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九阙凤华》九阙凤华每个人的结局 MB 九阙凤华鬼畜

更新时间:2020-03-28 16:02:33

《九阙凤华》九阙凤华每个人的结局 MB 九阙凤华鬼畜 已完结

《九阙凤华》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意千重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宇文佑,素兰

《九阙凤华》由网络作家意千重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宇文佑,素兰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眼看自己就要无辜丧命,半剪挣扎着绝望地大叫起来:“你凭什么杀我?你讲理不讲理?” “他这样的人生来就是天潢贵胄,何曾会和人讲什么...展开

《九阙凤华》免费试读

眼看自己就要无辜丧命,半剪挣扎着绝望地大叫起来:“你凭什么杀我?你讲理不讲理?”

“他这样的人生来就是天潢贵胄,何曾会和人讲什么理?”明珠被宇文佑推得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幸而被素兰扶住了,见宇文佑铁了心要杀半剪,他武艺高强她是知道的,真要硬拼不知要死伤多少人,因此并不上前去阻挡,只在一旁凉凉地讽刺:“半剪你可怜,遇到了我,他惹不起我,惹不起傅氏,只好拿你这个手无寸铁又无依靠的人开刀了。只有杀了你,他才觉得他的脸面能撑起来,才觉得他自己是个伟汉子大丈夫,所以他也是可笑可怜之人。”

宇文佑的剑已刺入半剪的皮肉,听到这话就怎么也不能再往下刺半分,仿佛杀死了半剪,他就真的成了傅明珠口里那个可笑可怜之人。他的心病他自然知道,真正是个无所依靠,又招了太皇太后和傅氏的厌恶,不得不借着傅明珠的偏爱和婚事苟活下去的人。心气越高就越在意别人的看法,刺杀半剪的当口,心里更多的不是解气,而是对自己的厌恶和不服气。

明珠看得分明,笑得越发刻薄了几分:“半剪你安心地去,我会给你造个大墓,上头就写着,你是为临安王纾解泄愤光荣而死的,若是机会对了啊,我还求皇上赏你个封号,我瞅瞅,叫什么合适……”

话未说完,宇文佑已然将剑收了回去,傲然冷对着她说道:“你也不必为他谋算,他还不值得污了我的剑。我问你,他是谁?”

明珠不看宇文佑,俯身将半剪扶起来,亲自替他整理衣衫,再拿帕子替他堵住伤处,吩咐素兰:“把人扶下去,请个好大夫替他疗伤。”

半剪是个得瑟的性子,见脱离了危险便“哎呦、哎呦”地叫唤起来,靠在素兰身上一脸的委屈,简直痛不欲生。

宇文佑冷笑:“我说了让他走么?”话音落下,自有他带来的人上前将半剪拦住。

明珠抬起下巴,冷冷地看向傅府的护卫:“他若死在这里,你们就都不要再混了。”

护卫头子蒋铎是她爹傅丛精挑细选的仔细稳重人,自然不能放任府里的人和临安王府的人真刀真枪地对上,当即示意手下上前护牢了明珠,再和宇文佑商量:“殿下乃是金贵之人,何必和这草根一样的少年郎一般见识呢?”

在宇文佑眼里,傅府的下人全都是奴颜媚骨的Jian佞走狗,根本不配和他说话,只作没听见蒋铎的话,咄咄逼人地看向明珠,声音冷硬:“你不肯说?也行,你听好了,只要我活一日,他便不能好过一日,你更不能与他双宿双飞。”

明珠忍不住冷笑,连解释的话都懒得说了。即便是她不要他了,也还不至于饥不择食到这种地步,随便就和才认识了没多久的半剪谈婚论嫁。她爱惜自己得很,爹娘生她养她宝贝她,可不是为了让她作践自己的。

她不耐烦解释,却不代表半剪不着急,半剪从小在玉皇观中长大,经历过的事情不多,胆子不大,方才已是被宇文佑给吓坏了,听说宇文佑有不放过他的意思,吓得赶紧声明:“别乱说啊,我和傅姑娘清清白白的,以技论交,别坏了人家姑娘的清誉再坏了我终身。”

宇文佑听到这里,陡然放松了一直抬着的肩头,回头冲明珠不紧不慢地一笑,颇多轻慢和嘲讽。那意思很明白,她傅明珠果然就是个鬼见愁,他不屑她,换了个出身卑微的少年也照样看不上她。哪怕她不怕死地为半剪挡剑,半剪照样没有半点感激,要急着撇清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做人做到这个地步,不,做女人做到这个地步,真是失败透了。

明珠也笑,指向半剪:“对,你赶紧地和他说清楚,你是我的家奴,非是什么其他人,俗话说得好,打狗还看主人面,旁人打你的脸便等同于打我的脸,我誓不与他善罢甘休。”

半剪没她嘴皮子利索,晓得自己被损了却也只能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道:“我不给人做奴仆的。”

“你不乐意,我当然是不能逼你的。”明珠慢条斯理地拖长了声调:“去请观主来,我有一笔账要和他算,算清楚了,我便放了你,从此后死活都与我不相干。”

形势比人强,就算是观主有钱赔图纸也得给这活阎王似的男人砍死,半剪立即给明珠行礼:“小的见过姑娘。”

明珠斜瞟宇文佑一眼,见宇文佑的脸黑得和墨汁有得一拼,心情自然而然地好了几分,十分大度豪爽地道:“起来吧,你有伤在身,不必多礼。你记好了,入我傅氏门下,我便要护得你周全,谁敢伤你半分就是和我过不去。下去歇着吧,我稍后找你说话。”

自有人把半剪扶起来护着往下走,明珠傲慢地抬起下巴看向宇文佑:“让让,借过。”

宇文佑沉沉看她一眼,将手一挥,临安王府的人便退了开去,由着相府的人扶着半剪离去。明珠还多了个心眼,不肯先走,而是留在最后压阵,等其他人都走了才施施然离去。才行了两步,手腕便被宇文佑牢牢攥住,肌肤才被宇文佑触到就像被火烫了似地难受,拼命往后缩,怒目而视:“你要干什么?放手!”

宇文佑双脚犹如钉在地上似的,任由她蹦跶挣扎半点不动摇,语气冷静得很:“别闹腾了,跟我回去成亲,我既往不咎。”

明珠挣扎不开,眼看着相府的人去而复返,只敢眼巴巴地看着她和宇文佑,并不敢上来救她,晓得所有人都不相信她是真的不想嫁给宇文佑了,只当她是一时兴起闹别扭,生怕惹怒了宇文佑过后又招她埋怨。再想起从前自己没骨头似的成日追着宇文佑跑,觉得真是丢脸极了,愤而一口咬在宇文佑的手臂上,呜呜地道:“做你的白日梦,我死也不会嫁给你!”

血肉入口,激起她那些藏在骨缝深处的戾气和怨恨来,咬住了就不想再松口,只管使劲儿地咬。咬得眼泪滂沱,咬得一颗心揪成一团,痛不欲生。

(题外话:这不是虐文,是女主虐人文。写长评的亲,赶紧去给自己拉票,明天中午长评活动就结束了。另外,后台不能直接给大家转账,只能以充Q币的形式兑现,1Q币=10Q点=100书币,充好之后可以用Q币转为书币,请大家对照昨天的获奖名单,给版主素食小猪发私信报上自己的QQ号,不要密码,重复,不要密码,方便给大家充值)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