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彼岸的花与叶》彼岸花的花语星座 LOLI控 彼岸的花与叶女体化

更新时间:2020-08-04 12:04:28

《彼岸的花与叶》彼岸花的花语星座 LOLI控 彼岸的花与叶女体化 连载中

《彼岸的花与叶》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拾水饰笑分类:玄幻言情主角:花挽青,陶如陌

拾水饰笑新书《彼岸的花与叶》由拾水饰笑所编写的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花挽青,陶如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沈香葶跑的急急忙忙,一不注意,撞到了青与赤,沈香葶并未回头,亦未说话,跟在沈香葶身后的阿水见此连忙向青与赤道歉,“国师,实在抱歉...展开

《彼岸的花与叶》免费试读

沈香葶跑的急急忙忙,一不注意,撞到了青与赤,沈香葶并未回头,亦未说话,跟在沈香葶身后的阿水见此连忙向青与赤道歉,“国师,实在抱歉,主女因为花挽青花主子中箭了而心急,所以一时无礼,还望国师谅解。”

“无事。”听到阿水说花挽青受伤,青与赤眼眸变得有些空洞,虽话语之间无意,只是......为何......为何听到花挽青受伤,心里竟有些难受。

“阿水告退。”行完礼阿水便又急急忙忙的跟在沈香葶之后

见青与赤停了下来,且眼神有些顿,跟在身后的陶如陌便上前询问“国师。”青与赤好似没有听见,依旧如此,陶如陌便再次唤他,“国师。”

“何事?”

“无事,只是见国师眼神与往常不一样。”

“不一样?”

“是”

“哪儿不一样?”

“嗯......”陶如陌上下打量青与赤一番,再细细观察青与赤的眼睛,“国师眼中有一丝丝的不安或是不解。”

青与赤自己也感受到了此刻的自己确如陶如陌所言,只是不愿当着别人的面承认罢了,便没有接下陶如陌的话“行了,回去吧。”

圣主虽在玉煭山围猎,但由于战事吃紧,许多要事需处理,所以基本每日晚上处理完政务才会休息。

沈子箫一出栏玉殿便径直朝圣主在行宫处理朝政的地方快步走去,“六主公沈子箫求见圣主。”

由于圣主在处理政务,拂华便留在殿内伺候圣主笔墨。圣主处理事务喜静,所以外面一点儿动静圣主都易察觉,“拂华,去看看,殿外何事。”

拂华放下砚,微微俯身行礼,“是。”拂华推开门,只见沈子箫候在殿外,依旧行拜见之礼,神情坚定。“原是六主公啊,圣主现在殿中处理事务,不知六主公此时来此是为何事?”

沈子箫抬头,看着拂华,微微行礼,“小事,还望拂华公公通报一声。”

“既六主公此时来见,想必必不是小事,拂华自是得通报!”

“谢公公。”

“六主公客气了!”拂华入殿,圣主仍在一心于政务,拂华走到圣主身旁,轻声低语,“圣主~是六主公,说是有事求见,现还在殿外候着呢!”

圣主依旧盯着手中的折子,不曾抬头,“本圣知道了,等处理完手中的折子,你便让他进来吧。”

“是。”

沈香葶一入栏玉殿,一药侍便从沈香葶面前经过,“见过主女。”沈香葶本不想理他,但闻到碗中飘散出的药香味,便停下脚步,“把药给我吧,我来!”

药侍犹犹豫豫,“可是......可是......你是主女,这......怕是不妥。”

沈香葶一把拿过药,“对,我是主女,但我亦是她的朋友,既是好朋友,便不分什么贵贱高低!”说完沈香葶便端着药来到花挽青榻前,见这昏迷不醒的花挽青,沈香葶心中百般不是滋味。

“花挽青,你说你,怎么老是这么不小心!”沈香葶将花挽青缓缓扶起坐在床头,慢慢为花挽青喂药,可是花挽青不一直不下咽,喂进去了也不断往外吐。沈香葶便唤阿水来帮忙,“阿水,你过来帮我扶着她,她这药咽不下。”

阿水虽帮着扶住,可依旧不顶用,“主女,这可如何是好啊?!这药一直咽不下去。”

“不管了,能进去一点儿是一点儿。”沈香葶端的一碗药,虽逐渐见底,但实际却被花挽青吐了多半,阿水将服完药的花挽青缓缓扶着躺下。

沈香葶见帕子上的药,直摇头,“这样下去不行,阿水,你去吩咐一下,让药侍多备几份相同的药。”

“是。”

沈香葶自一入殿便照顾花挽青,便没有多留意小小,但沈香葶从进来便没有瞧见小小,心中疑惑渐起,便叫住阿水,“等等,你自入殿起,可瞧见过小小?”

阿水细细一想,确实没有见过小小,“今日是没有见过小小。”

沈香葶又向躺在床上的花挽青望去,心中不由得一颤:难道是有人故意为之?可是又为何呢?花挽青从未得罪过人!

阿水见沈香葶瞧着花挽青入了神,便唤了沈香葶一声,“主女!”沈香葶没有听见,依旧在思考问题,阿水便又唤了一声,“主女!”沈香葶仍是不应。过了一会儿,沈香葶看着花挽青,对阿水说道:“你先去吩咐药侍吧,我想在这里一个人静静。”

“是。”

圣主处理完手中之事,便对要拂华唤沈子箫入殿,“六主公,请吧。”

“多谢拂华公公。”

见沈子箫入殿,圣主便也开门见山,“听拂华说你有事找本圣。”

“是。”沈子箫俯身行礼,“儿子想求圣主赐婚。”沈子箫非常坚定。

“何家女子?莫不是安大将之女花挽青?!”见此前沈子箫对受伤的花挽青细心照顾,圣主心里便知晓一二了。

“正是。”

圣主不太明白他们何时有的牵连,有何时在一起的,“你们......”

沈子箫细细向圣主解释,“此次挽青受伤便是因我,我本在玉煭山打猎,可谁知一只流箭朝我射来,我来不及闪躲,本以为会中箭,忽然在中箭之际,挽青挡在了我身前,如此中箭的便挽青而不是我,挽青为了我,此时还在昏迷,我不想辜负挽青,想给挽青一个交代,想待挽青醒后给她一个惊喜,让她安心养病,所以想求圣主为我与挽青赐婚。”

见如此圣主便同意了赐婚,“若你二人真是互相倾心,本圣自不会阻挠,定会为你二人赐婚,只是花挽青的父亲尚在外行军打仗,若此时为花挽青赐婚虽可,但不可随即筹备婚礼,若不如此怕是待安大将军那儿你不好交代,本圣亦如此,还是待安大将军班师回朝后,再为你二人举办婚礼,决不让你二人相负。”

虽然沈子箫赐婚的目的达到了,但早日举行婚礼,变数就会小,所以沈子箫想再争取一下,“可......”

不待沈子箫说完,圣主便打断了他,“子箫啊。这是你们此时最好的选择,你要记得,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沈子箫只得见好就收,“子箫明白。”

《彼岸的花与叶》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