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贵女千秋》重生之贵女千秋书包 调教 重生之贵女千秋现代言情小说

更新时间:2021-01-10 06:02:05

《重生之贵女千秋》重生之贵女千秋书包 调教 重生之贵女千秋现代言情小说 连载中

《重生之贵女千秋》

来源:作者:秦墨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木晚歌,素织

完结小说《重生之贵女千秋》是秦墨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木晚歌,素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子月条理清晰的将一条条消息,禀报给木晚歌听。...展开

《重生之贵女千秋》免费试读

子月条理清晰的将一条条消息,禀报给木晚歌听。

木晚歌对此早有预料,没有太多惊讶。

不过,听到宸王时,她还是吃了一惊。

大概是因为那个牡丹花冠太合她心意的缘故,她总不能把后卿当个陌生人看待。

“宸王与武安君世子的关系很好?”木晚歌看向素织,面露不解。

素织是太后宫里出来的,对皇室的事情比她们都清楚。

素织摇摇头:“武安君夫人和宸王王妃是亲姐妹,宸王与崔世子是表兄弟。但是,虽然血脉亲近,两人的关系到不至于能如此。宸王的性子一向冷漠,除了政事和军务战事,他从不插手其他。主子,不如奴才传信问问殿下?”

“不必劳烦太子哥哥,这不是什么大事儿。总归和咱们瓜葛不大,我只是好奇罢了。崔琰那见人就往上黏的性子,指不定正好合了宸王的胃口。有宸王出面也好,他代表皇室,忠诚侯府不好在此事上多纠缠。”木晚歌道。

事实上,后卿才不是为了崔琰。他分明是为了那个酒后调戏他的姑娘!周清澄在赏花宴蔑视欺辱木晚歌的话,后卿一字一句都记着,等着适时算账。

谈及皇室,素织突然想起一件事儿。

“主子,奴才近日忙昏了头,有一件事儿忘了同您禀报。在忠诚侯夫人办的赏花宴第二天,盛家二姑娘和忠诚侯府嫡姑娘都受了皇后凤谕呵斥。”

木晚歌手指敲了敲桌子,意思她已经知道了。

这个结果是意料之中的,所以她事后不曾关心在意。

“素织,你明儿替我去常总管那儿走一趟。十几天过去了,玉果儿该送到我身边来了。”

胡奴鼓着腮帮子,在一旁吃着飞醋。

她还以为主子忘记这茬儿了,玉果儿,玉果儿,有什么好的。

在外面潇洒了一整天,木晚歌用完晚膳,困意止不住的上来。

当素织抱着一大摞账册摆在她面前时,她面色一僵,坐着就瞌上眼,打着秀气的小呼噜。

素织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她主子躲懒的法子真是一绝。

木晚歌本是装睡,谁知道眼一闭上,真的困睡着了。

论起个头,木晚歌不比素织矮,素织可抱不起她。

关键时刻,就需要胡奴了。

只见胡奴进屋后,两手轻轻一抬,便轻松的把木晚歌抱上了拔步床,换好衣服,盖好被子。

素织侯在一边不时帮衬着,伺候好主子后,两人蹑手蹑脚的退下去。

“胡奴啊,多亏有你在。主子个子这般高,以后的夫君该多高呢?”

“宸王爷那般的正好!”胡奴莫名想到后卿白天站在主子身侧的样子,仅是背影,已让人觉着是对璧人。

素织咂舌:“宸王爷凶名在外,主子如此柔弱,不合适吧。”

胡奴灰色的眸子盯着素织,无比认真道:“主子柔弱,才应该由强悍的人护着。像周世子那样的弱鸡,我一只手能拎起来两个吊打,太没用了,不行。”

素织呵呵干笑,她嘴贱,她什么都没说。

元娴大约是被这次小产的事儿吓破了胆,关起院门好好的养胎,事事不管。

木晨音咬咬牙,上次在忠诚侯府的赏花宴上,她的名声被损了许多,渐渐有人对她占着盛京双姝的名号,略有微词。

怎样挽回名声,除了家世争气父兄升官,唯有多参加宴会这一个办法。

盛京里最不缺的,就是各家举办宴会。

木晨音除了上不得台面的帖子不理,整天跑到外面似花蝴蝶一般,穿梭在各个夫人贵女面前,巧笑倩兮。

当木晚歌从成摞的账册里抬出头时,木晨音已经给她自个儿弄到个“木仙子”的名号。

“木仙子?她做了什么?”木晚歌好奇的看着素织。

素织扯扯唇角:“到是没有什么,不过是些前人用惯了的法子。资助贫困的书生读书,替灾难地方捐些钱财粮食,看到乞丐流几滴眼泪,再为他们送上饭食。书生们最吃这招,二姑娘那张容颜又格外的占便宜。随着几首称赞她行善积德的诗,流传在民间小巷,这仙子的名号就定了下来。听闻盛家大姑娘有样学样,也开始搭建粥棚施粥。”

“这不是挺好的。她们要好名声,锦上添花。但是,给贫困之人送去,可是雪中送炭。”木晚歌面露赞赏。

素织急了:“可是主子,她们名声好了,得了民心,那您呢。那两位和您最是不对付了。若是她们在外败坏您的名声,您常年不出门的,岂不是让她们得逞了。”

木晚歌笑着起身,披上风衣。这天啊,终于到了冷的时候了。

“素织,民心不是那么好得的,名声也不是好败坏的。我很乐意看着天下穷苦百姓,能得到救济。不管为名为利,百姓们好就够了。”

素织愣了愣,她在宫里瞧见的大多是勾心斗角。为了争锋夺利,少个把人命都不是事儿。

难道士族贵女,就真的那么不同吗?

心系百姓,心有大局。

“主子,二姑娘前来拜见您。”子月从屋外走了进来,面上表情很不好。

瞧着木晨音满脸得意的样儿,还非要装着楚楚可怜,讨厌极了。

木晚歌兴味盎然的勾起唇:“十几天瞧不见她人影,如今送****,定然是有好事。”

“有好事,也是二姑娘的好事。否则,她才不会巴巴的过来呢!”胡奴没好气的对外面撇撇嘴。

闲话间,木晚歌走到了木晨音的面前。

木晨音今儿裹了件白色点腊梅的披风,白色的狐狸毛,和嫩生生的鹅黄色,衬得她很是无害。

这大概是她如此出风头,却不怎么招人嫉妒的原因。

对着她那张脸,女人也狠不下心。

“天气寒冷,二妹妹亲自到我这儿来,是有何事?”木晚歌笑眯眯道。

木晨音骄矜的昂着头,轻声细语的向木晚歌行了个礼,她现在行事愈发挑不出毛病。

乍看起来,两人相对而立,眉目柔和,真像是一对手足情深的好姐妹。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