我没得选。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便得成为他的棋子,可是风水轮流转,谁又能笃定最后那执棋者一定是他呢?一局棋不下到最后,谁又知晓谁才是真正的赢家呢?我吕不韦要他子楚看着,终有一天我才是赢家!”

王宫内,太子疑惑地问道秦王:“父王,儿臣有一事不明。”

子楚放下了手中的竹简微笑着说:“你是想问楚国刚刚退兵,吕不韦就急着会咸阳,一路上忙着安抚百姓流民赢尽了民心,得到了百姓的称赞。回来之后又打击政敌,控制朝局,显露了他的野心,为何寡人不处置他,反而奖赏他,是吗?”

政儿回答道:“是。”子楚招手叫政儿到他面前来,他拉着政儿的手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政儿,你要学的还多着呢。吕不韦是寡人在赵国时就认识的,他的野心寡人再清楚不过了。但只要掌好局,这盘棋他就赢不了。不仅是吕不韦,驾驭群臣皆是如此。”

政儿点头说:“政儿会好好学的。总有一天政儿会像父王一样治人、治天下。”

傍晚白仲出了府,他失落地来到酒楼,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喝酒了。征战时他禁止全军饮酒,就连在咸阳他也难得喝过几杯。可今日不同,他想大醉一场,他想借酒消愁。

酒楼的房间里有他,还有宁战。从前他只和与自己共议朝中之事之人在这里小酌两杯,可是今日却叫来了宁战,这个跟随在他身边的副将。宁战也略显好奇:为何将军破例请我喝酒?将军心情看似不大好啊!莫非是朝中受到吕相的排挤打压?

白仲一会儿就饮了一壶酒,宁战问道:“将军,今日是否心情不佳?将军可是从来都不喝这么多酒的啊!”

白仲紧紧捏着杯子有些许醉意地说:“宁战,我好恨,我恨吕不韦,是他害灵儿如此,现在灵儿都记不得往事了,我这当哥哥的有愧啊,当初就不该把灵儿嫁给他。”白仲边说边倒着酒。

宁战又说:“原来将军是为了这事儿伤脑啊。放心吧,有殷医师在,将军的妹妹定会好起来的。”

白仲听到了宁战说殷医师,冷笑了一声说:“哼,殷小春,她说她再也不回来了,她要离开我。”说着说着将一壶酒直接倒进了愁肠,酒入愁肠,一分忘情,九分离殇。

宁战有些诧异地说:“这咸阳城都说你和殷医师郎才女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末将也这样认为。而且末将从未见将军对任何女子这般伤情过,这般用心过。殷医师又则能不晓得您的情谊啊?”

白仲冷笑了一声说:“情谊?她殷小春只知道高昊阳对她情深义重,又怎晓得我的情谊!她虽浅情如此,可我就是放不了她,我只想把她留在我身边。这些要是搁在从前的话,我直接就把她关起来不让她走,可是现在不知怎的我就是狠不下心来。”

宁战傻笑了一下说:“将军,我看您是真的爱上殷医师了,所以才会这般动心和不忍心。要照我说,将军您打了这么多胜仗,您向王上求一道旨意,让王上将殷医师赐给您,王上定会答应,那时候殷医师就算想走也无路可走。”

白仲摆摆手说:“唉,不可能,今日王上还想让我娶蒙老将军的女儿。我说我想娶小春,王后第一个就驳了我,你觉得王上还会同意吗?”

宁战睁大了眼睛说:“啊?将军,你真要娶蒙老将军的女儿?”

白仲拿起酒杯结结巴巴地说:“哼,怎么可能,哥哥怎么能娶妹妹,不可能,不可能。”

宁战吓得瞪大了眼说:“什么?她是将军你的妹妹?难道她是白家人?”

白仲噗嗤把口中的酒吐了出来,说:“你是不是傻!我的意思是我把她看做妹妹一样,对她只有兄妹之谊,绝无男女之情。我只要小春,你知不知道!”

宁战答应了一声:“哦。”他心想:将军,你这下遭惩罚了吧!过去对殷医师那样,还说殷医师给你提鞋都不配。现在可好,因果报应了吧,我看现在是你想给殷医师提鞋,殷医师都不愿了吧!

白仲拍着宁战的桌子说:“喂,想什么呢?去,帮我再叫壶酒来。”

宁战为难地说:“将军,你可别再喝了,明日不上朝吗?你喝醉了,我还得送你回府。回府了殷医师该生气了,你难道不知道殷医师最讨厌酗酒之人吗?”

白仲站了起来说:“宁战,你现在胆子大了,敢不听本将军的命令了。你不去,本将军亲自去。”

宁战不知所措地说:“将军!回府了殷医师会讨厌你的,殷医师最讨厌过度饮酒之人了。将军今日已经喝了四壶酒了,若是再喝,您觉得您还有机会留住殷医师吗?”

白仲仍然去叫了壶酒,回到座位后他说:“留不住?我白仲就没有留不住的女人。你看着吧,喝完这壶酒回府,今日我要她成为我的女人。”

宁战紧张地说:“将军,您可别胡来,您要是强迫殷医师,殷医师会恨死您的。您忘了上次在营地的事儿了吗?殷医师可是几个月都没有与你说话。而且那次仅仅是您照看殷医师,您并未做什么出格的事儿,殷医师尚且如此。若是您伤害了殷医师,王上王后那里也不好交代啊,将军,三思啊!”

白仲捏着酒杯说:“是因为高昊阳,她才拒绝我。既然我得不到她的心,我也要得到她的人。高昊阳,高昊阳,我看她心心恋恋的这个人怎么出现得了。”

宁战无奈地说:“将军,您喝醉了,您可千万不要,不要做混账事啊。我看今日天色已晚,我同将军就在这家酒馆住下醒醒酒,明日再回府。”

宁战话还未说完,白仲都已经出了房门。宁战拧不过白仲只好将白仲送回府。

回到白府,宁战

千思无绪

作者:入梦明忆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千思无绪》是入梦明忆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仲,赵雅,书中主要讲述了: 将军府中,小春在药房中清理药材,白仲走进来说:“小春,自回到府中你跟下人说话都不与我说话,你究竟在闹什么?”小春依旧弄着自己的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