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娘子,请从善》娘子,请从善百度云 女体化 娘子,请从善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01-13 06:01:03

《娘子,请从善》娘子,请从善百度云 女体化 娘子,请从善免费阅读 连载中

《娘子,请从善》

来源:作者:温久久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舒王,董依依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温久久原创小说《娘子,请从善》,主角是舒王,董依依,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古晋瑜摆摆手,解释道:“你爹是宣武侯,是保家卫国...展开

《娘子,请从善》免费试读

古晋瑜摆摆手,解释道:“你爹是宣武侯,是保家卫国的大将军,陛下让你参加,是无上的荣耀,是给你爹的嘉奖。”

池萧萧点点头,似懂非懂,“我明白了,皇帝怕我爹有二心,想拿我做人质,威胁我爹。哼,我又不傻,我才不去呢。”

古晋瑜的脸上一阵抽搐,她这想法实在太奇特了,完全跟不上,却还是应该叮嘱她要格外小心,“猎场野兽出没,人心不古,你一定要多加小心。我会让我的随从霍连仁跟着你,由他……”

“凭什么?”池萧萧的一句怒斥,打断了古晋瑜的话,古晋瑜只是想说由霍连仁保证她的安全。

池萧萧拍了桌子,“你想让我保护霍连仁的安全,我才不干呢。他一个男人,居然要靠我保护。我告诉你啊,狩猎我不去,你的随从我也不保护。”

古晋瑜真是哭笑不得,摸着受惊的胸口,摆摆手离开了。再跟她谈下去,准会被她气死。他刚出饭厅,就听霍连仁来汇报,“宣武侯府池夫人来访。”

古晋瑜回首看了一眼池萧萧,对着残羹剩汤意犹未尽,想必是为她来的,“让她在前厅等着,我稍后再去。”

他转身返回饭厅,拉起池萧萧,“我带你出去逛街,给你买好吃的东西。”

池萧萧本来还没吃饱,一听到买好吃的,眼神放光,蹦蹦跳跳的跟着古晋瑜出了王府,将池夫人董依依和池语翰留在前厅。

昨天,池语翰挂着脱臼的胳膊回家,跟母亲董依依哭诉,说是被人欺负了。董依依自然不依,一定要为儿子讨回公道。细下打听才知道,那个伤人的居然是舒王设席宴请的贵客。舒王不好得罪,董依依只好咽下这口恶气。

可自从陛下颁布那道圣旨,她才知道,那压根就不是什么贵客,而是池丁原遗漏在祖宅的女儿池萧萧。她一个卑贱的下女也敢欺负自己尊贵的儿子,董依依不由得多想,舒王是在暗中帮助池丁原照顾女儿。

董依依顾不上舒王的身份,非要来舒王府弄个一清二楚,顺便为儿子讨回公道。可是在舒王府枯坐一个时辰,舒王也没有露面。董依依自然明白,舒王是在回避。

她吃了闭门羹,只能带着儿子回府。一路上嫌弃马车行驶太慢,将车夫臭骂一顿,命令车夫加快行车速度。

古晋瑜带着池萧萧去了闹市,买了糖葫芦、核桃酥、新上市的甜桔。池萧萧吃的心花怒放,古晋瑜趁机告诉她,关于这个闹市所有人的故事。他们都是一群朴实真诚的善良之人,彼此之间互相帮助,坦诚相见,共同维护这个热闹喧嚣的市场,做着自己擅长的小生意。

古晋瑜有意无意的提醒池萧萧,“萧萧,你觉得这群人怎么样?”

池萧萧塞得满嘴的甜桔,鼓鼓囊囊的,“都挺好,他们都是好人。”

“那你是不是该跟他们学学,也做个善灵朴实的好人。要去帮助被人,宽容的对待别人。”

池萧萧点点头,将手里的甜桔分给古晋瑜一半,“可以啊,跟着你做个好人。”

古晋瑜看着手里的甜桔,再看看池萧萧满脸稚嫩。她现在就像是纯净的一澈湖水,需要好好经营维护,就让她维持这样的纯净。她的湖里多一条鱼,长一条海藻,都会破坏湖水的美好,让她滋生恶毒的心思。

池萧萧跟着古晋瑜穿梭在闹市之中,突然一辆马车狂奔过来。眼看着撞上池萧萧,并没有减速的迹象,而且越行越猛,大有从池萧萧身上碾压的架势。

池萧萧看着越来越近的马车,腰上的锁魂链闻风出动,可以在一瞬间缠上车轮,让马车眨眼间肢解。可是想起古晋瑜的教诲,要宽容的对待别人,按耐住出动的锁魂链,一切听天由命。

眼看马车越行越近,很快就要将她吞噬,古晋瑜冲出来抱着她,从狂奔的马车身边擦肩而过。马车速度太快,挂住古晋瑜的衣角,将他甩到地上,手里的池萧萧也飞了出去。

池萧萧摔到地上,速度很快就爬了起来,再也按耐不住,腰间的锁魂链顺着手的方向飞出,准备缠住马车的车轮。可是马车和她之间隔了一个古晋瑜,锁魂链没能缠上马车车轮,而是撞上古晋瑜,正中脑门,古晋瑜被砸的晕了过去。

闹市的摊贩和舒王很熟悉,舒王平日里对他们又极为照顾,看到舒王受伤倒地,自发的围成圈,将马车拦在闹市。

池语翰挂着白布的胳膊,从马车露出半个头,藐视所有的围观群众,“一群贱民,识相的赶紧把路让开,挡着小爷的道,小爷让你都吃不了兜子走。”

“你伤了舒王还想走,赶紧下来给舒王赔罪。”围观人群中一个声音掷地有声,其他群众纷纷附和。

董依依正闭目养神,一听到是舒王受伤,当即慌了神,命令车夫下车查看,是否真是舒王。

车夫下了马车,拨开围观的人群,确定是舒王躺在地上,已经不省人事。他当时吓的腿都软了,舒王可是当今陛下最疼爱的幼弟,那还得了。他小跑回到马车,声音颤抖回禀董依依,“夫人,确实是舒王。”

董依依拨开车帘,亲自下车查探舒王的伤势,又命车夫赶紧去就近的医馆找个大夫过来。伤了舒王,这可是件大事。

池萧萧跪在舒王身边,将头埋在衣袖之中,生怕让人知道,是她伤了舒王。

池语翰跟着母亲下车,还是窥探出那是池萧萧,当时就尖叫起来,“又是你这个贱人。娘,就是这个人扭断我的胳膊。”

董依依一听说,这就是魏璇生下的私生女,一瞬间感觉到巨大的耻辱。完全不顾自己侯府夫人的体面,当时一个耳光就甩了上去。

池萧萧被打的晕头转向,半晌才反应过来,看见董依依满脸小人得志的表情,就知道她来者不善。来者不善又如何,我又不怕你。

池萧萧站起来,看准董依依的脖子,只要那么轻轻扭一下,就能要她的命。她的速度很快,如白驹过隙,来到董依依的面前,一把扣住她的脖子,还没开始用力,整个人就瘫软倒了下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