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医宠小毒妃:冷面王爷太情深》绝色毒妃冷面王爷傲娇宠 女王受 医宠小毒妃:冷面王爷太情深YAOI

更新时间:2020-08-09 12:08:48

《医宠小毒妃:冷面王爷太情深》绝色毒妃冷面王爷傲娇宠 女王受 医宠小毒妃:冷面王爷太情深YAOI 连载中

《医宠小毒妃:冷面王爷太情深》

来源:作者:墨言分类:穿越主角:唐零榆,唐南烛

《医宠小毒妃:冷面王爷太情深》为墨言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大概说的就是眼前之人吧。 散落长发时飘飘欲仙,如今绾起更是俊美非常。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花纹...展开

《医宠小毒妃:冷面王爷太情深》免费试读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大概说的就是眼前之人吧。

散落长发时飘飘欲仙,如今绾起更是俊美非常。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花纹,余晖穿过窗子照耀在他洁白如霜的脸上,渡上一层金色的光晕,祥和美好。这还是唐零榆平生第一次见过比女子还美的男子。

上辈子一直躲在研究所里捣鼓,日常所见长的算过得去的屈指可数,如今重生倒好,如此倾国倾城的美男子居然成了自己的兄长,真是撞大运了!

“兄长气色好多了。”唐零榆越美滋滋地走到唐南烛身侧。

“多亏榆儿的医治,我渐觉身子有了些气力,今日突然想作画,便起身了。”唐南烛温和微笑地说道。

先前唐南烛一直卧病在床,如今站起身来,俨然高出了唐零榆一大截,看得唐零榆直冒星星眼。

“嘻嘻。我来看看兄长画的如何?”

唐南烛作的是一副气势磅礴的山水画,层峦叠嶂,流水自高山倾泻而下,云雾缭绕于山水间。细看画中鸟兽虫鱼惟妙惟肖,看得唐零榆连连惊叹,赞不绝口。

在原主的记忆里,兄长唐南烛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因自小体弱不便出门,父亲便收罗各地名画供他观赏模仿,所绘之画均可达以假乱真的境界。然而唐南烛天性不喜纷争,对家中主权或是财产漠不关心。

通过这几日的接触,唐零榆惋惜道,凭他的聪明才智,若是不那么淡泊名利,家中哪还有大房那家子人什么事。

唐南烛看着唐零榆瞪大的双眼,眼中尽显宠溺,笑而不语。

“可喜欢?”

“嗯嗯嗯!”唐零榆点头如捣蒜。

“那便赠与你了。”

唐零榆连忙致谢笑得眼睛眯成缝,“来,兄长我再替你把把脉。”拿人手短总得干活不是?

“喝过几服药了?”

“四服。”

“嗯,明日最后一服。喝完再休养一个月就能恢复常人体质了。”

唐南烛点点头。

一人一句在屋里聊的甚欢,忽然房门被猛的踹开。

“唐南烛你个死病鬼,几日不见,还喘着吗?本少爷来大发慈悲来瞧瞧你。”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唐零榆和唐南烛两人眉头一皱。

唐青安操着嗓门幸灾乐祸,进门一看却愣住了。

眼前之人并不如自己所愿,非但没有延延喘息,反而气色红润,唐青安揉了揉眼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唐零榆寻着原主记忆搜索,唐青安,唐家庶长子唐庆平大房所出长子,好赌,好色。之前没少欺负兄妹俩,时不时就过来嘲讽两句过过嘴瘾。

见着来人,唐零榆脸上满是嫌弃,嘴角一撇。

旁边有这么一位美人兄长养眼,不光人长得好看,连性子也极好,这唐青安完全被碾压的毫无余地。

“哟,都能爬起来坐了。”唐青安自顾自的拉了张木椅坐下,双腿交叠一把架在了书桌上,鞋底的泥渍印在了唐南烛刚作好的画上却浑不自知。

“把你的脏脚给我拿开!”眼看一幅绝好佳画就这么被毁了,气得唐零榆血压直飙。

被突如其来这么一声吼吓住,唐青安不可思议的看着以前任人拿捏的软柿子,竟生心悸。

“鬼门关走一遭嗓门大了不少嘛,胆子也大了,有长进。”唐青安挺了挺肩膀,双手交叉靠在椅背不屑地看着唐零榆。

“我说,拿开!”唐零榆一字一顿厉声道。

“就不拿开能奈我何?”唐青安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那是你自找的!”唐零榆拳头紧握,从牙缝里冷冷挤出来几个字。抬脚发狠踢在了唐青安的膝盖窝里,唐青安瞬间脸色苍白,啊的一声连忙跳起。

“你个死贱人,竟然敢踢我!”唐青安松开捂着腿的手,一巴掌狠狠扇了下去。

咔嚓。

唐零榆躲开他的重力灵敏握住唐青安的拇指,瞬间手指骨折。

“啊!”又一声哀嚎响彻整个院子。

“唐零榆!你完了!”唐青安一瘸一瘸地落荒而逃,嘴里还不忘威胁道:“你给我等着!”

唐零榆拍拍手掌,“等着就等着!”完全不在怕的。

“榆儿,你没事吧?”

唐南烛刚才本想帮忙抵挡,无奈身子骨虚着,在一旁看得胆战心惊。

“没事儿。只是......”

唐零榆神色可惜的看着桌上被泥渍浸染的画作,“可惜了这么好的画!”

“呵呵,无妨。榆儿下次不要像方才那般冲动了,画毁了兄长再画一幅便是。”唐南烛伸手拉着唐零榆坐下,安慰道。

“榆儿不必难过,这画也并非不可挽救。”说完拿起毛笔,在画上添了几笔,很快便放下毛笔,“你瞧瞧。”

唐零榆本来还在那嘟囔暗暗骂唐青安,听到唐南烛的话连忙起身。

刚才两点大小不一的污渍,如今活脱脱变成了两只前后追赶的燕子,仿佛随时要飞出画面一样,整幅画愈发鲜活。

“兄长,你也太厉害了!”此画哪像是被污染过,简直神了,唐零榆连忙鼓掌称赞。

“那这画你还要不要?”唐南烛温柔的摸着唐零榆的头问道。

“要要要!”唐零榆点头如捣蒜,“我要拿回去挂墙上!”

逗得唐南烛频频笑出了声。

“榆儿,这两日小心着点,唐青安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唐南烛看着这新认的妹子,隐隐有些担心。

“兄长放宽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目前安心把身子骨养好便是。”唐零榆大大方方的拍拍坐在旁边的唐南烛,一点也不担心的说。

“若遇上难事,记得来找我,兄长还是可以帮忙出出主意的。”唐南烛叮嘱道。

“嗯,那兄长我先回去了,改日再来看你。”

唐零榆乐呵呵地抱着画回到自己的闻香阁,找了个视野极佳的地方将画挂了起来。

嗯,看着舒坦,完美。

连连打了个哈欠,唐零榆脱鞋钻进被窝里,晚膳都不想吃就直接倒头大睡。

睡梦中,一阵急促的叩门声将唐零榆唤醒,翻了个身,睁眼看着乌漆嘛黑的屋子,叩门声还在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