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酒商攻略》酒商网 完结版 酒商攻略小说大结局

更新时间:2020-03-28 12:04:21

《酒商攻略》酒商网 完结版 酒商攻略小说大结局 连载中

《酒商攻略》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秦珞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慕迟,小茉

《酒商攻略》作者:秦珞,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慕迟,小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沈芸香一走,房内仅有的一点生气也消失殆尽。 清浅愈发的觉得害怕,任凭她如何强迫自己睁眼,眼前却还是漆黑一片。 浑身冰凉一片,就连...展开

《酒商攻略》免费试读

沈芸香一走,房内仅有的一点生气也消失殆尽。

清浅愈发的觉得害怕,任凭她如何强迫自己睁眼,眼前却还是漆黑一片。

浑身冰凉一片,就连舌头都冻得直打哆嗦,清浅伸手用力的掐着大腿,强迫自己保持清醒。

肆无忌惮的寒意无穷无尽朝她袭来,就在清浅以为自己再也挨不住的时候,身体却突然涌进一股强势的暖流。

这股暖流以及其强硬的态度,迅速将她身体里的寒冷驱散,冷热交替间,清浅只觉一股陌生的气息忽然冲上她的眼,疼痛无比,清浅忍受不住着种痛,低低地出声,“好疼……”

清浅抱着头在榻上打滚,头不断的磕到床头,想以这种方式阻止这诡异的疼痛。

直到她把额头撞得砰砰作响,嘴唇咬出血来,这种疼痛慢慢地消退下去。

清浅抱着膝,缩在墙角,眼泪止不住就流了出来。

流着流着她抬起头,泪眼朦胧间,看到了熟悉的藕色床帐,她知道,她死不了了。

她从来没有比这一刻更惊喜,活着真好。

嘴角扯出一抹酸涩的笑意,大门却突然被人打了开来,清早的冷风一下子灌了进来,清浅下意识地拉了被子将自己裹住,不想让来人看到她狼狈的模样,连头一起埋进了被子里。

清浅埋在被子里暗自神伤,手却突然被人从底下抽出,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赶紧手腕上被人按压着,她知道,这是在把脉。

清浅探出头,泪眼朦胧地看向来人。

果然是他,醒来日日都能见到的温文尔雅的邻家哥哥慕迟。

残碎记忆中出现次数最多的男子莫过于他,长相俊美,肤色白皙,凤眸迷人,衣着华贵,右手大拇指处戴着个翡翠玉石扳指,贵气逼人。

如此贵气逼人的他,清浅却感觉不到半分的疏离,反而说不出的亲切。

他似乎走得很急,额头上有细细的汗珠渗出,就连衣袍的衣扣也七上八下,一头墨色的青丝惺忪的披散在肩头,眉头紧锁,面容难得一见的严肃。

“奇怪……”清浅在打量他的时候,却听到他不经意的呢喃,然后他收回手,以一种极其怪异的眼光看着清浅。

四目不经意的在空中交汇,清浅下意识的先移开眼,将手抽了回来,撇开头,“我没事了。”

躺在榻上,盖上被子,翻过身,背对他,没说话。

手下一空,慕迟微微皱了皱眉,温和的笑了笑,道:“大病倒没有,就是身体太虚弱了些,来日方长,让沈娘好好给你补补便可。”

倾身替她掖了掖被子,没有多问什么,含笑道:“好好休息,改日再来看你。”

清浅若有若无的嗯了一声,得到回答,又深邃地看了床上裹成粽子的她一眼,终是压下心头全部疑惑,转身出了房门。

刚出房门,就与端着早饭和药的沈芸香对上,沈芸香见到慕迟,忙上前问道:“浅浅怎么样了?”

慕迟转头瞥了一眼屋内,犹豫了一下,道:“可能是身体虚弱所致,并无大碍。”

大清晨被小茉儿拉起,急冲冲的赶来这里,却吃了闭门羹,他脸上却没露出丝毫的不耐,反而十分温和的回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沈芸香重重地松了口气。

忽又想起什么,心又提了起来,斟酌的问,“浅浅眼睛没事吧?”

慕迟有些愕然,回想起她刚刚的躲闪行为,还有那双红肿的双眼,问道:“她眼睛怎么了?”

这会反倒是沈芸香惊讶了,“没事了?刚刚分明……”

“如何?”慕迟又问,除了看的出哭过以外,别的倒看不出来,只是看着大娘和小茉儿急冲冲的神色,显然不可能只是哭过这么简单。

沈芸香抬头看着他迷惑的模样不像作假,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却又有些纠结这事到底要不要据实相告。

浅浅的病一直都是他照看着的,如果不跟他说,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但如果说了,又怕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毕竟不是谁都能像她一样那么快接受的过来。

“浅浅没什么大碍,大娘进去看她吧,我先走了。”知道她不想说,他也没有为难她,来日方长,迟早会知道,既然她现在没出什么大事,那便是好的。

见到他如此善解人意,沈芸香觉得有些羞愧,人家好心好意的为她女儿医治,她却在这里吞吞吐吐不肯说出实情,这分明是不信任他。

沈芸香愈发的觉得羞愧不已,咬了咬牙,将他拉到院子里,一五一十的将今早的事全说了,就连清浅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全都细细说了一遍。

说完忐忑的望着他,担忧的问道:“浅浅不会瞎掉吧?”她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总觉得此事非同寻常。

“您别担心,不会的。”慕迟安慰道,“许是一时不适应亮光,生出的幻觉,如今已经没事了。”

听到他的话,沈芸香狐疑的想了想,清浅能醒来本来就是个奇迹,生出些别的什么异样来,似乎也很正常,遂放下了心,“幻觉就幻觉吧,只要她没事大娘就放心了,还好有你在,不然我早乱成一团了。”

“邻里之间相互帮衬是应该的,大娘不必放在心上,有事叫茉儿来唤我可以。”慕迟答道。

沈芸香想了想,似乎也是,林家得他帮了那么多,就算她真想感激,如今也拿不出什么来,只有暗暗记下他的情,等有能力时候才能还了。

“还没用饭吧?吃了再走吧,大娘别的没有,清粥还是有的。”大的做不了,小事还是可以做的。

“您进去看清浅吧,我回家吃就好。”,知道她担心清浅,他不敢多做停留,吩咐了几句该注意的就走。

沈芸香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良久才重新将石桌上的饭食端进清浅房里。

清浅正在床上假寐,思索着刚刚发生的事来,如果她没猜错,她的眼睛一定是出了问题的。

要不然小茉儿和娘不可能会出现惊恐的神色,而她也不可能会暂时失明。

清浅抬起手,细细的描摹着自己的眼,又故意在眼眶两侧轻轻的按压了几下,并没感觉到半分疼痛。

故意睁大眼睛,极速环绕四周,迫使自己的眼珠转动起来。

眼前依旧的藕色的窗幔,宽敞的简单的房间,没有什么变化。

就好像刚刚的失明和酸痛,只是一个幻觉。

清浅再也躺不下去,翻身下了床,拿过案几上的铜镜,仔细的打量。

这是她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自己,没有一点的村姑土鳖气质,更没有农家女孩的麦色皮肤,她生得出奇的清秀,若非太过瘦弱,定是个十足的美人。

模糊的铜镜中,清浅看到了自己的眼,弯长的睫毛下,琥珀色的杏眼干净清澈。

“浅浅,来吃饭。”清浅没发现出异样,沈芸香就端着吃食推开了房门。

见到坐在铜镜前发呆的清浅,咯噔了一下,忙放下吃食走上前去,状似无意的问道:“看什么这么出神,连娘进来都不知?”

看到铜镜中的她已无大碍,沈芸香下意识的松了口气,紧捏着的双手放了开来,并不刻意要她答话,转过身去给她盛饭。

清浅放下铜镜,站起身走至沈芸香面前,认真的问:“娘,刚刚我的眼怎么了?”

正在盛饭的沈芸香听到这话,手僵了僵,随即笑道:“这不好好的吗?哪有怎么了?慕迟说了,你刚刚只是一时不适应亮光,休息一下就好,没事的。”

不适应亮光会那么疼?她很明显是在说谎,不过以她坚持的性格,只怕也问不出什么,看来只能从小茉儿身上下手了。

清浅没有再问,将她送来的早饭悉数吃了下去,又乖乖将药喝了,沈芸香这才满脸笑容的端着碗筷出了房门。

清浅躺了一会,就被门外纷尘杂乱的脚步声吵醒。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