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帝纪》帝纪是什么意思 GL 帝纪全文无弹窗阅读

更新时间:2020-07-30 20:02:34

《帝纪》帝纪是什么意思 GL 帝纪全文无弹窗阅读 已完结

《帝纪》

来源:作者:夏初泽分类:婚恋主角:曲老,莫殿主

经典小说《帝纪》由夏初泽所编写的婚恋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曲老,莫殿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女子歪着脑袋看着离开之人的背影,嗤笑一声,“就算给人类再多的时间,也改变不了他们内心深处的劣根性。” “紫,你说错了,人类品行的...展开

《帝纪》免费试读

女子歪着脑袋看着离开之人的背影,嗤笑一声,“就算给人类再多的时间,也改变不了他们内心深处的劣根性。”

“紫,你说错了,人类品行的形成取决于周围的环境和从小的教育,也许他曾经也是一个正直的人,只不过为了所谓的生活忘记了自己的初心,只有这样才能在这个不公平的时代生活下去,随波逐流。”

“哈哈,你博学多才,我说不过你。”紫将宝剑负在身后,转身回到竹屋之内,坐在那里独自饮茶,“对了,我听他说找你的是东福阁阁主,这不正好符合你的计划吗?怎么会拒绝呢?”

竹帘之后的人轻轻收起桌子前面的竹简,侧卧在在竹席之上,悠然自得,“刘备请诸葛亮出山,尚且三顾茅庐,如今此人连面都没有露,我又怎么会答应他。”

“呵,你就不怕弄巧成拙,到时候人家干脆不理你。”

“不会,只要命案继续发生,他终究会有一天来找我的。”

“你就那么自信?你前几天让我去调查死者的背景,难道你发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与其说是秘密,不如说是共同点,我能发现这个,南康哲瀚也能发现,但是看现在的情况,他并没有将这个消息说给手下的人,我想他应该另有图谋。”

“你是说现在的第三皇子吗?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很聪明吗?”

“呵呵,他的所作所为已经不能用人来衡量。”听到紫听到第三皇子的称呼,那人情绪明显有些波动,握紧拳头,心中产生了无名的怒气,“玩弄人心一向是他最擅长的事情,他心中没有任何感情,只有利益的交换。”

察觉到对方明显有些生气,紫适时的转移话题,“哎,说起来你也很怪,放着城市里的现代生活不过,来到这荒山野岭过古代人的生活,这里连信号都没有,真是与世隔绝呀。”

“哈哈,高人讲究的就是隐居山林之中,这样才有气派,让人捉摸不透。”

“那也没必要用竹简书写吧,那东西很贵的,而且你这屋子里面竟然有烧水壶,还有电灯,哪里像是古代人的生活,不伦不类。”

“咳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只要心中向往,外物皆是浮云。”

“切,少来那套,你还不是坑蒙拐骗,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相信你什么,竟然还有人花钱,我还真是搞不懂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呵,这就是人性,当人们失去方向的时候,他们总会寻找一个心里寄托,而我就顺其自然的成为了他们心中的安慰,相信的人总会找到相信的地方,而不相信的人也总会找到反对的观点,比如我告诉一个人他今天会发大财,而那个人得到了一百块钱,相信我的人就会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确实发了财,而不相信的人则会认为只是一百块钱根本算不上什么大财富,这个道理很简单,全在于人的内心。”

“呵呵,看来善于玩弄人心的不是第三皇子,而是你。”

“紫小姐,赞谬了。”一声轻笑,一声感叹,是历经沧桑的感慨,也是对过往事情的无奈。

且说那人被拒绝之后,便回到东福阁之中,将所有事情告诉了曲老,着重讲述了对方的蛮横无理和傲慢,而曲老越听越生气,猛拍桌子,大骂道:“他算什么东西?只不过是一个山野村夫,以为几个平民奉他为神,他就真的是这个国家的神了吗?好,既然他这么傲慢,我就答应他这个请求,命案的事情我自有办法,不用再去找他了。”

“属下明白了,那我下去了。”

曲老摆了摆手,随后颓废的坐在椅子之上,用手揉着太阳穴,心中烦躁,现在杀人案一点头绪都没有,连凶手的样子都不知道,真不知道如何下手,而莫千秋那里还咄咄逼人,只剩下半个月的时间,如果自己不能破案,恐怕真的会遭殃呀。

声声叹息,句句无奈,曲老烦躁的在屋子里面来回走动,坐立不安,这时候,一个侍卫突然前来禀告,说是段龙洋前来拜访,曲老闻言思索,此人与自己向来不和,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来找我,难道就为了奚落我一番,我想他应该没有这么无聊。

曲老命人将段龙洋带进来,自己装作很镇定的样子坐在主座之上,故作姿态,段龙洋跟着侍卫走进屋子,一见到曲老,满脸堆笑,“哈哈,晚辈段龙洋特来看望曲老前辈,而且带来一些礼物还请曲老笑纳,就当是我为当初的言论向您道歉。”

突然转变的态度让曲老心生警惕,此人一定意有所图,“段阁主客气了,我们都是火离殿的三阁阁主,属于平级,没必要这样卑躬屈膝。”

“曲老这可是说错了,虽然我们职位上属于平级,但是论资历,晚辈可大大不如曲老,晚辈升任东犸阁阁主时日尚浅,有些事情还需要曲老指导。”

“呵呵,段阁主不用客气了,找老朽有什么事情尽管直言吧,再这样吹捧下去,我都不能冷静思考了,到时候中了段阁主的圈套,可就得不偿失了。”

段龙洋闻言,在一瞬间变了脸色,强行压住心中的怒火之后,段龙洋继续以笑脸迎人,只不过语气上有了一些强硬,“其实我来看望曲老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只不过是顺道打听一下命案的进展,不知道曲老有什么良策?”

一提到命案,曲老又有些头痛,但他知道段龙洋的个性,这种情况之下不能让对方知道自己毫无头绪,否则不但会遭受奚落,还会在莫千秋那里丢了颜面,“多谢段阁主关心,我想应该是上天有眼,我已经掌握到了相关的证据,现在只等正确的时机,将凶手绳之以法。”

“哦?也不知道是上天有眼,还是有人故作姿态,既然曲老已经掌握了线索,那我这份关心也实属多余了,只不过现在只剩下半个月的时间,我希望曲老到时候能兑现承诺,别到时候落得一个惨不忍睹的下场。”

“呵,段阁主真是空闲呀,我想段阁主还是希望我赶紧破案吧,否则到时候牵扯进来的可不止东福阁一个。”

段龙洋瞥了曲老一样,摇着头狂笑不止,曲老不理解为什么对方突然发笑,难道对方掌握了什么把柄可以度过此劫?如果真是如此,他也不会来我这里相告。

段龙洋笑完之后,摆了摆手,对曲老说道:“哈哈,我真没想到曲老竟然会说出这样无脑的话,看来是我高估你了,哈哈。”

“段阁主这句话什么意思?老朽不懂,请阁主赐教。”

“呵呵,你应该知道莫殿主是第三皇子一手提拔上来的,可以说是三皇子的心腹,你认为他会因为这样一件小事来惩罚莫殿主吗?”

“确实如此,三皇子一向对莫殿主青睐有加,应该不会对其有所动作。”

“然也,这个道理莫殿主也明白,但是莫殿主却给我们下了最后的通牒,让我们半个月之内必须将凶手抓住,既然他清楚三皇子不会惩罚他,为什么还要逼迫我们呢?”

曲老闻言,陷入沉思,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心中一寒,“难道说他希望赶紧将这个案件结束?而他之所以这么着急结束案件,是他根本不想让我们破案,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不希望破案,那就是真正的凶手。”

“莫殿主是不是凶手现在还很难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不希望这个案件被破,如果这个案件在半个月的时间之内没有被破,莫殿主会有什么行动呢?”

“他会以此为理由来怪罪我们三人,甚至可以利用三皇子的名声来彻底铲除我们。”

段龙洋笑着摇了摇头,指着曲老说道:“大错特错,莫殿主不会利用这件事情来处罚我们三人,他从始至终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杀你。”

“你胡说!!我为东福阁鞠躬尽瘁,这么多年来我立下的汗马功劳比你们两人加起来的都多,而且莫殿主与我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杀我?我看是你在这里故意挑拨。”

对方暴怒,但在段龙洋眼中却是恼羞成怒的表现,段龙洋拿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似乎成竹在胸,不慌不忙的解释道:“曲老真是糊涂,就算你立下再大的功劳,也抵不过你的出身,我想曲老应该没有忘记你是如何当上东福阁的阁主吧。”

对方此话一处,曲老心头一凛,皱着眉头看着对方,沉默不语,而段龙洋则心知肚明,看出了曲老的疑问,继续说道:“曲老不用如此惊讶,这种事情只要稍作调查,就会知道,我能调查到,莫殿主也能调查到,只要稍加联想,就会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我是凭借自己的能力成为东福阁阁主的。”

“是呀,我不否认这点,毕竟出卖自己跟随了多年的主人也算是一种能力,这应该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吧,对了,不知道曲老还记不记得上一任东福阁阁主的名字,我记得叫做夏军吧,十年前因为谋反被三皇子歼灭,真是凄惨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