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路荣华》医路荣华 上官慕容 女体化 一路荣华NP文

更新时间:2021-04-01 12:03:47

《一路荣华》医路荣华 上官慕容 女体化 一路荣华NP文 连载中

《一路荣华》

来源:作者:悠悠忘忧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绣艺,孙妍彤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悠悠忘忧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一路荣华》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绣艺,孙妍彤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第二日再进宫,六公主对白璎珞的态度便柔婉和煦了几...展开

《一路荣华》免费试读

第二日再进宫,六公主对白璎珞的态度便柔婉和煦了几分,不知道是昨日白璎珞让棋的缘故六公主承了她的情,还是已经失了刁难她的趣味。

晌午的礼仪课结束,出了芯澜阁,六公主转过身,看着默不作声跟在身后的白璎珞,放柔了声音说道:“如今,你的礼仪既已跟上了我们的进度,便不用每日去云柔殿勤奋练习了,Bai小姐回屋去歇着吧。”

神情一怔,白璎珞似是有些不敢相信。

可抬眼去看,六公主已经转身带着宫婢施施然的远去了。

白璎珞心中长出了一口气,缓步朝自己每日歇息的厢房而去,走了没几步,身后传来了少女轻柔的唤声。

转过身,却是孙妍彤。

“孙姐姐……”

莞尔一笑,白璎珞亲热的挽住了她的手。

“怎么,今儿六公主放过你了?”

探头看了一眼四周,孙妍彤压低了声音问道。

抿嘴笑着,白璎珞点了点头,“许是日日为难我,已经没了意思吧。”

“左右时辰还早,去我屋里坐会儿吧,可好?”

孙妍彤邀请道。

此时方过巳时,离用午膳的时辰还早,又因着不是宫里的人,女孩儿们歇息的时候也不敢在宫里到处乱跑,是故,聚在一处说说话便成了打发时间的唯一乐事。

两人携手回到了孙妍彤住的屋子,白璎珞转过头打量着,与自己住的那间屋子布局差不多,便连摆设也都一般无二,想来其他几人的也都是这般模样。

“每日宫里的马车去接我,都是先接了孙姐姐和窦小姐,我还以为姐姐和窦小姐交好呢。”

接过婢女递来的茶水抿了一口,白璎珞说道。

不屑的撇了撇嘴,孙妍彤挥手示意屋里的宫婢退下,方低声说道:“我才不愿意和那样的人打交道呢,鼻孔像是长在脑门上一般,谁都不瞧在眼里,哼,有什么了不起。”

言语间,对窦绣巧颇是不喜。

白璎珞向来不在背后议论他人的是非,此刻孙妍彤这般说,她也不好接口,只附和着说道:“窦小姐是书香世家里出来的,性子清冷些也是人之常情,孙姐姐莫忘心里去便好了。”

点头应着,孙妍彤似是想起了什么,有些惆怅的叹气道:“下午又是绣艺课了,这回真不知道该如何交差了。”

巧手娘子为人严苛,绣艺课上的点评从来都是贬多于褒,便连自负绣艺出众的窦小姐,前次的课上也没得了好,反而被巧手娘子训了几句心浮气躁绣出来的东西也多了几份浮躁,少了几份灵气。

窦绣巧当时便红了眼圈,却强自忍着没掉下泪来。

而巧手娘子还有个习惯,每次课程结束都要留个题目,让女孩儿们下去花心思思忖,下一堂课时要考校,而她的题目,总是有些似是而非,让人完全联想不到绣艺上去,每每都让几位小姐冥思苦想,只觉得又多掉了几根发丝。

“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喃喃的念着巧手娘子布置下来的课题,白璎珞也觉得一点儿头绪都没有,两人思及即将到来的绣艺课,顿时都愁眉苦脸起来。

说笑了一会儿,白璎珞便起身准备告辞,想及进宫的六位小姐,各自的膳食都是由御膳房统一安排人送到各自厢房的,也没办法调整,孙妍彤便没有多留白璎珞。

回到屋里用罢午膳,直到躺在床榻上,白璎珞的脑海里,还在思忖着巧手娘子的课题。

懵懵懂懂间,白璎珞便睡了过去,再醒来,却被告知,下午的绣艺课取消了。

“下个月便是褚秀阁的兰妃娘娘的生辰了,巧手娘子被褚秀阁的宫婢请去为兰妃娘娘绘制寿诞那日穿的新衣,所以,今儿的课程便取消了。”

小宫婢轻声回话道。

难得的可以不上课,白璎珞的面上显出了几分欢喜来,正打算收拾好手边的东西出宫回府,那小宫婢又接着说道:“其他几位小姐得了消息,都已经出宫各自回府了,不过六公主有令,请Bai小姐留步呢。”

心内一沉,白璎珞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起身梳洗装扮好,出门去了云柔殿。

“Bai小姐,难得能早些回府,却被我耽搁了,你不会怨我吧?”

白璎珞俯身行礼的当空,六公主轻声问道。

白璎珞摇了摇头,“六公主多虑了,左右回府去也是看看书逛逛园子,抑或是陪着祖母她老人家说说话,也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

“那就好。”

六公主笑着叫了起,一边站起身冲白璎珞说道:“难得这般悠闲,咱们去园子里走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云柔殿,当即,便有宫婢打着伞罩在了六公主头顶,而落后几步跟在六公主身后的白璎珞,便有些遭罪了。

六公主兴致颇高,绕着御花园走了两圈,将绽放着的花儿都点评了一遍,看着额头上已经沁出了一层汗,鬓发乱糟糟的贴在脸颊上,已经显出了些许狼狈像的白璎珞,方才打算放过她,“走吧,去上面的凉亭里坐会儿。”

爬到假山上的凉亭里,六公主和白璎珞俱都气喘吁吁的,而亭子里早有宫婢准备好了帕子和冰镇过的凉碗候着。

粉的蜜桃,白的雪梨,绿的青瓜,各式水果切成了拇指大小的方块,在清透的汤水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招人。

六公主此番倒是没有刁难,摆了摆手,让宫婢递一碗给白璎珞,自己也接过一碗来径自吃用起来。

一个冰碗下肚,方才的炎热顿时都消退了下去,白璎珞暗自舒服的长叹了一口气,再看到凉亭里的宫婢都被六公主遣散下去,顿时又有些忐忑起来。

“昨日对弈,你输了几子?”

沉默了许久,六公主再开口,问的却是昨日白璎珞被墨柘夫子留下的那盘棋。

“墨柘夫子的棋艺出神入化,璎珞的那几路招数,实在不堪入目。溃不成军,所以并未数子。”

撒了个小谎,白璎珞将前一日的事淡淡的隐去了。

一旁,六公主满意的点了点头,自言自语一般的嘟囔道:“想来你的棋艺也不如窦绣巧。”

这样的话,白璎珞自是不好再接,低垂着头,白璎珞默不作声,等着六公主继续发问。

正是午后最热的时候,凉亭外的树上,知了聒噪的吵着,愈发让人心烦意乱,六公主抬头,便见白璎珞呆呆的站在廊柱旁,太阳透过廊檐恰好照在她身上,愈发让她的脸颊绯红了几分。

也正因为如此,金色的光圈中,脸颊边尽是汗水的白璎珞也显得更加狼狈。

想到对方比自己还小两岁,六公主的心里,突然有些不忍了。

“你和她们,原是不同的。”

不知是说给白璎珞听,还是说给自己听,六公主嘀咕了一句,却转过头看着凉亭外的假山,白璎珞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见并未有什么出奇的,便又转过了头,下一瞬,耳边传来了六公主低沉的声音,“你,过来坐吧。”

犹豫了一下,见六公主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白璎珞才确定刚才那句话不是自己的幻听,遂挪着步子走到石桌旁坐下。

“母后说,你父亲和母亲都去世了,那你,可还记得他们的模样?”

小心翼翼的看着白璎珞,六公主轻声问道。

原本卷着帕子擦拭汗水的动作就那么僵了下来,白璎珞缓缓的摇了摇头,“父亲去世的时候,璎珞还没出世。娘生下我就去了,所以,我并不知晓他们长什么模样。不过,也见过两次他们的画像,父亲很……很英俊,娘很柔美,其它的,便再无印象了。”

一脸的震惊,六公主睁大双眼看着白璎珞,想要说什么,嘴唇嗫喏了半天,却终究什么都没说。

一时间,亭子里又陷入了沉寂,只余周遭的喧闹。

“今儿,是我娘的生辰……”

过了好半晌,亭子里响起了六公主突兀的话语声,“可是,没人记得她呢,便连父皇也忘记了。宫里的人,似乎都将我当成了母后的孩子,呵呵,不知道,这该算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

愣了一下,白璎珞才反应过来,六公主所说的“娘”,指的是早逝的夕贵人。

“公主……”

脑子里思忖着安慰的话语,白璎珞抬眼看着她道:“老人常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夕娘娘在天有灵,若是看到公主长大Cheng人,有了今日的天人之姿,又有了好的归宿,她必定是开怀的,所以,公主一定要开心才是,否则,夕娘娘便是在天上看见,心里也会不安的。”

神色间颇是认同白璎珞的话,六公主点了点头,可脸上的欢喜转瞬即逝,又被一抹黯然所取代,“可是,除了我,竟没人记得娘,我,好不甘心……”

不知晓六公主怎会有这样一番感慨,白璎珞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如何劝慰了。

“罢了,今儿倒是我痴了,竟跟你说了这一堆话,你听听就罢了,若是去跟旁人说,我……”

沉默了一会儿,六公主瞬时恢复了前几日那个清冷刁蛮的模样。

站起身瞪了白璎珞一眼,六公主转身朝外走去,可白璎珞分明瞧见,她的耳根已经红了,想来,从未和人说过这样的话。

“公主放心,方才的话,除了公主,璎珞绝不会跟第三人提起。”

轻声说着,白璎珞俯身冲六公主行了礼,脸上不由自主的浮起了一抹淡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