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女将国妃传》三国女将传小说对打 直人 女将国妃传父子文

更新时间:2020-03-31 12:04:10

《女将国妃传》三国女将传小说对打 直人 女将国妃传父子文 连载中

《女将国妃传》

来源:作者:张苏野分类:穿越主角:叶皓,殷钰

完结小说《女将国妃传》是张苏野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皓,殷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营帐内闷热异常,但是军营众人又不敢把雍王送到更好的疗养之处,生怕路途颠簸反而对伤势更为不利。一时间,由于雍王昏迷未醒,北卫军营里...展开

《女将国妃传》免费试读

营帐内闷热异常,但是军营众人又不敢把雍王送到更好的疗养之处,生怕路途颠簸反而对伤势更为不利。一时间,由于雍王昏迷未醒,北卫军营里除了不断地找来军医和邻近郡县里的名医前来诊治,以及尽可能地把营帐内弄得舒适些、服侍周到些以外,也是一筹莫展、愁云惨雾。对于两天前在战场上发生的事,叶皓真还有些缓不过来,对于卫玦,她又感激、又愧疚、又担忧,还油然而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莫名感觉。

所以对于雍王的身体状况她十分焦虑,总觉得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他是不会受那样重的伤的。为了能让雍王在治疗期间舒适些,她也尽力想了些法子,除了和侍从一起帮他擦洗、打扇,请人运来冰块(北境少有冰窖,冰块也难以保存,在夏季融化得很快)给营帐内降温外,一时也没有好的办法。第3日,叶皓真面露忧虑地坐在雍王床边,看到军医们用漏斗模样的东西正在将准备喂卫玦喝下的草药滤药汁,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一个以前偶尔在杂志上看到过的天然降温法。

好像操作也并不会很难,她按照记忆里的方法,叫人找来了一块木板以及一些漏斗或者去掉了底部的瓷瓶,按照漏斗口和瓶口的大小在木板上打了洞,一面把漏斗口、瓶口塞进去,用浸湿的软布片把木板与口子处的缝隙塞严实,然后把木板固定在营帐的通风窗处,瓶口小处在内,大口处在外,这样可以利用进入营帐内的空气压强的变化使室内降温。

在安放了这样两块木板后,叶皓真坐在营帐内果然感觉凉快、舒爽了许多,进来的侍从和军医们也都赞叹不已。又过了半日,或许是经过众人多管齐下的努力,又或许是因为外感的舒适度有所提高,雍王终于在傍晚时分慢悠悠醒转了。

一个侍从首先发现雍王的眼睫迅速扑动了数下,随后众人看到雍王缓缓睁开了双眼,略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床边。军医和其他将官们都马上激动地围了上去。而叶皓真站在一旁,眼里盈上了晶亮泪水。

醒过来的卫玦还是有些虚弱,在和其他人简单说完一些事情后,却突然问道:“我怎么觉得营帐内这样凉快,难道我睡过去了很久?”

众人忙说:“殿下,才过了3天罢了,营帐内是叶大人放了可以降温的装置,真的有用处呢。”

卫玦有些疲惫的双眸此时才扫到一旁的叶皓真,他笑了笑,不想却牵动了腹部的伤口,便又皱起了眉:“你们先出去吧,本王有事要和叶大人说,过会便要休息了。”

众人恭顺地鱼贯而出,而此时叶皓真有些忧虑和尴尬地走近雍王的床榻:“王爷,都是我的错,害你受伤备受苦楚,罪不可恕,还请王爷降罪。”

卫玦只温柔地看着她,嗓音嘶哑地说:“我已经听他们说了,你确实已诛杀了铁戎主将,可以为北境换来不短时间的安定,已然是立下大功,何罪之有?至于本王的伤,那是本王自己愿意的,并不干你的事。”

叶皓真的眼眶越加发烫,感动之下更添内疚:“可是,如果不是为了救我,王爷怎么会受这样重的伤,我。。。我。。。”

卫玦的嘴唇还有些发白:“本王说过了,是本王愿意的,何况,本王现在不是好好的快没事了?本王驰骋沙场多年,负伤也不是头一回了,哪怕不是救你,换成是其他要紧的人,本王也会救的,你不用太愧疚。”

“王爷。。。”叶皓真欲言又止。卫玦摆摆手示意她不用再说了,许是牵动了伤处,又“嘶”地皱起了眉头,接着他又想起一件事,问道:“对了,之前本王对你生气,踢你几下后你不也病了一阵子,如今可都大好了?睡觉还会痛吗?”

叶皓真忍了半天的眼泪终于是流了下来,她微笑着用力抹去:“王爷怎么还关心这些小事,我早好了,前些天都又开始练武了。”

卫玦注视着叶皓真,目光从未如此平静温柔:“你这次立下大功,什么都可以抵了,本王以后,绝对不会再打你、欺负你了。”

————————————

此次捷报,很快就传到了卫帝的耳朵里以及朝堂之上。

卫帝在大喜的同时,倒也对此次战事的经过颇感意外。

“看来派叶皓真过去雍王那,是派对了。”卫帝笑着对御书房中恭立一旁的殷钰感叹道。

殷钰俯身拱手道:“能为陛下立下些许功劳,是叶皓真无上的荣光,也是陛下慧眼识人、天威所致,臣也在此恭喜陛下了。”

卫帝笑容明媚:“经此败仗,又折损了可堪继位的大王子,铁戎必定元气大伤,几年内都未必翻得了身,朕倒真可以从长计议、休养生息、扩充军力了。只是,”卫帝仔细端详着手里拿着的松炎郡进贡的毛笔,目光又变得有些难以捉摸:“朕的这个异母弟弟,虽说和朕的关系并不算亲厚,可朕对他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听说这次是为了叶皓真而受的伤,昏迷了两三天才醒转过来,真是令朕忧心。不过,依朕看来,雍王的性子虽然看似豪迈鲁直,倒并不像是会为了一名普通军官、尤其是朕派去的人而冒险的样子啊。”

说着,卫帝的眸子转向殷钰,神情颇为戏谑。殷钰面色微微一滞,探究地说到:“许是雍王爷觉得叶皓真射杀了木塔尔金沙立下大功,不想他被铁戎兵所杀,所以一时护他所致吧。”

卫帝抬眸看他,“哦?是吗?你这么想?”

殷钰垂下头称是。

卫帝放下手中的笔,抚掌大笑道:“殷爱卿啊殷爱卿,你一向足智多谋,心细如发、言语直接,怎么碰到叶皓真的事情就这么顾虑重重、不敢多言呢。朕并没有猜忌叶皓真。只是觉得,雍王这么做,一方面是更得了人心,另一方面看上去也是给足了朕颜面,只是朕却不得不多想一分,因为朕似乎觉得,好像并没有那么了解这个弟弟呢。”

殷钰陷入了片刻的缄默之中。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