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往情深:陆少甜宠小娇妻》陆少甜宠小娇妻乔清 GL 一往情深:陆少甜宠小娇妻男妃文

更新时间:2020-07-10 20:05:47

《一往情深:陆少甜宠小娇妻》陆少甜宠小娇妻乔清 GL 一往情深:陆少甜宠小娇妻男妃文 连载中

《一往情深:陆少甜宠小娇妻》

来源:作者:惜雅分类:婚恋主角:乔清,陆桓宇

火爆新书《一往情深:陆少甜宠小娇妻》是惜雅所创作的一本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乔清,陆桓宇,书中主要讲述了: 面对陆桓宇的威信,乔清不再那么的有自信的回绝了。听见那句话的时候,乔清就明白了他究竟是要做出些什么了。 “我告诉你,陆桓宇你要是...展开

《一往情深:陆少甜宠小娇妻》免费试读

面对陆桓宇的威信,乔清不再那么的有自信的回绝了。听见那句话的时候,乔清就明白了他究竟是要做出些什么了。

“我告诉你,陆桓宇你要是敢背地使那些下三乱的的手段的来搞我的舅舅舅***话,你肯定……”

乔清的这句话还没有说完,陆桓宇就放肆大笑起来。

“你也竟然敢威胁我?哈哈哈!你也不想一想你自己现在是什么处境呢?我告诉你敢和我陆桓宇叫板的人已经埋在土里了。”

乔清知道这句话确实是不是恐吓她,她现在真的没有任何的筹码去威胁陆桓宇。她对于陆桓宇来说也构不成什么威胁。

“好,我去。”

陆桓宇听见乔清答应之后,心满意足的从房间里面出来了。

乔清知道现在的身上满是弱点随随便便就会被人利用,而她能够为家里面做的事情就是守护好他们,一定能够让他们受到陆桓宇的迫害。

这是她而已能做的事情了,也不知道姥姥明天会不会出院呢?

乔清现在呆呆的看着窗外黑色的夜空,黑夜之中只有星星闪烁,透过窗户能看到外面的视线并不是很多。

乔清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去的,也不清楚现在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在忙活着自己的头发。

她坐在镜子前,仿佛是一个画布,而化妆师是一个灵魂画手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在画布上面做出属于自己风格的美妆。

而陆桓宇里面拿着一些生意上的文件,仔仔细细的翻阅着,认真的神情容不得人打扰。

只是这个时候乔清刚刚好画完了妆,然后也罢衣服换上了。身上的一袭白色的长裙,将它曼妙的身姿衬托的更加美好。

等到乔清从二楼下来走到了陆桓宇的面前的时候,陆桓宇手上的文件不知不自觉之中掉下去了一页。

乔清时隔很久第一次这样的化妆了,在监狱的日子乔清仿佛是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忘记了她还有这么让人心动的容颜。

只是今天打扮上之后才发现,果然化妆师是一种神奇的存在,能把丑的画成美的,把本来就精致的的五官画的更为立体。

只是也不知道陆桓宇究竟是怎么了,看到乔清的装扮之后就什么话都没有再说。

等他回过神来就先把掉到地上的文件捡了起来,其实他心里面因为乔清而不停地晃动着,可是他只能是强装镇定。

“还行,看着不是那么差。”

乔清知道这么说的意思就是说明自己现在这样真的是好看,这就是陆氏语言,从来不会赞美别人。

陆桓宇深灰色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怎么这么的好看呢?那种霸道总裁的范儿,呼之欲出。虽然乔清并不是那种花痴的人,但是看着穿着西装的陆桓宇乔清都忍不住的多看两眼。

之后他们两个人坐在车上沿路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只是乔清时不时的在偷看身边的陆桓宇。

刚刚好这个时候就是这么的点背就被他给发现。

“你要是在偷看的话……”

他还没有说完,乔清就立马是调整了坐姿,仿佛陆桓宇说的并不是她的样子。

车子来到陆家的大宅子,管家早早的就出来迎接这些远道而来的贵宾了。当他们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陆桓宇的手搀扶着乔清。

乔清知道这只是陆桓宇在逢场作戏,这不代表任何的意义。

很久很久没有穿过高跟鞋了,一些子要踩这么高的高跷, 走起路来确实是不是那么的容易。

因为这可怕的平衡差点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摔倒了,还好一直是有陆桓宇在身边要不然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

佣人还是很好奇陆家的二公子身边的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是敢在陆家的晚宴过来确实是不一般。

乔清一个人在前面走着背后的目光就特别的炙热,其他的人背后的切切私语根本是少不了的。

只是他们来到了宴会厅,看到了陆家的很多的陌生的面孔,虽然是乔清有些紧张,可是想想自己竟然是跟着这个男人来到这里确实是有些讽刺。

但是更加不欢迎乔清的就是陆桓宇的父亲,当他看到乔清的时候脸色是铁青色的。陆荣知道儿子把这个女人带到自己的面前就是为了过来恶心自己的。

想到这里虽然想要把乔清轰出去但是碍于这么多的陆家的人都在吗,现在这样做确实是丢人的。所以也只只能是笑脸相迎。

“桓宇你来了了,你身边的这个女人是?”

陆桓宇知道二叔是特意的问出口的。为的就是下他的父亲的面子。

但是这一切都是在他的计划之内的,所有也没有任何意外的地方。他脸上那个的表情不紧不慢气定神闲的解释着。

“我的女人,而已。二叔为何会如此的关心呢?”

陆德胜一直是积极与这陆桓宇陆氏集团总裁的位置,每当看到陆桓宇嚣张的样子就开始埋怨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要将所有的家业都交给那个没有用的大儿子呢?

仿佛他不是父亲亲生的一样。但是无论是怎么埋怨逝去的人,他所失去的东西根本是无法弥补了。

从小的时候开始陆桓宇的爷爷就不是很喜欢陆德胜,可是为了能够讨到自己的父亲的欢心,他真的是付出的太多了。

就连结婚都是按照家里面人的意愿,他丝毫说话的权力都没有,事情的结果也就是看着哥哥成为了集团的接班人。

他只能是跟在哥哥屁股后面忙来忙去的,也就是换来手下这零星半点的企业。

陆桓宇的父亲走了过来,他很是气愤自己的儿子带这个女人来到家宴,男人最是接受不了的一件事情就是女人出轨后给他们头上留下来的绿帽子。

虽然这件事情已经是成为他们陆家的禁忌了,任何的人都不得提起。但是一看到乔清,所有的往事在这一刻都重现在陆荣的脑海里面。

他气不过秦兰和自己在一起这么久还不如那个小jian人的父亲,宁愿是死也要追随着他,现在想想依旧是恶心至极。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