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夙阙》夙阙百度云 㚻 夙阙小顶

更新时间:2020-03-28 12:09:41

《夙阙》夙阙百度云 㚻 夙阙小顶 连载中

《夙阙》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墨千心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赵鹤,瑞王

完结小说《夙阙》是墨千心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鹤,瑞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接下来的日子仿佛一切都回归平静,但静得有些刻意。十五上元夜,最后一场绚烂缤纷的烟火映亮了半个上津城,火树银花美得不可方物,它就像...展开

《夙阙》免费试读

接下来的日子仿佛一切都回归平静,但静得有些刻意。十五上元夜,最后一场绚烂缤纷的烟火映亮了半个上津城,火树银花美得不可方物,它就像天音的快乐,一瞬耀眼后悄然滑落,短暂的光华无法抵抗夜幕的侵蚀,甚至让人来不及追忆缅怀。

自请帖送出,鬼才赵鹤一直没有传来任何消息,直到二月二十四,一张没什么特别的便笺出现在瑞王的书桌上:夕沉之际一会故人,上十二坊小静居。

故人,除赵鹤外不作他想,他竟真的来了!

当日晚膳后,一辆轻便马车悠然行往上十二坊偏僻处的小客栈,而车内之人的心情却和悠然沾不上半点边儿。

自雪夜对天音彻底失望后,这是她第一次跨出停烟阁,她不明白爹和娘为什么一定要带她去,但他们略带紧张的面容让她不敢多问。

小静居的确很小,也绝对够安静,三人下车刚站定,一名身着松花色衣衫的少年迎出来恭敬见礼:“云公子,楚阁主,家师已等候多时。”

这孩子……楚笑幽多瞧了他两眼,不对,不该是他,而是她,她虽作男儿打扮,举止间也不带脂粉气,清爽大方,但未加掩饰的甜美声音和娇俏可人的容貌分明就是个女孩儿。

瑞王虚扶一把:“不必多礼。”

“少年”抬头浅笑,眼风扫过雪夜,眸中思索之色一闪而过,旋即道了声“请”率先步入客栈内。

夫妻俩牵着雪夜举步跟上,绕过前楼,只见一名看上去只有四十出头的宽袍男子大步迎出,他头发随意束着,不修边幅的衣饰简单自然,整个人就像一丝偶然飘过此地的闲云。

“楚阁主!一别多年,总算又见面了。”赵鹤笑容真挚,走到近前他冲瑞王拱手为礼打趣道:“错了错了,现如今该称呼瑞王妃才是。”

瑞王淡淡还礼,楚笑幽则打量他片刻赞道:“赵先生风采依旧,不逊当年!”她和赵鹤可算得上是忘年之交,后来又因为龙君凤主结成同盟,赵鹤负责教导龙君,而她负责守护凤主,二人曾戏言,等天下一统之时,他们功成身退就去找一处山清水秀的人间仙境,结草为庐比邻而居。

赵鹤捻着胡须:“当真?哈哈哈,楚阁主莫不是在恭维我,近来为那几个不成器的弟子Cao心劳命,哪能不老呢。”他视线下移,停驻在雪夜身上:“雪丫头也长大了。”

提到他的弟子,瑞王和楚笑幽的目光下意识飘向楼内,待听到后面这句,笑幽牵着雪夜的手道:“雪夜,这位是赵先生,你三个月大的时候他还抱过你呢。”

“赵先生好。”雪夜声音听不出亲昵的意思,低头行礼时,她眉头不自觉地微微皱起,这位赵先生让她莫名其妙地害怕,为什么怕她却搞不清楚。

赵鹤微笑着频频点头,肃立在旁的“少年”摇头一叹:“师父,您老人家一高兴就什么都忘了,难道要三位客人站在院子里陪您一起吹风不成?”

赵鹤挥手就去拍她的额头,却被她轻巧躲过,赵鹤佯怒:“就你多话。”他一边让三人入内一边道:“这丫头叫璇玑,因是我门下唯一的女弟子,都被她几个师兄宠坏了。”

瑞王眸光一动:“不知赵先生此来带了几个得意门生?”

“全部。”赵鹤高深一笑:“自然云公子和楚阁主想见的那位也在其中,咱们进去慢慢谈。”

晚膳既已用过,赵鹤便在客房内烹茶待友,略聊了几句,赵鹤冲璇玑吩咐道:“去请三殿下过来。”

伴着他的话,瑞王夫妻诧异对视,对于赵鹤的几个弟子,洗剑阁也粗粗查过,除了璇玑来路不明,其他几个都身份显贵,一个是星夜国三皇子暮印之,一个是权相的小侄儿孟途,还有星夜被奉为战神的周将军独子周战英,可惜周将军和周夫人已身故,周战英便成了孤儿,但星夜国所有大将都拿他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最后一人却是个异数,他在贵族圈子里传闻多多——乐安小王爷暮非尘。

瑞王冲妻子不着痕迹地摇摇头,意思先看赵鹤想怎么玩儿。

不多一会儿,三皇子暮印之便到了,他执晚辈礼节先拜见了瑞王和楚笑幽,接着在赵鹤左手边大方落座,对于笑幽一点都不含蓄的打量似乎并不在意。他扫过默坐的雪夜,眼神和璇玑一样,掠过一抹思索,但比璇玑多了几分排斥。

赵鹤拍拍他的肩:“印之,你不是一直渴慕与瑞王殿下夫妇一见,今儿为师算还了你的心愿了。”

“是,多谢师傅。”

瑞王放下茶盏,似笑非笑道:“何来渴慕一说。”

暮印之颔首:“家师并未夸大。当年华羽交战,瑞王殿下以区区十余万人马拒成王五十万大军于无水关前,这是何等胆魄,初听家师提起,印之已神往非常。楚阁主盛誉响彻四海,十五岁执掌洗剑阁,铲除尧今余孽叶荧惑,又在短短数年间一手创立富可敌国的沁空商盟,您的经历足够写一本旷世传奇,故印之渴慕当属自然。”

赵鹤只顾着品茶,老神在在地一言不发。

“那你如何看我呢?”雪夜突然插进来,幽深的黑眸直视暮印之,被她这样注视的人几乎产生种无所遁形的错觉。

“这……”暮印之被问住了,赵鹤告诉过他们每一个人雪夜的古怪,还嘱咐千万不要触碰人家的忌讳,但雪夜除了让他感觉不舒服以外,他还真没其他的看法,难道要说:我看你就是个怪胎?只怕她父母还没动手,他师傅就会把他直接从窗子丢出去。

雪夜轻蔑地扫了眼暮印之:“我知道爹娘要见一个很重要的人,但我肯定你不是!”

瑞王露出打进屋来第一个微笑,他摸摸雪夜的头:“乖女儿,告诉爹他为什么不是。”

雪夜想都不想立刻答道:“他讨厌我,又极力装作不讨厌的样子小心掩饰着大肆恭维你们,这是不是就叫做虚伪?说完她又盯着暮印之:“我爹娘何等人物,绝不会为了你这样的人紧张在意。”

暮印之脸上一红一白,他出于礼貌的掩饰怎么能被说成是虚伪……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