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陆成仙》一念成仙玖尾小狐 小说在线试读 一陆成仙小攻

更新时间:2021-02-09 18:01:15

《一陆成仙》一念成仙玖尾小狐 小说在线试读 一陆成仙小攻 连载中

《一陆成仙》

来源:作者:九偲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陆静姝,沈离彦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九偲原创小说《一陆成仙》,主角是陆静姝,沈离彦,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斗法台上,胜出的修士对战下一轮比试之前,有一柱香...展开

《一陆成仙》免费试读

斗法台上,胜出的修士对战下一轮比试之前,有一柱香的时间进行调息养伤。

玄字斗法台,一位青衣女修盘腿坐于台上,闭目调息。一柱香后,守台的筑基修士出声道,“时间到,玄字斗法台七百四十二号对战一千号!”

陆静姝睁开双目,站起身来。

一位约莫十七八岁的女子跳上斗法台,身姿窈窕,容貌艳丽,拱手行了一礼,“瑶丹峰宁秀儿,练气八层。”

陆静姝还礼,“符霖峰陆静姝,练气八层。”

不等她说完,宁秀儿手心一翻,一段白绫袭向她的面门。

陆静姝神色一肃,脚下腾空,身上拍了一张防御符,稳稳落在白绫之上。随即手中出现一柄木剑,脚下疾行,踩着白绫一路刺向宁秀儿。

宁秀儿见状,迅速翻动手中白绫,陆静姝足尖立在白绫之上,只觉周身仿若置于滔天大浪一般,教人再难前行半步。

随后,她脚下寄点数步,往后翻将出去,同时手中几个漂亮的剑花游过脚下的白绫,围观的修士只见到满台纵横的剑气,势如破竹,又如狂风大作,瞬息将那难缠的白绫撕作几段。

宁秀儿不可置信地看着满地残绫,自己这是中品法器,怎么会被那一柄低阶木剑斩断,愣神间一道青光飞来,再看时,已在斗法台下。

台下一片寂静,上方的筑基修士出声道,“一千号胜!”

随即人群中爆出一片热烈的讨论声,“她是剑修?”

“剑修怎么懂阵法?”

“天呐,太可怕了,她用的还只是普通木剑!”

“千万别让我对上她啊!”

对台下的声音充耳不闻,陆静姝盘坐于地上调息。

看座上方的胡老惊呼出声,“这女弟子竟然是个剑修,赵季华看来你的愿望要落空了。”

赵季华并未接话,任由胡老在一旁叽叽喳喳,余光瞥见夜辰一脸沉思的样子,不由问道,“夜辰,你认识她?”

想到那一日,夜辰敛去一目沉思,摇摇头,“不认识,只是曾在问道楼见过几次。”

赵季华心下诧异,能让夜辰记住的外门弟子,看来这女修真是不简单。

胡老摇头晃脑,余光瞥见一道黑影,立时浑身一抖,从位置上站起身,拱手说道,“离彦师叔,您怎么来了?”

另外二人连忙起身行礼,“见过离彦师叔。”

又对离彦真君身旁的紫衣修士互相见礼,“萧真人。”

沈离彦朝他们点点头,面色不改地看着玄字斗法台上的女修,胡老头见状,出声问道,“离彦师叔可是对那女弟子起了爱才之心?”

沈离彦并未表态,只道,“此女仅以一柄木剑便能将这白鸿剑法使出如此威力,确实不易。”

胡老头最是爱热闹,听见离彦师叔接了他的话,便兴致盎然地解释起来,“师叔不知,这女修不仅剑术了得,更是颇通阵法,方才硬是以一手幻阵反将布阵的奇阵峰弟子困于阵中,实属不易啊。”

谁知沈离彦听了此话,反而皱起眉头,“还会阵法?不行,学得太杂。”

胡老头一听此话,心中不由暗骂自己多嘴,没准就毁了人家直上九重天的机缘,真是造孽啊。

其实倒是胡老头一时没想通,便是他此刻不说,那沈离彦若当真要收徒,岂会不将此女的底细查个底朝天。

若说胡老为何说这机缘乃是直上九重天一般,还得从此人的身份说起。

沈离彦,剑霄峰峰主,变异雷灵根,三百六十多岁,元婴初期修为,以一柄雷霆剑越阶打败高阶修士。要知道修士修为越高,同一大境界的小境界之间,实力差距便越大,纵然修真界中有剑修越阶战斗的说法,可那也只适用于低阶修士。

离彦真君以元婴初期的修为当上一峰之中,纵然有家世的原因,最主要还是源自他自身的实力。

如今他门下只有一位单木灵根的弟子,便是他身后的金丹修士萧子谦,一百二十多岁,便已是金丹初期的修为。若是有弟子能拜在他的门下,那便如登上九重天没什么两样。

只是也不知台上那丫头是何灵根,看她出手至今,唯有金光闪过。真君若是收徒最次也得是双灵根才行啊,比如一旁的萧子谦,还有那一脸寡淡无味的夜辰。

夜辰乃是风灵根,与雷灵根,冰灵根一般都是极为罕见的变异灵根。不仅修炼速度快于单灵根修士,变异灵根所修炼的法术威力,也胜过五行法术数倍。唉,有些人啊,生下来就是好命。

胡老头想到这里,不由在心里瞪了夜辰一眼,当然沈离彦他是不敢不敬的,即便只是在心里。

斗法台上,陆静姝看着对面的中年男修,行礼说道,“符霖峰陆静姝,练气八层。”

看着约莫三十岁上下的男修回了一礼,说道,“符霖峰谭晓松,练气九层!”

哟,这么快就上九层的修士了,莫非是守台的修士不待见我?她瞄了一眼上方的筑基师叔,心里暗自腹诽。

那筑基修士心里哼哼道,接连两个都被你这么轻松地甩下台,岂不显得我这斗法台太好守,一定要找个厉害点的给你看看。

谭晓松方才连续看她打了两场,对她的实力也有一定的认识,起手便用上了大招,手中一卷画册飞出数百枚飞镖密密麻麻飞出。

陆静姝身前,迅速升起水灵盾,心中一紧,抬手挥出数道剑气对上迎面而来的飞镖,飞镖与剑气撞在一起,发出铛铛巨响,斗法台边缘设有禁制,围观的群众尚不知台上的剧烈晃动。

紧接着,脚下施展飞鸿踏雪,往后飘退出去,幸存的飞镖穿过剑气快速飞来。陆静姝只觉满场的冷光袭向自己,天上地下无处遁逃,可自己手中只有一柄剑,又该如何挡住这上百道的攻势。

额前冷汗直流,脑中不由闪过阵法中“一力降十会”,以力既可以破开阵法,难道破不开剑阵么?更何况眼前这根本算不上剑阵。

闭上双目,眼前的飞镖意外清晰地映在脑海之中,手握木剑,用力往前一劈,只这一剑,便用去了她七层的灵力。

围观的修士只见她随意向前挥出一剑,斗法台上轰隆作响,白烟笼罩,片刻后白烟散去,女修直直地站在台上,那谭晓松已然跌落在斗法台下。

“一千号胜!”

台下再一次轰动起来,这是练气八层能有的灵力吗,竟能一剑破开百道飞镖。这一场后,陆静姝这个名字传遍了斗法台广场。

看座上方的沈离彦微微点头,声音清冷地点评道,“悟性尚可,灵力不错。”

身后的萧子谦问道,“师尊可是动了心思,想将她收了做我的师妹?”

沈离彦摇摇头,回道,“再看看。”

陆静姝吞下补灵丹,运转灵力将体内丹药化开,霎时灵力源源不断地进入经脉,随着功法运转汇入空荡荡的丹田。

万里挤过人群来到杜若身边,“老远便听见陆师妹的名声,这几战赢得可漂亮?”

杜若看了他一眼,有些担心地说道,“赢得自然是漂亮,可是静姝打了三场,怕是没有灵力再应对下面的比试。”

万里安慰道,“别担心,陆师妹每次都能打破阻碍给我们惊喜,想必今日也是一样。”

一柱香后,筑基修士的声音响起,陆静姝站起身来,即便有上品丹药的帮助,这么短的时间也不过恢复了五层灵力。

一位身形彪悍的男修走上斗法台,行礼说道,“天器峰虎牙,练气八层。”

陆静姝打量着他的外形,拱手一礼,“符霖峰陆静姝,练气八层。”

天器峰的弟子多是男修,而且许多炼器修士走的是体修一道,这位虎牙便是一位体修。

只见他咧嘴一笑,伸手凭空出了一拳,四周的灵气汇成一个实质的拳头,凶猛地打向陆静姝面门。她脚下错开数步,险险避开拳头,只觉身前的水灵盾晃了一晃,肉身不由自主地震颤,心中惊道,好大的力气。

手下不敢犹豫,数道剑气齐发,斩向他的肉身,却见那彪形大汉灵活地躲闪出去,袖中飞出一根银丝不知何时卷上了木剑,“咔擦”一声,木剑断成两截。

台下的修士俱都傻眼,这天器峰的修士如此彪悍,手中法器又是一绝,莫非陆静姝的胜绩就要到头了?

她来不及心疼陪伴自己数年的木剑,几步退开拉出距离,手心一翻凭空出现一只红色袖珍鼓。

万里一见此物,不由笑道,“看来陆师妹又要赢了。”

杜若松了口气,“不错,看来我是白担心了。”

陆静姝神色肃然,轻拍鼓面,空气中的灵气如有实质般袭向虎牙,虎牙只觉神识一顿,周身陷入绵软,使不出一分力气来,再回神时,自己已躺在斗法台下方。

“一千号胜!”

人群中有人好奇问道,“这是什么法器,竟连天器峰的弟子都拿它没办法。”

“好像是音波法器。”

底下众人一阵热议,陆静姝坐在台上调息,等待今日最后一场比试。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