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帝女欢》帝女欢 为父侍寝夜 出柜 帝女欢SM

更新时间:2020-03-24 12:10:14

《帝女欢》帝女欢 为父侍寝夜 出柜 帝女欢SM 连载中

《帝女欢》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夏东风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福全家,向侍卫

新书《帝女欢》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夏东风,主角福全家,向侍卫,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正同仇敌忾,有妇人嚎啕痛哭,哭声凄切,又捶胸拍地: “我儿,我的儿苦命!” 有人认出了:“是春梅嫂。” 众人大多不欲理,也有气盛...展开

《帝女欢》免费试读

正同仇敌忾,有妇人嚎啕痛哭,哭声凄切,又捶胸拍地:

“我儿,我的儿苦命!”

有人认出了:“是春梅嫂。”

众人大多不欲理,也有气盛者厌烦嚷嚷:

“春梅,你素日撒泼卖疯惯了,可这会子是国事,你该长心收敛收敛。”

又有人义正辞严:“春梅嫂,你那暴炭火脾气早该收了,收不了,也自寻个安静处闹闹,大家伙儿在商量正经事,没空与你扯闲篇。”

“不是,不是乱闹……”春梅嫂气堵喉噎,哽咽着摇首:

“害人精!岳国公主是害人精!我家五儿被她祸害死了!”

听着与顾昭和有干系,众人忙起了精神,左挤右推的涌到春梅嫂跟前:

“五儿,五儿是个好的……”

左领右舍都唏嘘:

“是是,长得也精神,没病没灾的,怎突然丢下她爹娘,去了?!”

“嘘嘘,没听着春梅嫂说话,是被那公主害惨了……”

庄先生听着,摸不着头脑了,向侍卫头领看去,也是一般混沌茫然。

怪了,他心道,他怎不知还有这桩桩事,想来是上头人另有安排。

于是赶上前去,向着春梅嫂劝道:

“夫人,你有何冤屈?也与我们说说,纵不敢说惩凶除恶,好歹也能匡扶正义,也慰了令爱在天之灵。”

于是众人纷纷劝,好说歹说将春梅嫂劝止了,只抽噎着道:

“方才那公主打发人来了,说是五儿偷了公主镯子,被抓现行,活活打死了,假兮兮,假兮兮地送来了十两烧埋银子,一套新衣服做妆裹,来龙去脉,半字不提,就这般糊弄过作数……五儿,我五儿可怜!”

不知情的人犹豫道:“虽说可怜,可往公主身上偷去,也是天雷胆子。”

春梅嫂狠声道:“你们倒真信了那连篇鬼话?那是五儿!我五儿是个什么品德秉性,我说了不算。”她侧头,泪眼花花地:

“宋大娘,福全家的,你们是好邻居,多疼疼我们娘俩,也评个公道?”

宋大娘见众人目光刷刷地看来,何曾见过这般阵仗,有些慌,可想着她是被点名的,是中心,忙又挺着腰板儿,絮絮道:

“若说旁人偷摸我信,可那五儿怕是真受冤枉了,那姑娘,最最的清白……”

“是。”福全家的也忙接口:

“五儿前些月拾了一大包银子,白花花,沉甸甸的,拿去一称量,娘啊,足足五十多两!够几年吃穿了!”她咂舌道:

“那丫头倒半个铜子都不昧,工也没上,守了两日夜,可等到失主,人家谢她,取了二两作辛苦钱,论情理,该她得的,她要了又如何,可她又推了。”福全家的一面说,一面摇首可惜:“你们说,这样个痴丫头,又端正,如何会偷鸡摸狗的下作?”

春梅嫂听着,又捶胸顿足地流泪:

“先前我还道我儿有福,被选了驿站伺候,只消忙累个十二十日,二十两雪花银!大户人家的大丫头辛苦两年,也不过是这数,哪寻这般好的差事?!我只道啊,我那丫头子有福,一步登天,日后说人家,也是在贵人跟前学过规矩的,也有脸面,谁晓得,谁晓得……”

她哭得眼昏脑花,坐也坐不住:

“我还做白日梦呢,想着五儿若得公主亲眼……罢了罢了,前事提着痛伤心,那公主,歹毒!绝了我儿性命不说,连名声也坏了,我儿到阴曹地府去了,指不定还被戳脊梁骨,瞧瞧,你们瞧瞧,她坏不坏?狠不狠?!”

庄先生瞧着这春梅嫂哭得眼肿脸红的,也假模假样地唏嘘:

“可怜天下父母心,我陈国上下仁义礼,连着陛下娘娘都宽柔待下,何曾有过这样事……哎,白发人送黑发人,怎不伤心?”

春梅嫂更泪如雨了,向着庄先生道:

“小妇人那口子是个不理事的浑人,现在还醉仰着发散酒气,小妇人没得靠的,只求先生能让五儿清白。”

庄先生正要摆正色,又有妇人从城门口进来,也是一并哭嚎哀戚:

“我儿,我儿!”

不免有人咕哝:“是个什么日子,坏事成堆的。”

那妇人挽了袖子抹泪,面容并不清,走近了人一看:“嗬!豆腐西施新玉!”

这新玉,孀居寡妇,因着以豆腐为营生,得了个“西施”美名,这名头落她头上倒不虚枉,容貌秀美,如今四十了,瞧着二十冒头,惹人痴心。

她早年得一女采璇,容貌更胜其母,又风流身段,周遭青俊都遐思遥爱,听着采璇有事,不免急着探情形:

“夫人,夫人,妹妹还好?”

“呸!谁给你这脸子赶上攀上认妹妹,平白坏了采璇姑娘名节。”先开口的男子被扯发撕衣,打到外头去了,剩下的男子不伦不类作揖:

“夫人,采璇姑娘若有难处,能用上小子的,尽管开口,但开口,万死不辞。”

新玉瞪眼垂泪,哑着嗓子道:“莫帮了,你们帮不了,要华佗扁鹊在世,不然,我儿废矣!”

众人齐大惊:“这又是哪来的事?”

又有人想着:“那采璇,仿佛是与五儿一道,被选了驿站服侍的。”

忙拉了新玉细问:“又是那公主?”

新玉怆然道:“不是她,还有何人这般手辣心狠?昨个采璇她爹忌辰,她早应了我要一道祭拜的,可等来等去,都不见个影儿,我惊奇呢,想着城外驿站不远,便自个瞧瞧是个什么情形,谁知,谁知……”她捂面,再说不出口了。

“夫人,您倒是详说啊!”青年个个急慌了,只好催她促她。

新玉涕泗横流:

“我也不知道更细的,托人打听,只说采璇不知怎的,得罪了那昭和公主,被断了腕,柴房里关着,还不许看医……”她唇齿直颤,话也说不明白了,只抹泪骂道:“毒妇,该穿肠烂肚的毒妇!”

“吓!可不是毁了好女儿一生!”众人都惊道。

青年才俊们更是义愤填膺,你一句我一句:

“遍寻天下,也没得这般黑心肠的,该死该死!”

“就算采璇错了事,打骂两下,至多撵出去得了,好生阴毒。”

“我们去!我们去!去为采璇五儿两位姑娘讨说法!”

《帝女欢》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