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不良闺秀》古穿今之闺秀在现代 LOLI控 不良闺秀HE

更新时间:2021-01-17 06:02:23

《不良闺秀》古穿今之闺秀在现代 LOLI控 不良闺秀HE 连载中

《不良闺秀》

来源:作者:离落城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夏寻雪,宁绍云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离落城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不良闺秀》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夏寻雪,宁绍云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那个男子越走越远,在人群中若隐若现。 北项...展开

《不良闺秀》免费试读

那个男子越走越远,在人群中若隐若现。

北项街的北面,是太医院应考的贡院,此时夏寻雪离那里还不到五百米,已经陆陆续续有考生进了堂舍。而北项街的南面,那个男子的身影快要不见了。

不管那个男子,去考试?

明知太医院对她很重要,夏寻雪也不知为何,还是折过身,往男子远去的方向快步追去。

男子快走到北项街的尽头,左拐进了一个小巷子,夏寻雪也紧跟过去,左拐,她却停在了巷口,放眼望去是条深巷,却不见男子的踪影。

巷子里住的都是人家,有几个小孩在外面玩耍。

“把蹴鞠踢过来。”“给。”

夏寻雪绕过那几个小孩,往巷子里走。

“啊。”就在夏寻雪经过两户人家中间的一个岔道时,一个人突然出现在她左侧,用手捂住她的嘴,把她掳进了岔道。

与此同时,另有两个穿着同样墨色锦服的男人也追进了那条巷子。

“小孩,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男人进来,穿白色衣服。”一锦服男人眼里闪着寒光,问几个在玩蹴鞠的小孩。

两个锦服男人很凶,几个小孩最大的也不多五岁多,一下子被吓住了,蹴鞠也滚到了一边,一个小孩摇了摇头。

“人不见了,怎么办?”

“先回去禀报。”

两锦服男人在巷子里搜了一遍,找不到那个男子,便走了。

而夏寻雪,则是穿过那条岔道,被那个男子带到了另一条无人的小巷,再进了一座荒废了的寺庙里。

男子关上寺庙的大门,放开了夏寻雪。

得到自由的夏寻雪往边上后退了几步,完全不知道发什么了,也不知道那个男子为什么要袭击她,把她带到这个地方?他又是什么人?寺庙很旧,应该很久没有人打理过,院中杂草丛生,往里的大堂只见一尊罗汉像倾倒在地上,房梁屋檐到处布满了蜘蛛。夏寻雪只觉心跳快了几拍,对面前的男子也有些畏惧。

也不及夏寻雪搞清楚出了什么事,“咳、咳、咳、咳、”可能是路上走得太急,那个男子再次咳嗽起来,间或甚至是咳出血来,他蹲下,一手捂着口,一手紧抓着头部,双眼紧闭,五官已经扭曲,恍若正经受着一场可怕的酷刑,样子比刚才在街上撞到夏寻雪还要痛苦,

“你没事吧?”夏寻雪过去问那男子。

“走开。”男子还在咳,却是用一种极冷、极厌恶的语气冲夏寻雪吼道。

“我是大夫,或许,我能帮你。”夏寻雪见男子咳嗽不减,整个人也是在极力忍耐,她还是担心的说道。

“大夫……哈……”像是被什么刺激到,“咳”,男子又是一声重咳,从腔中涌出的血喷到他手心,嘴角也淌下一丝血迹,他慢慢的强撑站起身来。砸进夏寻雪眼里的是鲜红的血,血色妖红,即使是在白天,依旧令人触目。

男子也不咳了,他用袖口擦掉嘴角和鼻息处的血迹,然后看着她。

夏寻雪永远也忘不掉,当时,男子看她的那双眼。

他和她面对面,她才把他看清了。

因为身体的原因,他的脸色过于苍白,但不得不说,那是个很好看的男人。最多二十岁,他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被金冠高高挽起,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细长的单眼,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唇瓣透着份薄凉的气息。他一拢月牙般的白衣,衣服上用青丝绣着华丽的图案,玄纹云袖,腰间挂了块白玉,一看就是名门的贵公子。细闻,除了血腥和酒气,他身上还有股麝香的味道。

看着那张脸,夏寻雪有几分熟悉,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男子一双眼直逼于夏寻雪,眼里泻出寒光,如冰似刃,让人为之胆颤,大气也不敢出。也是那一双眼,寒意深深,绝望深深。

他看着他,她也看着他。

空中惊起的风,把院子里丛生的杂草吹得来回摆动。

“大夫。”男子再次说到那两个字,唇角上扬,冷漠的声音里是不屑,没人能救他,而现在就连他自己也不想救自己。

“生病了,就要找大夫,谁都一样。”夏寻雪讨厌男子轻蔑的样子,确切点,是他的自暴自弃。

他还看着她,看着她一双坚定的眼,看着她眼里映出狼狈的他。用酒来麻痹自己,喝了醉,醒了再喝,任天由命,这就是现在的他。

“没人能救得了我。”男子的话语里有的是无奈。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生命很宝贵,一旦失去便是失去了,一直来,夏寻雪对生命都有着无限的敬畏。

“来不及了。”寺庙外传来脚步声,男子往大门的方向瞥了眼,再看向夏寻雪,来不及了,她已经牵扯进来了。

“什么来不及?”

“你叫什么名字?”寺庙外又静了,男子问夏寻雪。

“夏寻雪。”夏寻雪回答。

“夏寻雪。”男子重复了一遍,神色却是变得深沉,眼里的光芒也随之深邃,令人摸不透。“我们或许还会再见面。”

男子也不把话说完,更不等夏寻雪理清整件事,他深吸了口气,身体恢复得差不多,该走了。他去开门,独自往外走去。

“要是有人问起,就说没见过我。”

“要是没有做好生死不离的准备,就不要闯进我的生命……”

夏寻雪呆呆的站在原地,等她做出反应,出到寺庙外,巷子里除了徐徐的凉风,已不见那个男子。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另一边,太医应考的贡院中。

堂舍里,整齐的布置三十张方桌,桌面摆放的是各种各样草药。应考已经开始,今日主要考的是辨药,限时一个时辰。要求答题者把桌上十八种药草分别记下名称和药性。得到题目的医者,一个个面容认真的比对着手边的药草,或观外形、或闻气味,气氛严肃而又寂静。

唯独有一张考桌空着没人,上面的牌子写着三个字“夏寻雪”。

考试时间过半,四王爷宁绍云进了考场,他从第一张桌子开始巡视,时不时还看看考生的试卷。

“苏大人,这是谁的位置?”宁绍云来到最后一张考桌,桌上摆了药草和试卷,却不见人。

“是。”毕竟是他擅自把“夏寻雪”的名字加进来,苏平生犹豫着怎么说。

“夏寻雪”。宁绍云拿起桌上竹片做的考生的名牌,写的名字是,夏寻雪。夏寻雪,之前的报名册上应该没这个名字。夏寻雪……宁绍云对这个名字又好像有点印象,似在哪里听过。是,兴盛茶楼的那个女子。那日,从道台府回去后,宁绍云命杜安易查过夏寻雪,说是苏老太爷犯病的时候,她刚好在场,所以就给苏平生抓了。

一个卖茶女……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