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余月未央》七月流火八月未央原文 大叔受 余月未央801

更新时间:2021-01-21 06:01:38

《余月未央》七月流火八月未央原文 大叔受 余月未央801 连载中

《余月未央》

来源:作者:晏未央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秦雁,平伯年

新书《余月未央》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晏未央,主角秦雁,平伯年,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月下客一向清高寡言,站在那里,神情倒是与米苏极其...展开

《余月未央》免费试读

月下客一向清高寡言,站在那里,神情倒是与米苏极其相近。

“臭小子!一回来就没大没小!”平伯年伸出手重重拍打向夜惊澜的屁股,面上佯作嗔怒,一对小眼睛里漾满是笑意,“身上这么重的酒气脂粉气,又去那种脏乱地方鬼混了吧!”

米苏静默立于秦雁身旁,一双眼眸微垂,淡淡盯着身前地面,神情木然。

夜惊澜松开那圆滚滚老头儿,目光在掠过她的面庞时,没有丝毫停留。

他大大咧咧笑语,“什么脏啊净的,属下只知道那是男人的温柔乡销魂窟,人活一世,要懂得及时行乐才是。嗳,子濯呢?今夜夜色不错,加上他一个,我请几位去喝一夜花酒如何?”

秦雁只笑不语,月下客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而雪落痕,却直拿眼睛往米苏那边瞟。

米苏眉目清冷,像一座冰雕,美,却没温度。

“喝你个六!”平伯年又打了夜惊澜屁股一巴掌,疼的他龇牙咧嘴,“成日的就没点正型,也不怕被四使笑话。有本事去把司刑请上,只要他肯去,我们大家都去。”

噗嗤!花飞语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夜惊澜面露讪讪之色,“你那不是怂恿着属下去找打么。不等属下开口,司刑长老就得亲自动手,拿着大木板把属下轰出来……”

“是谁胆子这么大,居然敢在背后这么编派司刑长老?”岚姬一身藕色衣衫站在门外,笑吟吟插口。

她面如满月,峨眉淡扫,朱唇若丹,举止神态无不透着端庄大气。

“你怎么才来?这段时日,可想死老子了!”夜惊澜面上一喜,大步流星到了门口,伸手就去拉扯岚姬胳膊。

米苏睫毛闪动,瞥眸看向门口那对举止亲昵的男女,双唇抿起一抹倔强弧度。

青龙尊者夜惊澜,性狂放浪荡,素爱流连烟花之地。他一年到头极少回茫崖,就算偶尔回来一趟,也待不满一天。

自从米苏做了风使后,他倒是也回来过几次。而且,有两次,米苏还曾特意去过他所居的一醉居拜会,却都是去晚了一步。

教中传闻,他与朱雀尊者岚姬之间关系不清不楚。

如今看来……哼哼,的确是够暧昧的。

“满口粗话,一身酒气,难怪司务长老要把司刑长老搬出来。也不知你这话是真是假,若真想我,怎么回来了都不去药庐看我?”岚姬笑嗔着掏出一方绣着大朵牡丹的手帕,贴心轻柔的向他下巴上擦去。

夜惊澜下意识一躲,眸光一瞥,在触碰到那道冷冰冰视线时,脸上的笑容变得微微有些僵硬,随口敷衍,“一会儿就去你那里,然后好好给你赔个礼。”

花飞语又忍不住笑出声来,房内其他人神情亦古怪的很,皆有心照不宣之意。

这月夜朦胧,孤男寡女凑到一起……

米苏收回视线,一向清冷的脸上,居然也浮现出一丝丝冷笑。

死性,不改。

夜惊澜的目光有意无意从她脸上扫过,笑牵着岚姬的胳膊往屋内走来。

“这可真是让人意外,我可清楚的记得,这么多年来,你这是第二次踏足议事堂。”岚姬今日的心情似乎不错,自出现后,脸上笑容就没断过,“这次回来,打算待上几个时辰?”

“刚回来就问什么时候走,老子就那么不招人待见啊。”夜惊澜大刺刺坐回椅子上,解下腰间葫芦,又灌了一大口酒。

“教中哪个不知道,咱们的青龙尊者红颜知己遍天下,忙得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不眠不休。”岚姬语带酸味,斜睨向那个懒洋洋大男人。

夜惊澜似笑非笑倚靠在椅子上,右手腕一抬,薄薄衣袖下滑,露出几圈细细红绳。

“哼,这又是哪个名妓送的定情之物?一定认识还没超过三天吧?不然,这玩意儿早就给随手扔了。”岚姬低低冷哼,满目幽怨。

米苏眸光一动,看向那枚小小金铃。

邵国四月天,金铃,他……

为何,会是这样……

夜惊澜用左手把玩儿着那金铃,抬眸看向岚姬,勾唇轻笑,“这倒还真是个定情之物。老子几年前曾花三千两银子在老鸨子手里买了个小丫头,那小丫头把这玩意儿送我,说等她长大了,要是还不上银子,就会以身相许。”

米苏收回目光,神情冷定。

而花飞语,却是闻言色变。

她看看那金铃,再看看夜惊澜,最后,将目光落到了那张清冷面庞上。

“你的意思是,你把这玩意儿,都带在身上几年了?你在等着那姑娘以身相许?”岚姬语含讥讽。

蓦地,米苏眉心一跳。

再看平伯年与秦雁,亦是若有所思。

几年?

两人关系若是真的匪浅,几年时间,怎会发现不了他的贴身物件……

“哈哈哈……”夜惊澜忽的大笑起来,恣意狂放。

他腾然起身,手臂紧紧揽住了岚姬的腰,“傻女人!老子逗你玩呢!这么容易就吃醋了?这么多年,你见老子身上,除了你亲手绣的那个荷包,还戴过哪个女人的东西!”

腰上一紧,岚姬猛然警觉。

只见她,一手拈起手帕掩嘴嗔笑,一手轻轻推了夜惊澜胸膛一把,“谁吃醋了,好不要脸!”

平伯年与秦雁见此,眉间皆是一舒,跟着笑个不停。

花飞语边附和的笑着,边细细打量米苏的神情变化,眼底蕴起层层忧虑。

米苏微微侧头,淡淡看向门外。

夜惊澜瞥一眼那孤傲倔强的下巴,松开岚姬,走回去坐下,“怎么还不见子濯的人影?不在教中吗?”

“哦,白虎正在给教主护法,就不过来了。”平伯年收笑,正正衣襟,开始说正事,“今夜唤大家来,也无甚大事,没想到青龙也凑巧回来了,那就一起听听。”

几人收起玩闹,皆将目光投向平伯年,唯有夜惊澜还在自顾自喝酒。

“今日,老朽将最近两个月的账目呈送给教主,教主看过后非常满意,特别是对风月二使大为赞赏。”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