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希君怀袖中》置此札君怀袖 kuso 希君怀袖中强攻

更新时间:2020-04-13 12:10:39

《希君怀袖中》置此札君怀袖 kuso 希君怀袖中强攻 连载中

《希君怀袖中》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夜行舟.不语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林希,焦奥

《希君怀袖中》由网络作家夜行舟.不语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林希,焦奥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仄避的过道里,两旁站着或蹲着焦急等待的家属,仅留了足够1人通行的空间。 大门的磨砂玻璃阻隔了外面的嘲杂,红色的灯映着“手术中”三...展开

《希君怀袖中》免费试读

仄避的过道里,两旁站着或蹲着焦急等待的家属,仅留了足够1人通行的空间。

大门的磨砂玻璃阻隔了外面的嘲杂,红色的灯映着“手术中”三个大字,将过道里的人心提到了嗓子眼。

“楚韵的家属在吗?”

“在……在……”一个满头油光的中年男人颤颤巍巍接过医生手中的化验单。

“恶性的,现在要马上做摘除,赶紧把手术同意书签了。”医生这句平淡的话,却击垮了男人的最后一丝信念,他靠着墙捂着嘴,一点点往下滑,嘴里含含糊糊一直说的只是三个字“怎么办”。

“我是她女儿,我来签吧。”

笔锋落下——林希。

黑甜毛茸茸的身子在林希脸旁绕来绕去,十分小心翼翼又克制的想把林希叫醒。

方飞羽打开房门出来拿冰可乐,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8点半了,林希还没起么?

走进卧室,黑甜伏在枕头上,一副害怕林希长睡不醒的样子,十分护主,眼神卑微又警惕的看着方飞羽。

方飞羽笑了笑,放下可乐,将被子掖了掖,看着熟睡中的林希。长长的睫毛还是像小刷子一样又密又翘,此刻的林希也不知在梦些什么,蹙着眉,硬是挤出了一个川字纹。

方飞羽亲亲的吻上林希的额头,他不喜欢看林希皱眉,只希望她还是当初那个爱笑的阳光女孩儿。

林希迷糊着睁开双眼,方飞羽的一张大脸直冲进大脑,林希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

“做噩梦了?”

林希摇摇头,坐起身,随手抓了抓睡乱的头发。

“是不是公司又有什么事?”

还有些懵的林希只是皱着眉再次摇了摇头。

“没事的,不是还有我吗。”方飞羽伸手捋了捋林希鬓角的碎发,故作轻松的问林希:“咱们早上吃什么呀?”

“我不吃了,你自己点外卖吧。”林希木木的坐在床上,方飞羽见她似乎起床气又上头了,便识趣的拿起可乐准备回房间,不然再多说几句,下一刻遭殃的便是自己了:“吃点水果吧,苹果不吃都要坏了。”

林希点点头当作是回应了。

她还沉浸在刚才的梦里,那场景一遍遍回放着,6年前母亲楚韵查出卵巢癌,手术室门口继父王钦脱力瘫倒,而由她签下手术同意书的画面。

林希看向已经关上的书房门,里面的那个人,当年的一句话,几乎成了当时林希唯一的信念。——“别怕,还有我。”

林希一直相信患难见真情,能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说出这句话的男人,是值得托付和依靠的。只是时间却慢慢的在告诉她,有些人的承诺,能如口头禅一般挂在嘴边,再多的告慰也只是一阵秋风扫落叶而已……

林希顺了顺黑甜的毛,拿起手机,时间也不早了,兴许是入梦太深,闹钟竟也没叫醒她,好在今天安排了年会,上午也没什么工作安排,晚到一些也误不了事。

越是生死存亡之际越要显得水波不兴。

橙颂的年会,HR在有限的预算下还是做出了像样的排面。

“今年一等奖会是什么啊?”

“每年不都是新款IPhone么。”

“也是,正好想换手机了。”

“切,好像肯定能抽到似的。”

周围的同事们坐在场下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年会抽奖环节,而焦奥却伸长着脖子四处张望着林希的身影,及腰的直长发在后背扫来扫去,额前的齐刘海也因为晃动而分了叉。

“焦奥,你别跟个蛆一样扭来扭去好么。”李艺荣没好气的瞪着焦奥,用手拍了拍大腿上落下的发丝。

“老大呢?这几天老大怎么神出鬼没的,年会了也还没见着影子。”焦奥并没有停下不停扭动的身子,也没回头正眼看李艺荣。她总觉得林希最近是出了什么事。

“哎。”李艺荣叹了口气:“要变天咯。”

听到李艺荣这声叹息,焦奥回过头狐疑的看着他。

李艺荣直了直身子,凑近焦奥耳旁:“公司好像资金上出问题了。”说完睁大眼睛看着焦奥,仿佛只要眼睛睁得够大,他的话可信度就够高。

焦奥嫌弃的缩了缩脖子:“你你你把你的黄豆眯眯眼收起来先。”

李艺荣个头不高,眼睛不大,但生来一副笑脸,越是故作严肃,越是看着惹人发笑,公司里不少同事会拿偷拍他的照片去做成表情包,久而久之,连老板盛樊的手机里也存了不少,偶尔要亲近员工时,便会甩出李艺荣的表情包以示亲和。照李艺荣自己的话说——又要为公司卖苦力,还要贡献自己的肖像权,他实在是太难了。

“上次在小阳台,听见市场部的人在讨论,说是公司资金链断了。”李艺荣用手捂着嘴,压低声音,这话要是传开了,抑或是别人说是从他嘴里传出来的,那可就糟了。

资金链断,就意味着没钱,没钱那第一时间可不就是裁员,李艺荣可不希望自己变成出头鸟被打掉。而市场部那些个财大气粗的主儿,怕是早就捞够了,剩下个没钱的公司,他们呆着也没意义,自然不太避讳。

看焦奥并没有露出他预想中惊掉下巴的表情,李艺荣倒觉得惊奇了:“难不成你早就知道了?”

焦奥白了他一眼:“快闭上你的臭嘴吧。”

直到技术部的宅男拿起吉他唱第二首歌,林希还是没出现在运营部的席位上,焦奥决定起身出去找找她。

自林希告诉她公司合并业务线的决定后,她便能明显的感觉到林希的状态正在急速下滑,一开始焦奥觉得让林希休息一下也好,从她进入这家公司开始,就没见林希好好休息过,而几天过后,焦奥开始担心林希的去留了……

一家公司合并业务线,那么业务线的负责人将会何去何从?本来以林希的实力和资历,公司里任何的管理岗位都绰绰有余,但仔细一分析,年前来了一位cmo,交易线的运营和市场都被包揽了,如果接下来公司的只做交易,那林希需要在那位cmo手下做事么?

焦奥越想越慌,那位cmo带着大阿里的经营模式跟林希十分不对路子,开会时也时有争执,如果林希真的选择离开的话,那自己……

“焦奥?”

焦奥刚转过走廊,便迎面遇上了林希。

“你怎么出来了?找厕所吗?在那边。”林希笑着指了指后方,她这一笑,焦奥原本的慌乱也去了七八分。

她拉起林希的手腕,朝走廊的一角快步走去。一个身高173cm,穿着洛丽塔服装的长发美少女,生拉着一个只有160出头,一身沉闷职业装的女性,一路疾驰,这画面,有点过于出圈了……

“老大,你是不是要走了?”焦奥垂眼看着林希。

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问,林希愣了几秒笑道:“你听谁说的?”

“我自己猜的。”

见焦奥神色凝重,林希打消了要逗逗她的念头:“别瞎猜,我不走。”

“真的?”

被焦奥这么一反问,林希反而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要说去留,其实林希也不是没想过离开,呆过大厂,又经历过从0到1的创业,就算是在互联网寒冬,要找一份过得去的工作,应该也不算难事。可如今正是公司存亡之际,如果她离开,那么她一手组建的团队,人员的安排都将由其他部门抉择,而公司部门间虽表面和谐,但有些芥蒂由来已久,她若在此时离开,那焦奥他们怎么安排,撇开这些,或许目前盛樊也还是很需要她的。

“如果我决定离开,我肯定会提前跟你们沟通,你也知道公司要改组了,接下来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要调整心态接管其他业务。”林希说到一半,扯了扯焦奥罗裙上的蕾丝:“今天是cosplay,我都忘了……”

“我今天扮的是沐雨橙风。”焦奥成功被林希打了茬,当她一句话出口意识到时也突然释怀了,林希已经说了她的决定,那再多的疑问都没有必要了,选择相信,选择支持,就可以了。

“那你的重炮呢?”林希反问。

“重炮太贵了,还要定制,走啦走啦。”作为一个成熟的coser,没有关键道具是件不那么光彩的事,好在公司里没几个人懂,可林希却偏偏什么都知道一些,连cos圈的暗号都了解,更别说现下热门的IP人物了。

长廊上路过乌泱泱一群人,焦奥的扮相十分引人注目,林希一手被她拽着,一手扶额。虽说cos趴这个创意还不错,可HR却挑了一个专做宴展的酒店,为了显得公司高大上,但又要节省预算,所以只好租了一个偏厅。

现下正值年会热潮,宴展的场所多是租给上市公司或金融翘楚,他们这群牛鬼蛇神,着实成了别人家的年会周边项目了……

就在林希被拽进宴厅那一瞬,一阵乌木香钻入鼻腔,林希回过头,不远处一个倾长的身影消失在转角。

“小西啊,你又跑哪里去了,你快来救救我啊……”赵东来趴在桌上,手里的酒杯已空,但他还是没撒手,估摸着已经被灌了一两瓶红酒了。

付君怀撇开他伏在肩上的手,可赵东来就跟个八爪鱼一样,索性往付君怀脖子上一挂,满嘴的酒气熏得付君怀眉头打结。

“我跟你说啊……你得帮帮我……”赵东来用手指在嘴边比了个嘘的手势,扭头望向不远处的席位。

“Ji

a,Ji

a她喜欢我……”

付君怀顺着赵东来的目光看去,正好对上了周慧娜的双眸。

周慧娜一时小鹿乱撞,许是酒精作祟,平日里一派御姐作风的她,此刻竟是娇羞一笑。

付君怀扶正赵东来,虽说公司并未明令禁止办公室恋情,可大家也一直默守着规矩,哪怕私下里情情爱爱,台面上都只是工作伙伴关系。

周慧娜趁着年会跟ceo表白,这……是不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