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提灯暗宠》提灯小僧 章节在线试读 提灯暗宠小顶

更新时间:2020-03-31 12:07:22

《提灯暗宠》提灯小僧 章节在线试读 提灯暗宠小顶 连载中

《提灯暗宠》

来源:作者:七浔分类:穿越主角:池茵,阳问

经典小说《提灯暗宠》由七浔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池茵,阳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哎?来了来了。” 君澜从马车旁向山庄上看去时,那两袭身影正牵着手从绿意葱茏里走来,身后懒阳温柔了眉目,让她一瞬间的以为自己是不...展开

《提灯暗宠》免费试读

“哎?来了来了。”

君澜从马车旁向山庄上看去时,那两袭身影正牵着手从绿意葱茏里走来,身后懒阳温柔了眉目,让她一瞬间的以为自己是不是看错。

“哎哎哎,令大哥,你快帮君澜看看,我是不是沙子吹进眼睛里了?”

令一闻言,略失尴尬地扯了扯嘴角,道:

“我想我也应该看错了。”

两人闻声,赶紧以一个非常默契的动作松了手,朝马车的两侧上了车。

君澜看着两人各自坐好,这才攀爬到车辕上,笑着缓缓念道:

“一日不见兮,如隔三秋,两日不见兮,情深似海矣。”

池悠伸手波了下她的小脑袋:“又乱说。”

“令一大哥,你快说我是不是念错了。”

令一转了头去,叶阳辰瞟了瞟,眼里一派调笑。

“咳咳,应该,没有错。”

“嗯,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所以啊,我就说来这趟没错。”

君澜打了个响指,学着令一的模样扣动着马鞭,马车一下子飞出去甚远。

池悠无奈,敢情他们三儿就是合着欺负自己,目光一转,发现叶阳辰正以一种难以言喻的目光打量着自己,眼底一派清明。

“嗯,你的伤……”

池悠指了指他的肩膀,方才齐大夫检查时,顺将他的绷带缠在了衣服里,此刻若不是他刻意将手横放着,很容易让人忽略。

“你在担心我么?”

叶阳辰笑着扬起嘴角,满目柔和。

“我只是好奇那个白发老头说的。”

叶阳辰唏嘘口气,畅然道:“没什么,只是有些传说信则真,不信则假。”

至于十三桩,它猎的不是物,而是人啊。

当然这后半句话,叶阳辰并没有说。

“你是说,这本来就是场局?”

“你可知,这世间本就没有云鹿。”

“什么意思?”池悠满腹狐疑,甚是难解:“既然没有云鹿,那你们射中的又是什么?”

池茵清楚记得,那头光影穿梭之时,的确是一头成年鹿的样子。

但至于是什么,事后也未曾听人提及过,只当二王爷受了伤,便将此事不了了之了。

“有时候你所见的并非真的,听的也全非假的,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这个世界本就是如此。”

“什么?”

叶阳辰笑了起来,忽略这个回答,只是安静地端详着她,仿若眼前人不是眼前人,而是天上星,地上花。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池悠不可知的摸了摸脸,意识到什么一般:“哦忘了,早上赶得急,忘了洗脸。”

“你说的那些是真的吗?”

“什么?”

池悠仿若腾云驾雾,他这话锋转的让自己接受不来。

“就是……”

叶阳辰轻咳了几声,车辕上的两人赶紧坐开了一点,叶阳辰挑挑眉,低声问:“就是你对池茵说的那些。”

“哦,我说什么了啊,臣妾怎么不记得?”

池悠笑看着他有些失措的脸,嘴角扬起一个嗤笑的弧度。

“没事,你不记得本王就再说一次。”

叶阳辰突然邪气的笑了笑,在她身边耳语道:“你说,你喜欢的其实是叶阳辰。”

“我那是逗她的。”

“我不管,反正本王听到了。”

……

此间马车之外,晨光熹微,春风正好。

叶阳问看着山道上马车飞驰而过的身影,目光一冷。

“王爷,我,我……”

池茵拧眉,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声响,玉瓷的杯盏就在他手中裂成了碎片,鲜红的血从他指缝间流出,染红了碧绿的杯身,一滴滴打在地面上。

“问哥哥,你的手——”

“说吧。”

叶阳问任掌中的液体染红了手,也无动于衷,反而清俊的脸上更加阴沉了几分。

“什,什么?”池茵一顿,一脸无措的看着面前这个高大的男子。

明明英俊潇洒,却有些一番不可近人的冷态。

不,这不是自己认识的叶阳问。

以前那个尽管对自己不甚喜爱的大殿下,却依旧能将如沐春风的笑容带给自己,还有他那双手,在抚摸自己脑袋时,无比温柔。

“我,我喜欢你。”

“不是这个。”

池茵一怔,那森然的语气仿如利刃将自己脊背穿透,冷的发凉。

“要知道,本王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你。”

“小茵知道,你的心里没有我,但是姐姐已嫁为人妻,你究竟要我怎样?”

“安分守己,如果你再打乱我的计划,你就别想再见到我了,来人,送客。”

池茵心头一颤,那人挺拔的身影丝毫不曾懈怠的绕进后堂,只留一方空气剩的冰冷。

“还有,以后请记得不要随意称呼本王。”

“问哥……王爷!”

池茵兀自流下泪来,不顾身后目光淡然的护卫,一个无力跌坐下去,记忆的迂回让她忍不住热泪盈眶。

“你叫池茵是吗?长得真好看。”

“那小哥哥,你说是姐姐好看还是小茵好看啊。”

“嗯,你好看。”

“那小哥哥,我听他们叫你垫下,为什么叫你垫下啊?可是我不喜欢叫你垫下,我能叫你哥哥吗?”

“好啊,我不介意你称我为问哥哥的。”

池茵从回忆深处抽回神来,仿若一切将自己置之于冰冷之中。

自己不过是喜欢那个会对自己笑的人。

这难道,也有错吗?

转动手边花瓶,暗阁后一面完好无损的墙壁就整体的随之移动开来,刚好留出一条能够进入身体的细缝。

叶阳问拧了拧眉,一脚踏进的地方,墙上的烛火随着他前进的步子一盏盏亮了起来。

四下通幽,一直延伸到尽头,偶能听见水滴打在石板上的声音,空寂湿冷。

叶阳问微抬眸子,脚下步子一重,面前的石壁便敞露开来,幽暗的夜明珠照亮四方石壁,面前空洞的只有那方坐在桌前的背对着自己的黑衣人。

“来了?”

声音不冷不淡,乍寒乍冷,仿若石缝中穿透进来的风。

叶阳问颔首,声线清冷:“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去做了,虽说不知真相,但我确信此事并非如此简单。”

“你怀疑叶阳辰?”

叶阳问转过眸子,视线落在石壁上一束圆形的光柱上。

“我从来没有说过要选择相信。”

“哈哈哈,狼子野心。”

黑衣人掩在金属面具下的脸动了动,因摩擦而发出一阵刺耳的尖锐声。

叶阳问左手摩挲着右手的玉扳指,四下冷风乍起,明明墙壁除却那一圆形孔外,已俨然密不透风,却觉脊背一凉。

“我只想知道你答应过我的,何时兑现。”

“只要你按我的去做,定然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黑衣人笑着,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

“解药在哪!”

“急什么,说吧,你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叶阳问从暗室出来,目光里渗透着一丝不可衡量的阴寒。

步入堂上时,却发现那个女子已经躺在一侧的桌上睡着了。

脸上的轻纱掩面,两侧的泪痕还未干。

叶阳问冷下脸,伸出的手在快要触碰到她的脸颊时,果断收了回来。

池茵一惊,从睡梦中清醒过来,见到的便是眼前这副波澜不惊的面容。

“王爷?”

“沈冰,送二姑娘回府。”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