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家有刁妻》家有刁妻全文免费阅读 君臣文 家有刁妻Mary

更新时间:2020-07-07 08:09:55

《家有刁妻》家有刁妻全文免费阅读 君臣文 家有刁妻Mary 已完结

《家有刁妻》

来源:作者:顾懒懒分类:豪门主角:顾玉枝,白羽斐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家有刁妻》的小说,是作者顾懒懒创作的豪门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快活不了多久,那我们还要等多久?”杨玉是一分钟都不想等。 她看着这木屋中的简单家具,心中就浮起一阵恶心,更为怀念林府的生活。...展开

《家有刁妻》免费试读

“快活不了多久,那我们还要等多久?”杨玉是一分钟都不想等。

她看着这木屋中的简单家具,心中就浮起一阵恶心,更为怀念林府的生活。

在林府她有夫君疼,吃穿根本就不用自己去发愁,可如今呢?她们被顾玉枝这贱人逼到一个兵荒马乱的地方,试问谁不发狂?而且她们的生命垂危,前有未知危险,身边又有不明因素等着,她真是受够了!

“……”杨莲儿不语,静站在杨玉身后冷冷看了她一眼。

“姐姐,你这是被顾玉枝给逼到尽头了吗?”杨莲儿巧步走近杨莲儿身边冷道。

“……”杨玉一愣,不明所以看着杨莲儿:“杨莲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我胆小怕事吗?”

杨玉怒火直烧,她当然怒,谁也不希望有人说自己害怕一个以前从不放在心上的人,此刻的她也不例外。

“姐姐多虑了。姐姐可知我们现在已经站在同一条船上,我也只是不希望姐姐因为心急而坏了我们的好事,所以妹妹也希望姐姐能理解!”杨莲儿当然也是有怒火的,可是她控制力远比杨玉要好,不然如何在青楼那种地方待到最久,还混上一个花魁当?

“……”杨玉闻言,倒是冷静不少,她们确实同在一条船上,现在可不是内斗的时候。

“我知道了!”杨玉闷闷道,眸光带着阴狠看向顾玉枝的方向。

顾玉枝在大柱分配好房间之后就带着连喜从院子里走出来。

“小姐,你真的不要带侍卫吗?”连喜多少是有些担心顾玉枝的安全。

“不用!连喜你就不可以不说吗?”

“这光天化日之下哪来这么多坏人?”顾玉枝一口堵住连喜还想要说出来的话。

“可是…”

“没有可是…”顾玉枝马上打断连喜的话,一手拉住一名走过的村民问:“这位大哥,你们村里的白神医住哪?”

“你要找白神医就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到最后就是了!那是一间草房,也只有那一间,很好找的。”村民说完就离开。

这下轮到连喜不懂了,她看着顾玉枝问:“小姐,你要找白神医做什么?你病了吗?”

连喜一想到顾玉枝病,她马上紧张了,一手拉着顾玉枝,素手摸着她的额头!

啪的一声,顾玉枝打开顾玉枝的手看着她:“你家小姐我没事!”

“没事?那小姐你为何要找白神医啊?”

“再说了这个村子本来就是一个病村,谁知道小姐你身矜肉贵的会不会感染那种什么病!”

“啊!呸呸,奴婢在说什么啊!”连喜越说越糊涂,最后只差没有封住自己的嘴巴,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

“小姐呢?”连喜回过神来才发现顾玉枝已经走远,她急忙很上去抱怨:“小姐,你怎么走了也不跟奴婢说一声?”

“为什么要告诉你!”顾玉枝心完全不在连喜身上。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那间草房前,她们尚未走近,已经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飘溺出来。

“小姐,你要找白神医做什么啊?”连喜还是很好奇问道。

“……”顾玉枝没有说话,她越过一个个村民,走进草房中,果然不出她所望,看到了那一抹白影。

连喜轻轻凑近,看着顾玉枝就这样现在那里看着那抹白影出神。

“小姐?”连喜轻轻叫唤顾玉枝,可顾玉枝并没有理会她。

连喜郁闷了,怨怨的看着那一抹白影,从身后看着他,倒是修长略显清瘦,只是不知正面会怎么?

“你的药好了,回去喝了药多加休息就好,下一名!”白羽斐把整理好的药递给身边的村民淡然出声。

“谢谢,白神医!”村民十分激动道。

“不用谢!”白羽斐神色冷峻,似乎对谁都一样。

“下一名!”他才出声,马上就有一只雪白的手伸到他面前。

“……”白羽斐一愣,看着眼前这只纤小的手,一看就知道不是村中之人,这白皙的玉手多看都像一个出身富贵人家的千金。

他抬眼赫然就是昨夜见到的顾玉枝,他神色一滞,面色微红,怒道:“你来做什么?”

“我为什么不能来,白神医……”顾玉枝闻言逗乐了。

“我当然是来看病的,我听村民说这里有一位看病不用钱的神医,我当然要来看病了!”

“白神医你该不会见死不救吧!”

“我病危了!”顾玉枝说完,一手就扯过白羽斐给自己把脉。

“……”白羽斐闻言面色一滞,你病危?你逗我的吧!

你病危你怎么还能现在这里?

连喜听到顾玉枝这话,她也是醉了,素手掩面,感觉这个顾玉枝她不认识的,对是不认识的。

“快点给我把脉了!”顾玉枝抓着白羽斐的手就往自己的手。

“你…”白羽斐一见心海腾然翻滚,面色通红,而一旁的连喜更是惊呆嘴巴了。

“小姐…”

她眸孔瞪得大大,死死盯着白羽斐抓着顾玉枝的手,她刚想大喝出声,却被顾玉枝一记刀子眼就给瞪回去。

连喜很憋屈,胆子都提了起来,小姐啊!你可是成亲的了,你怎么能白日里和一个陌生男子牵手?

连喜偷偷打量周围,好在这时已经没有村民来看病,她急忙走上去关上门,心惊胆颤的看着顾玉枝更为得寸进尺的凑近白羽斐,只把白羽斐逼得无所遁形。

“你根本就没病!”白羽斐被顾玉枝摁着,无奈之下给她把脉,却并没发现什么,随即他一手甩开顾玉枝。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顾玉枝难得见白羽斐吃瘪,心生逗乐之趣,匆匆走上去:“我前几日心神不宁,难道不是病了吗?白神医你见多识广,我以为你一定懂的,可谁知道…”

“你…”白羽斐温婉俊脸一怒,既然有人敢质疑他的医术,他能不发怒吗?

“白神医,你不能对病人发火!”

“作为一名出色的医者,你是应该这么做的!”顾玉枝见白羽斐要发怒,她马上出声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