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苏家有河图》苏家有河图佛主慈悲 全文免费阅读 苏家有河图Twink

更新时间:2020-03-25 20:08:32

《苏家有河图》苏家有河图佛主慈悲 全文免费阅读 苏家有河图Twink 连载中

《苏家有河图》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佛主慈悲分类:都市主角:吴启明,刘伟光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苏家有河图》的小说,是作者佛主慈悲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初秋,树叶已经开始一点点的向地上飘落。清洁工们都在抱怨这该死的天气,因为每天都有扫不完的树叶。 风云大酒店门口两个穿西装的人,肚...展开

《苏家有河图》免费试读

初秋,树叶已经开始一点点的向地上飘落。清洁工们都在抱怨这该死的天气,因为每天都有扫不完的树叶。

风云大酒店门口两个穿西装的人,肚子微鼓,以前的西装显然已经不再适合他们了。时不时的抬头望着这十几层的酒店大楼,说不伤感那是假的。

“老李,你说在这每天大鱼大肉的,住这么好的酒店,现在要回去了还真有点舍不得呢。”

“是啊,这人啊就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想当年一个馒头掰成两半的吃,为了国家的审计工作跑断了腿,还跟二傻子似的,屁颠屁颠的乐的不行。那时因为充实,做事情对的起自己的这颗良心。”旁边的人点头附和道。

“还是你说的对啊,苏凤凰确实不是这样的人。事无巨细的查了个底朝天,愣是一点没找到披露。要不就说明他真的是一身廉洁,两袖清风,要不就是隐藏的很深。可由他这一个月对工作的表现来说,第二点的可能性很小。”此二人就是市审计局的张涛和李林风。

“老李,你说我们回去该怎么跟王局长交代?”张涛不免有些担忧的问道。

“交代个鸡毛啊,人家没有的事,愣是耗费人力物力的折腾了这么好长时间。家也没回,刚两岁的孩子不知道现在还认不认识我这个爸爸呢。”李林风抱怨道。

也确实,两个人每天兢兢业业的查账,虽然每天大鱼大肉的吃着,山珍海味的上着。可这人要没了感情于行尸走肉又有何异。开始时还能坦然接受这总统般的待遇,可时间长了却都开始想念家里妻子做的粗茶淡饭来。一个月没能回家,家里的老婆早已经怨声载道了,要是再拖个十天半月,离婚的架势都有了。

“老张你说咱这做的叫什么事,到头来一无所获不说,连家里老婆孩子都想离我而去。我老来得子,你说容易吗,本想踏踏实实做事给我这孩子积点阴德,这感情好,让人民知道了这件事非要指我脊梁骨不行。”李林风不住的摇头叹息,什么山珍海味的,都他娘的见鬼去吧。

“咱这不也没办法吗,身为公职人员只能听命行事。两头都讨好,两头都不得罪的事哪能落到咱兄弟两个头上。”张涛也颇为无奈,虽然他世故了些,但良心还没被狗吃掉。调查苏凤凰的这段时间对他心灵的震撼非常大。

“行了,别说了,车来了,赶紧回家吧。我是在不想再呆在这地方了,背后都有一阵凉意。”刚才的不舍之情早已经不见。

两人提着行李上了车,不一会的工夫消失在某人的视野中。

“两个大神可算是走了,他娘的姓王的找的什么人,每天吃老子的,喝老子的,最后什么事没干成。”酒店门口出来一个人,理了理难受的领带,跳脚骂娘道。

此人便是风云制药的销售副总吴启明。开始时请张涛李林风二人吃饭还可以用公家的钱,打着政府需要的幌子。后来吴启明也实在没脸再让公司出钱了,刘伟光对这件事的处理方式和时间上也开始颇有微词。于是吴启明只能用自己的钱来请两位大神仙吃饭住宿,开始时的规格便是五星级的,要是突然间档次降的很低怎么也说不过去,这件事办成的几率也大大降低。

“还好老子有点积蓄,要不你们两个龟儿子没办成事不说,还不把老子的家底败光了。你们两个在这养的肥肥的,老子都不知道瘦了多少斤了。”吴启明一边骂着,一边朝地上狠狠的吐了口痰。

开始请王培峰帮忙,心里那是充满了希望啊,感觉全世界的花花草草都是那么美好。可眼看时间临近,那叫一个心急如焚,再查不出什么来,自己老总的梦就该碎了,甚至最后连现在的职位都保不住了。

最终结果出来了,苏凤凰入职这么多年,财务上没有一点不良记录,显示出来的只有苏凤凰给这个公司带来的利润。吴启明彻底傻眼了,这下子全完了。

反观苏凤凰,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仍然按时上下班,甚至比以往还要勤奋,表面上丝毫没受这件事的影响。可是他心中的苦又有谁能知道,又能跟谁说呢。说给整天除了洗衣服做饭没有任何社交活动的刘瑾兰,还是说给那个本来就不怎么待见他的苏河图。打掉牙齿往肚里咽这话放在苏凤凰身上一点都不为过。

苏凤凰在家里没有露出一点受委屈的迹象,甚至至始至终身为妻子的刘瑾兰都不曾知道这件事,更别说对他的事一点不关心的苏河图了。他身上的压力差点就把他压垮了,只能全身心的放在工作上才能暂时性的把这件事忘掉。

想想也是,一个勤勤恳恳在公司工作十多年的老员工。在这个利益第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社会现实面前,还能保持一颗平常心,不为外物所动。就这样一个人却被诬陷为利用职务之便**受贿,确实寒心。

凡是公司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拿有色眼镜看他,仿佛他真的做过这件事情一样。

人本来就很盲目,世界太枯燥,偶尔有什么新闻,还不在原本就不大的地方炸开锅。人们对事情的原因和结果都不感兴趣,感兴趣的只是这件事情本身。或冷眼旁观,或落井下石。所有人都是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现在社会在你落难之时,有人不对你落井下石那便是大大的恩德。

风云制药正式收归国有,传言刘伟光把所有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了国家,但对国家的唯一要求就是无论哪个国企收购风云企业,但老总必须是苏凤凰。

退位之后人微言轻,谁还会关心你曾经为这个企业付出过什么,即使它是你创立的也无济于事。

刘伟光眼含热泪的辞去公司的所有职务,他在公司会议上的致辞到现在还是苏凤凰努力的方向。

“在坐的各位风云企业的主人,我这个老头子临别之际有些话想对你们絮叨絮叨,还希望大家能给我个面子,不要嫌弃。”刘伟光说着开始哽咽起来,最后泣不成声。台下更是掌声雷动,至于谁是真情,谁是假意,只能仁者见仁了。

“风云就像我收养的孩子一样,我是看着他一点一点的成长起来的。现在他的亲生父母来向我讨要,我自然不能不给。年纪大了,难免对金钱和权利看淡了。可越老感情却越来越脆弱,丝毫没了年轻时那点魄力和胆识。所以现在我要把它交给你们年轻的一代,希望你们可以好好抚养我们的孩子。”台下也很多人开始抹眼泪了,苏凤凰更是早就热泪盈眶,两行清泪顺着脸颊不住的流淌。

“算了,我也不多说了,只希望你们可以把他带上更辉煌的地方,让他变的越来越好,不辜负我,更是不能辜负你们自己。我老伴头几天还跟我说,老刘啊,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瞎折腾个什么劲啊,该享享清福了。话虽然这么说,可这么多年的感情哪是说放就能放下的。看了这么多年的花草树木,本来认为早已经看厌了,可谁想临了了反而越发的舍不得了。”

刘伟光手扶着桌子轻轻的叹了口气。彷佛一瞬间便老了千年,将军老死惧新甲,美人迟暮畏铜镜这话一点不假啊。

“好了,我就说到这吧,别临走还给你们留下爱絮叨的印象。”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会议室。胳膊却一直在双眼只见擦拭着。

时间本来就很残酷,不知不觉间夺走了你的青Chun,却又悄悄的给你刻上皱纹。能被时间记住的只有历史,要么千古流芳,要么一臭万年。普通人去了便是去了,大多都是一寸黄土掩埋一寸枯骨。即使当时如何敬佩,如何推崇,到头来都白给了时间,缓慢的沉寂在时间的长河中成为化石。

苏凤凰看着那个一瞬间老下来的背影,说不心酸那是假的。当初就是这个老人把自己带进公司,是这个老人悉心培养,最后又是这个老人力排众议把自己提拔上位。再不懂得回报,不懂得感恩,怕是连畜生都不如了。

多年之前世人看我,有我,没我。多年之后我看世人,有人,无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