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踏步云泥,呆子戏书生》天壤云泥 立场倒换 踏步云泥,呆子戏书生女王

更新时间:2020-04-26 04:05:08

《踏步云泥,呆子戏书生》天壤云泥 立场倒换 踏步云泥,呆子戏书生女王 连载中

《踏步云泥,呆子戏书生》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卫彦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何浣尘,周泉

独家完整版小说《踏步云泥,呆子戏书生》是卫彦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何浣尘,周泉,书中主要讲述了: 首先被提点出来的是青城士子林从凌,状元位,是南省林家的一个支脉子弟。林从凌肤色偏白,双眼平展,乍一看相貌平平,是随和讨喜,但绝对...展开

《踏步云泥,呆子戏书生》免费试读

首先被提点出来的是青城士子林从凌,状元位,是南省林家的一个支脉子弟。林从凌肤色偏白,双眼平展,乍一看相貌平平,是随和讨喜,但绝对是不会十分亲近别人的类型。

何浣尘把他从那队人中带出来的时候,林从凌笑的十分谦和,一身体贴的韵味,倒没有是世人眼中旁家别院的小家子气。

第二位是自己跳出来的探花元少嘉,知道他的人不少,科考之前不少赌客还押了他作状元。他的父亲元厉家底没有多丰厚,家里更是一个兵都没有,只不过头上“太子太傅”金光闪闪几个大字挂了大半辈子,年轻时敢跟他对对子砸酒壶的满朝上下只有何浣尘的父亲何老爷子。

第三位皱着的眉纹显然在看到何浣尘做出“请”的手势时更深了。对何浣尘略微惊愣的神情他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是向卫彦躬了躬身,那幅度小的卫彦以为他腰椎僵硬后期难以动弹。

“青城袁鄂丰,见过摄政王。”

他星眸微敛,态度恭顺,从这个角度可以看见长而浓密的发垂而不乱,睫毛不长中规中矩,手指修长骨节分明。衣服的交领明显被特意处理过,纹了斑驳的山溪云石。端的一身好气度。

“青城是个什么地方?今年竟出了这许多人才!”

不知道是谁抚掌一笑,刚才尴尬的气氛稍稍缓和了些。

卫彦但笑不语,这才想起前两日在一本杂记上看到的东西。她当时是去先帝生前珍藏的书籍中翻找记录大梁山海的东西,那册子中夹带了先帝旧时的笔记。

其中有一段说:“壮哉天地河山,感四时有序日夜匆匆。吾之命也有穷,分时不可错也。曾遍历天下,奇景见多也。昌秋与我,相接青城,其间琳琅珍兽,奇花异草。或有鹰鸟高悬,俯身掠翅,长唳冲天,时则万鸟长鸣,有震天撼地之势。世人何幸,窥见神踪,飘渺于林间……”

倒真是个钟灵毓秀的地方。

瞧见天色晚了,卫彦摆了摆手就要下山。她冷着脸命人把还倒在地上的倒霉刺客带回去。

卫彦除了在刺客拿出刀子那一刻的惊慌跟懊恼,没有其他什么情绪。一个不折不扣的傻子而已,凭他一个人,顶了天也只能伤到她。

刚才那点暧昧不明的小心思此刻被碎的一点儿渣也不剩,什么恋爱三部曲,感情是要慢慢培养的?她还是霸王硬上弓好了,吃力不讨好的事,不符合她的脾气。

何浣尘目送卫彦离开,先前他身边的那些赴宴之人也三三两两的告辞而去。袁鄂丰也同人往回走,半道却被何浣尘叫住。

“何某无识,不知道那里冒犯了兄台。”他还是惦念着当年的忘年之交袁弘之袁状元,心信里希望能够同袁鄂丰交好地。

只见袁鄂丰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大人还是先问问自己,你到底哪里没有惹得全天下‘有识’之士伤心罢。”

他身旁那人也附和道:“大人勿怪,袁榜眼是清高惯了,一时口快。他只不过是担忧府上二老晚年不幸。”尾音轻佻的拉长。

何浣尘明知道是在嘲讽他借势上位,甘做小人,明知道自己此刻也算位高权重,亲信众多,却还是没能说出一句话,他觉得自己的喉咙仿佛被什么死死的堵住,发不出声。

周围还有人在小声讨论,他甚至能感受到那些宛如实质般的火热视线重重的落在他身上。

“‘天之骄子,地之藏宝’,难为先帝也有看错人的时候。”

“嗤,世人愚昧,没看见何大人如今顺风顺水,哪里不是‘天之骄子’了?”

“只是可怜何丞相的声名,哎,子不教父之过呀……”

“胡说!明明是有人自甘下贱。”

“嘘,小声些。别恼了他。”

何浣尘的手掌小幅度的抖动着,他感觉自己的情绪正在一点点崩坏。

“大人,何大人……”模糊间听到有人在叫他,他僵硬地转过头。来人是他的一个亲信,人是他从新军营里提拔上来的,直接做了二等侍卫。

周泉憨憨的笑,被日头灼的黝黑的脸上满是质朴:“大人,刚才王爷吩咐下来,这两天您就在府里好好休息,除了要紧的事,其他的就往后推一推。”

何浣尘慢慢的反应过来,不听话的耳朵跟脑袋好像是过了很长时间才捕捉到话里的意思。

“我知道了。”他的步伐缓慢而沉重,周泉在原地站了一会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他家大人有空歇息了却看不出一点高兴。他匆匆跟上去,追到半路还回头狠狠的瞪了那些文人。他如今才知道书生骂起人来还不如婆娘骂的好听!

周泉从小混迹在景安,熟悉景安的大街小巷,但是此刻跟着何浣尘走的时候却觉得越来越不对劲。

这条路,连他都不认识。

天已经擦黑,暮色恍惚间就到了跟前。可是,周泉只能疑惑着焦躁着,终于在向何浣尘请示是不是回王府的时候,看见他家大人停了下来。

这片地住的都是权贵,何浣尘停下的地方显然是一座大宅子的荒废了的小门。这里杂草丛生,门扉上贴着褪色的对联,门前的台阶上爬着斑驳的苔藓。

他听见夜里的虫子叫了起来,抬头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印在天上的惨白的月亮。没多犹豫,周泉就要把身上的外袍脱下给何浣尘披上。

在他眼中,权贵们都是金贵的受不得委屈的,尤其他们大人,风姿卓绝名冠天下,更不能因为一阵夜里的凉风吹病了。何浣尘久久站着,等时间静悄悄的流走,等灯火从远处一簇一簇的燃起,等炊烟都差不多飘尽了。

这时,周泉看见,何浣尘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种不知名的神色。

他觉不出道不明那是什么滋味,只觉得心中一紧鼻头一痒,心里空荡荡白茫茫。

他现在只想劝何浣尘回去。却看见他心中那个无比金贵的人,“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父亲……”

周泉心中一颤,后知后觉的想到这里居然是丞相府的后门。

何浣尘一个头重重地磕下去。他的眼睛闭着,像是在感受着从重重门墙中传过来的言语和味道。

周泉被镇住,木着脸也跪了下去。

他恍惚记得昌泰二年,他还没入伍,家里的老娘老父亲时常唉声叹气的一件事。他们说何家的孩子不孝,白白让一生清白全族荣光的何家染上了污点。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怎么就能那样狠心,让养育他十多年的父母不得安度晚年。

正是那一年,三邱的天灾人祸简直到了残不忍睹的地步—鬻儿卖女,死于荒野的人比比皆是,摄政王不知道听了谁的胡言乱语,竟然以为那不过是“暴民”为他们填不饱的肚子闹心的叫屈,花大力气清剿起义军的残留,动辄军费上千万。清剿完成,灾民早已七零八落,摄政王又开始操心景安的宫殿如此简朴,着力重建。

那一年,他手握大权,控制氏族,清剿不安分的各方势力,打压后宫中风头正盛的赫连皇后,不,赫连太后。

那段时间简直是景安权贵地噩梦,没有人敢在朝堂上多说哪怕半个字。

那时何浣尘已经在王府里待了不短的一段日子,摄政王还正在兴头上,不肯放人回去。有一次摄政王醉酒--当然醉不醉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情不好处理掉了自小跟在何浣尘身边的奴才。

何浣尘当时并不能做什么,但心里脸上总是让人那么不痛快。

于是摄政王一不做二不休答应了他什么,何浣尘将留在王府的消息就那么传遍了大街小巷。何老爷子气不过,一怒之下跟他儿子断绝了父子关系。

看到眼前这一幕,不知道何家人会怎么想?周泉心里乱糟糟的,却也跟着何浣尘磕着头。

他实实在在的让脑袋碰着了地,“砰”的一声,在暗夜里好不吓人。

何浣尘像是被这一声惊醒。游魂似的站起来,光洁的额头上一个浅浅的印痕。

周泉跟着站起来,也往回走。他看着眼前这个人,跟着他走过几条街穿过几条巷终于到了摄政王府的后院。一如平常,他们大人依旧让人备了笔墨,依旧在桌案前俯身低头忙碌起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是了,除了他额上此刻几乎已经浅淡的看不出的印痕,什么都没有。

没有那么一个人,只得在那无边的暗沉中,深深俯下他的直挺挺的脊背,向那辜负了多年的双亲忏悔。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