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合约老公:宠妻请低调》合约老公:宠妻请低调 小说 SM 合约老公:宠妻请低调娘受

更新时间:2020-07-11 12:09:38

《合约老公:宠妻请低调》合约老公:宠妻请低调 小说 SM 合约老公:宠妻请低调娘受 已完结

《合约老公:宠妻请低调》

来源:作者:夏至花开分类:婚恋主角:范钧刚,范先生

完结小说《合约老公:宠妻请低调》是夏至花开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范钧刚,范先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范钧刚冷笑,故意扯出足以让方恩典听到的声音说:“这种上流社会的婚礼,岂是她们那种下等贫民能随便来的地方,噢对了,还有她身边的那个...展开

《合约老公:宠妻请低调》免费试读

范钧刚冷笑,故意扯出足以让方恩典听到的声音说:“这种上流社会的婚礼,岂是她们那种下等贫民能随便来的地方,噢对了,还有她身边的那个小拖油瓶,今天也没来吧。”

“是的范先生,小少爷……呃,我是说那个叫方子旭的孩子,现在已经被接到了您的别墅。”

“嗯,我可不想让那个小拖油瓶的存在,影响了我今天结婚的心情,不但为了一份遗嘱做了某人的便宜老公,还直接变成了一个小不点的便宜老爸,这对我来说还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呢。”

脚步终于挪到了方恩典的面前,他相信自己刚刚的那番无情的话,应该全部被她尽收耳内。

可方恩典没有气也没有怒,优雅的保持着礼貌得体的表情,看到他来,也只是淡淡点头微笑,“你今天的打扮看上去很有风度。”

他也不甘示弱的露出同样得体的微笑,“你的风采也一如多年前的迷人,只不过……”

他恶毒的将唇凑到她耳边,“就算是你穿上这圣洁的婚纱,可还是给人一种不纯洁的感觉,恩典,你说……时间是不是真的很残酷呢?”

站在他对面的方恩典倔强的纹丝不动,面对他恶意的讽刺,也仅仅是抛给他一记不计较的浅笑,“你的理解没错,时间,的确是残酷得令人不能小觑。”

“可惜!”他轻叹,“你终究是逃不过命运的安排,当初自以为很有个性的不想遵守遗嘱规定嫁我为妻,如今还不是乖乖对我俯首称臣,乖乖当我范钧刚的女人,噢对了,我猜你现在的心情应该会很复杂,必竟,你身边的那个小拖油瓶没能有机会亲眼看到他老***婚礼,这算不算是那小东西生命中的一个遗憾?”

“我想……我儿子似乎并不需要参加这种场合,他也很忙的不是吗?”

范钧刚冷哼一声,“还真是会为自己找台阶下,虚伪得令人同情。”

方恩典无惊无怒,“就算我虚伪好了,你也别忘了答应过我的事,拆了圣心育幼院后,那些小朋友你要负责安排妥当。”

“伟大给谁看?你也真正关心过别人么?”

“我并不伟大,只希望你遵守诺言。”

“那就要看我心情如何了。”他有些恨恨的,又不知该拿这个女人怎么办。

“范钧刚,何必如此刻薄,别忘了当年,你也是从育幼院里出来走出去的孤儿。”

这句话道出,立即换来他凌厉可怕的眼神。

两人相互之间都不甘示弱,但都保持着一惯得体的微笑,任旁人见了,还以为两人在谈情说爱,打情骂俏,怎会知晓这其中的暗潮汹涌。

今天来参加范钧刚婚礼的宾客男女皆有,两人斗了一阵,范钧刚像故意气方恩典似的,与前来的漂亮女宾客有说有笑,态度十分亲昵。

见状,方恩典倒也大方的不予计较,可这样的场景看在别人眼中,又有了说辞,什么麻雀变凤凰,即使眼看着自己老公与别的女人调情,身为准新娘的方恩典也只能隐忍着不敢多吭半句声。

倒是秦伟明有些同情的摇了摇头,“你没事吧方小姐,呃不,现在应该尊称你一声范太太了。”

“哦!”她轻应一声,含笑耸肩,“我应该有什么事吗?”

“其实范先生他……”欲言又止,这两人之间的事,又岂是他一个外人有资格介入的。

直到婚宴正式举行,主婚人宣读誓言,两人又相互交换婚戒,主婚人才将话筒递到范钧刚的面前。

“范先生,今天这个大喜的日子里,请问您想对您的妻子方恩典小姐说些什么吗?”

“哦!”他接过话筒轻应一声,唇齿间流露不尽的是淡淡嘲弄讽刺,连笑容都是讪讪的。

“也没什么好说的,娶妻当买衣,如今我不过是多了件新衣服而已,而且现在的市场如此繁荣,衣服的款式也各有不同,搞不好哪天,看这件新衣服不顺眼了,就会换另外一件。”

话落,众人毕惊,主婚人也脸色尴尬,没想到范大总裁竟然会在这种场合说出这种话。

再看新娘子,脸色从始至终也没什么巨大变化,仿佛料准了会有这种尴尬发生似的,“那么……请问方小姐,您……您想不想在这个场合中,对……对范先生说些什么吗?”主婚人开始额冒冷汗。

优雅的接过话筒,方恩典态度从容而自信,“俗话说,丈夫丈夫,一丈之内是我夫,至于一丈之外,恐怕就不是我管辖范围之内的事情了,当然,这也要看我心情好不好,赶上不好的时候,他在我的面前,当然也就什么都不算了……”

众人更是没料到新娘子竟会在自己的婚宴现场做出如此回答,主婚人差点昏倒,现场气氛紧张至极,而范钧刚的脸色则由白转青,由青转黑,骇人不已。

“噢对了,刚刚那边有个客人问我,为什么今天来参加婚礼的没有我娘家的人及亲朋好友,在这里我也要解释一下,因为这种低级的宴会不够档次,我怕他们来,会玷污了他们的脚,再说,也没有那个必要……”

句句犀利的反讥,将范钧刚一手操办起来的婚礼搞得狼狈至极。

“方恩典,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当婚礼在尴尬的气氛中结束后,范钧刚一路追着这个该死的女人回到范家别墅,管家和佣人似乎都沉浸在喜悦之中,就见新郎新娘一个黑着小脸,一个绷着俊脸,相继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她不肯回头理自己,在人前似乎丢了面子的范钧刚一把扯住她的手腕,她被迫与之四目相对,但眼内却没有畏惧和退缩。

范钧刚居高临下的瞪着她,看那架式恨不能将眼前这女人给撕碎了,“你还没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在婚宴上说的那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不驯的瞪了他一眼,唇边露出一个讥俏的笑容,“你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

这男人已经将恶毒表现到了极至,他当众说的每一句话,都如铁捶一般敲击着她的胸口。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