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酒娘》重生之酒店大亨 章节 耽美狼 重生之酒娘弱受

更新时间:2020-03-28 12:07:07

《重生之酒娘》重生之酒店大亨 章节 耽美狼 重生之酒娘弱受 连载中

《重生之酒娘》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苏阿铁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普同寺,成日里

苏阿铁新书《重生之酒娘》由苏阿铁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普同寺,成日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一连几日,祝籍山都早出晚归,有时竟是等到祝酒酒都睡下了才回来。听说是临近年关,生意好了许多,自家酒作坊里头人手又不足,因而连祝籍...展开

《重生之酒娘》免费试读

一连几日,祝籍山都早出晚归,有时竟是等到祝酒酒都睡下了才回来。听说是临近年关,生意好了许多,自家酒作坊里头人手又不足,因而连祝籍山本人也每日同作坊里的人一块忙个不停歇。

祝酒酒虽是在陈嬷嬷面前抱怨了几句,却也心疼体谅五老爷,去敬和堂那边理论的事也就这么暂时搁置下来。

陈嬷嬷一口气吊着要上不上要下不下,莫名的就有些心浮气躁,每日里也都有意无意拿话撩拨祝九几句,但小孩儿家气性来得快,去得也快。欢喜那小丫头子也不知打哪学来那么多花样,把小姐的魂都勾去了大半,成日只顾着贪玩,乐得没心没肺。

陈嬷嬷便悔得连肠子都有些青了,真不该一时心软放了这么只小狐狸进门,一面私底下让人伢子去寻更活泼有趣的丫头子,一面明里暗里的给欢喜小鞋穿。

但欢喜那丫头也不知是脑子太过迟钝,还是胸怀太宽广了些,根本不将她那些挤兑的话往心里去。再者这种事又不好做得太过明显,否则在小姐跟前也太难看了些,她一个几十岁的人了,还跟个几岁的小丫头子争风吃醋,这种事惹得陈嬷嬷心烦不已。

正好这日伺候小姐用午饭时,欢喜那丫头一不小心把汤洒在小姐衣裳上。

陈嬷嬷当即翻了脸,“毛手毛脚的,果然是没经过调教的!还不去院子里头跪着,等着领罚!”

“哎,嬷嬷不碍事的。”祝酒酒胡乱地拿帕子去拭,“不过是洒了几滴汤汁,这天冷连汤水也温温的。我又没烫着,何必要罚欢喜呢?”

陈嬷嬷一口气还没发泄出来便被堵住了,着实是憋闷的很,“嬷嬷知道姐儿中意欢喜这丫头,只是姐儿还是别太过纵容下人的好。否则这府里早晚没了规矩,还怎么管教底下人?”

“嬷嬷说的这话我倒不明白了。”祝酒酒立即沉了脸,“前儿嬷嬷才劝过我,要与人为善,做人宽容才能给自己积福。欢喜人小气力不够,端汤时洒了些也是情有可原,嬷嬷何必逮住她便不依不饶的呢?嬷嬷这般大做文章,岂不是成心要折了我的福气?”

陈嬷嬷做Nai娘这么多年来,小姐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爱戴有加,何曾受过这般重话,一时间哪里受得住,立即红了眼,连嗓子眼都在发颤,“姐儿可是嫌弃嬷嬷老了惹人厌烦?不如欢喜这丫头会讨小姐欢心?若是如此,小姐一句话,嬷嬷立即卷铺盖回老家,也不会死赖着讨人嫌……”

祝酒酒眼底的神色有些复杂,有那么一瞬几乎想说那嬷嬷你便卷铺盖回吧,但幸好残存的几丝理智将她拉了回来,朝一旁的欢喜使了个眼色让她下去,这才支起身子,拉过陈嬷嬷的手,陪了笑哄道:“酒儿一时嘴快说错话了,嬷嬷别放在心上好不好?”

陈嬷嬷往边上侧开了些,拿袖子拭着眼泪,“姐儿这话可真让人寒心的,自打太太临终前将姐儿托付给老奴,嬷嬷可是日日夜夜提心吊胆的,就怕姐儿受半点委屈。嬷嬷对姐儿不曾藏半点私心,如今姐儿倒要怪嬷嬷成心折了姐儿的福气,这话可不是诛心么?”

“酒儿糊涂,是酒儿糊涂了……”祝酒酒搂了Nai娘的胳膊直摇晃,“嬷嬷前几日去普同寺与我念经祈福,可是在菩萨跟前拿自个的福气换得酒儿醒来,酒儿还说这种话可就是太没良心了。嬷嬷大人大量,别与酒儿计较好么?”

陈嬷嬷见祝九小意陪了不少好话,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又掉了把眼泪,语气里有着诸多委屈,点了祝九的额头,嗔道:“姐儿还真是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

“什么新人旧人的话,瞧嬷嬷说的。”祝酒酒笑着说,“嬷嬷没听人说过,这衣不如新,人不如旧嘛。”

“你这小没良心的……”陈嬷嬷叹息了声,“瞧你这几日,成日里与张贵家的丫头子混在一块,连小姐的样儿都没了。”

“成日里呆在床上养病,哪儿也不能去,便是出个房门嬷嬷也要说别吹着冷风受了寒,若不是欢喜这几日陪我玩儿,我可是要闷死。”祝酒酒又搂了陈嬷嬷的胳膊撒娇,“嬷嬷便看在欢喜陪我解闷的份上,别与她计较好不好?”

陈嬷嬷虽是心里头硌得慌也得忍了,“嬷嬷哪里是不让你与她玩儿,只是姐儿身子骨还虚着,每日还是要多多卧床,这么着病才会养得好。”

“好了好了,我下回会注意些。”祝酒酒就又有些不耐烦,眼珠子咕噜转了下,想起件事来,“嬷嬷去菩萨跟前虔心祈了福的,既然我醒过来了,应该要去普同寺还愿的才好。”

“瞧嬷嬷这记性,倒把这事给忘了!”陈嬷嬷心下有些懊悔,这几日被欢喜那丫头给激的,倒真不记得这件正事,“只是姐儿身子不好,吹不得冷风,还愿的事还是让嬷嬷再去走一趟。”

“不成,我得去。”祝酒酒摇头,执意道:“我亲自去菩萨跟前还愿,才能显出我心诚。”

祝酒酒这些日子在陈嬷嬷面前是玩得昏天暗地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背地里却是绞尽脑汁把上一世的记忆给过了几遍,把有些早扔到犄角旮旯里的事都翻出来细细嚼了遍。前天夜里忽然就让她想起这么个事,也就是在她醒过来的第七日,陈嬷嬷去普同寺还愿,回程时正巧在寺门口碰见个十四五岁的姑娘带着弟弟在卖身葬父。那位姑娘长得不俗,不一会便惹来登徒子调戏,按说这种恶俗的戏码并不少见。不巧的是那位姑娘是个练家子,那登徒子调戏不成,反倒被揍了个满头大包。

上一世嬷嬷从寺里还愿回来,还拿这事当趣闻与她说了解个闷,只是那会她身子正难受来着,根本没把这事放心上。

那位姑娘能算作个奇女子在她脑海里留下印象,倒是因为几年后的一件事。那会她父亲已经遇害,她不得不寄人篱下,陈嬷嬷本意是想激她振作些,有一日就与她说起这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来。

那位姑娘唤作英娘,据说那一日后来是让韩家的人给买了,那英娘年幼时跟着父亲走镖走南闯北的很有些见识,被韩家买下后又受韩家大少爷赏识,后来竟是做到了韩家酒肆的头号大掌柜,这也算是梁城里的一大奇事。

祝酒酒自前夜里想起这事来就一直很兴奋,这个英娘既然能被韩大少爷赏识,又为何不能为自己所用?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