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千秋长歌》长歌小说大全 同人 千秋长歌GAY吧

更新时间:2020-04-26 00:12:17

《千秋长歌》长歌小说大全 同人 千秋长歌GAY吧 连载中

《千秋长歌》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平山归来客分类:历史主角:姬康,徐王

火爆新书《千秋长歌》是平山归来客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姬康,徐王,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行人回到栎阳后,嬴曦第一时间找来医士为清河查看病情。 医士告诉他,清河只是因一时不适用雍城的寒冷天气,所以才会受此风寒,如今已...展开

《千秋长歌》免费试读

一行人回到栎阳后,嬴曦第一时间找来医士为清河查看病情。

医士告诉他,清河只是因一时不适用雍城的寒冷天气,所以才会受此风寒,如今已然开始痊愈,只需要服些汤药,注意不要再受冷便好。

得到这个回答,嬴曦这才放下心来。

他亲自端着汤药,放在案上,又拨弄了几下炉子中的炭火,说道:“等你这边一痊愈,我就派人送你回洛阳。”

正对着汤药,面色发苦的清河闻言,有些不情不愿地说道:“人家还不想回去……”

嬴曦瞥她一眼,说道:“这是你三哥的意思,没得商量。”

清河一愣,随即便反应过来,嗔怒道:“你竟然告诉了我三哥?”

“若是不告诉他,宫里岂不是要乱了套?”

清河微怒,扭过头,冷哼道:“不理你了。”

嬴曦失笑,果然还是个小孩子。

两人一时都有些沉默,不知过了多久,嬴曦站起身来,说道:“我还有事情,就不在这惹你烦闷了,你赶紧把药喝了,不得随意走动!”

清河依旧背对着他,不理不睬。嬴曦没有再多说什么,悄然离去。

两扇门微微合上的那一刻,清河却忽然转身,望着从门缝里透过来的点点阳光,眸中如有水波流动。

嬴曦来到正厅,见到了在此等候的独孤兆。

见他到来,独孤兆面目含笑,问道:“公主的身体怎么样了?”

“医士说没有大碍,静养些日子便好。”

独孤兆微微颔首,说道:“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嬴曦思虑片刻,回答道:“依旧按原计划行事,预计开春之前,通往扶风各地的驰道便可修建完毕,到时候戎狄一有动静,我便可在第一时间率军前往。”

独孤兆却摇了摇头,说道:“老夫说的可不是这个。”

嬴曦一愣,面色茫然。独孤兆见他模样,笑道:“若是能尚周室公主,这对将军而言是件好事。”

闻言,嬴曦连忙摆手道:“功业未成,晚辈暂无此想。”

似是明白他心中所想,独孤兆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多言。

……

就在这严冬凛凛,万物蛰伏的时候,在遥远的东方,齐王与新分封的徐王、赵王之间却又发生了冲突。

赵王亲自率军,夺取了齐国所属的乐安郡大河以北区域。面对此等挑衅,齐王自然不可能容忍,于是他遣大将匡章、田单率军北上,自博平、清河讨伐信都。赵王迁不甘示弱,联合徐王南北夹击,讨伐齐国。

徐王自琅琊北上,攻北海;赵王从渤海郡绕了个圈子,从背后进击包围信都的齐军。面对两王攻势,齐王没有半点慌乱,遣使联合豫州牧宋偃、扬州牧陆浚夹击两国。如此一来,整个虎牢关东便几乎乱成了一锅粥。

三王之间的战争持续了两个多月,谁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最终,只能以赵王归还所占齐国土地,三国互相盟好为终结。

但如今的问题是,就连天子刚刚分封出去的这些诸侯,似乎也开始有了不从朝廷号令的迹象。

……

一辆高贵的驷马华车在一队羽林卫的护送下缓缓开进栎阳,城门口的将士在得知来人身份后,竟也没有加以阻拦,直接为其放行。

马车在左将军府门前停下,羽林卫纷纷下马,排列得整齐划一,恭迎车上的主人。

车门打开,从中走出之人发束金冠,身着白裘,相貌英朗,风度翩翩,乍一眼望去,竟不似此世间中人。

紫光禄大夫、辅国将军、持节都河南诸军事、谯王姬康。

就在他抬首打量周围的时候,嬴曦从府中缓缓走出,轻笑着拱手道:“未知殿下驾临,有失远迎,望殿下恕罪。”

姬康看了他一眼,理都不理,便直接甩着袖子,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将军府。嬴曦也转过身,轻笑着跟在他身后。

进入正厅,姬康一眼便看到了裹着裘袍,满脸含笑的清河。顿时面色一沉,怒道:“你个死丫头,真是让为兄好找!”

看见姬康进来,清河不由得缩了缩脑袋,瞥他一眼,没有答话。

嬴曦走进厅内,没有理会姬康,直接便大大咧咧地坐在案后。清河见状,脸上忽然露出一抹微笑。

姬康皱了皱眉头,说道:“大胆嬴曦,你竟敢对孤王不敬!”

“滚你的蛋!”

嬴曦斜睨他一眼,笑骂道:“你是不是寒食散吃多了,跑到我这儿来耍威风?”

姬康冷哼一声,坐到清河身旁,仔细看了看。见她面色红润,不复病态,这才放下心来。转头却又看向嬴曦,颇有些担忧地问道:“你这色中饿鬼,没有对我妹子做什么吧?”

闻言,清河双颊顿时浮现一抹绯红,她瞪了眼姬康,怒道:“姬叔夜,你又在说什么胡话?”

嬴曦瞪了他一眼,冷哼道:“你放心,我还不至于对一个黄毛丫头有什么想法!”

“你……”

清河大怒,拍案道:“嬴曦,你说什么?”

嬴曦撇嘴,没有接话,姬康却是捧腹大笑道:“你小子,真的可以!”

嬴曦端起茶盏,说道:“要是没别的事,你就赶紧把公主带走,关中穷困,可供不起殿下的饮食住行。”

姬康瞪他一眼,说道:“听说你在上郡把我四弟给教训了一顿?”

嬴曦没有否认,就在半个月前,他亲自领军北上,大败夏王吕的朔方军。他早已料到朝廷会派人责问,只是没有想到,那天子竟然是把姬康这个混不吝给派了过来。

姬康说道:“皇兄让我过来对你加以追责,顺便接回清河。”

嬴曦放下茶盏,道:“那责问吧,赶紧责问完,孤还有很多事务要处置呢。”

面对装傻充愣的嬴曦,姬康无奈道:“我四弟又没有招惹你,为何要为难他?”

“招惹?”

嬴曦冷哼道:“是没招惹,但是我问你,天子为了对付齐王,用联姻来拉拢我关中势力,如今却又在关中北面安插了个夏王,这是个什么意思?”

姬康道:“孤知道你对皇兄心有怨言,但如今天下暗流涌动,希望你能不计前嫌,辅弼周室……”

嬴曦看了看他,说道:“我嬴曦卧榻之旁,从不能容他人安睡,天子封夏王于朔方,便已经是触犯了我的底线,更不用说他先前还曾试图分化我关中,你姬康做个清谈名士还行,但是做这个说客,恐怕还真不适合!”

姬康无奈摇头,说道:“也罢,反正孤本来也不想掺和这等腌臜事,随你吧。”

嬴曦道:“若无其他事情的话,殿下便请回吧。”

姬康一愣,随之大怒道:“混账,今日不把孤招待好了,你小子别想过得安生!”

嬴曦忽然大笑,指着他说道:“你果然还是一点儿都没变。”

姬康冷哼道:“可你却变了不少!”

嬴曦笑道:“若是不变,恐怕你今日也不会在此处看到嬴曦。”

闻言,姬康眉头一皱,看着他,说道:“你可真让孤感到恶心。”

嬴曦只是微笑,没有答话。姬康忽然觉得意兴阑珊,拉起清河,说道:“走!”

清河没有搭理他,转过头,看着嬴曦,目光中充满了莫名的意味。

嬴曦自顾自地抿着茶,头也不抬。清河呆呆的看了他半天,眼神逐渐黯淡,这才缓缓起身,便要跟着姬康离去。

就在这时,嬴曦却忽然抬起头,轻笑道:“回去以后注意调养,不要再到处乱跑了。”

闻言,清河的目光却渐渐明亮起来,她转过身望着嬴曦,脸上重新浮现出久违的笑意。

两人对视片刻,清河说道:“我走了,你多保重。”

嬴曦郑重颔首,说道:“保重。”

清河颇有些不舍地转身,跟着姬康离去。

姬康一路上面无表情,直到坐上马车,他忽然长叹一声,喃喃道:“他真的变了。”

清河呆呆地望着左将军府的牌匾,说道:“变了吗?可那又能怎样呢?”

姬康忽然转过头,望着自己的妹妹,面色颇有些古怪。

正厅里,嬴曦依旧独自饮着茶,望着庭院里晦暗的天空,缓缓叹息道:“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

时光飞逝,转眼间,熙宁二年便即将落下帷幕。年关大宴上热闹如旧,只是此处府中,却已经换了主人。

嬴曦举起酒爵,说道:“如今关中情势日渐好转,这得多亏了诸位的帮助,孤敬诸位一杯!”

在座臣工纷纷举杯,说道:“将军请!”

“诸位,请!”

嬴曦大笑,将爵中酒饮尽,众人见状,也都纷纷举杯饮酒。

酒过三巡,嬴曦忽然说道:“孤有意,于来年新春举行启耕大典,以示我重农之策,诸位以为如何?”

右仆射韦勣想了想,率先拱手道:“启耕之事,本就是一方牧守应行之礼,将军既为雍州刺史,下官认为,此事由将军自行决定便是。”

嬴曦笑道:“虽是如此,还是与诸位商议一下才是。”

独孤兆抚摸着胡须,笑道:“老夫认为,将军亲行启耕大典,可鼓励民众,此事可行。”

见独孤兆发了话,在座大多数人便也都纷纷表示同意,嬴曦见状,便笑着拱手道:“既然如此,那便如此定下了。”

众人笑着附和,韦勣与杜审相视一眼,皆是带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

笙歌散后,嬴曦独自坐在庭院,昂首望着天空,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一时间只觉得飘飘欲仙,似是忘记了所有凡尘俗世。

不知为何,他忽然有些想念姬康给他服的寒食散了,至少在服散后的那段时间里,他不会有任何烦恼,只觉得浑身每一根经络都是舒坦的。

可他终究还是要回归人间,回到这令人烦厌,却又不得不去面对的世界。

如今通往西部各地边塞的驰道都已经修建完毕,由于他之前的一系列手段,关中百姓的生活

《千秋长歌》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