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绝代倒爷》时空倒爷的民国奋斗 小攻 绝代倒爷网盘

更新时间:2020-03-23 16:05:25

《绝代倒爷》时空倒爷的民国奋斗 小攻 绝代倒爷网盘 连载中

《绝代倒爷》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跛足小蚂蚁分类:历史主角:马毅,武大郎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跛足小蚂蚁原创的历史小说《绝代倒爷》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马毅,武大郎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潘金莲傻了,她是被吓傻的,神情呆滞,不见人还好,见了人就说是鬼,蜷缩在角落里,捂着脸不敢看,大呼小叫。 但奇怪的是,她唯独不怕武...展开

《绝代倒爷》免费试读

潘金莲傻了,她是被吓傻的,神情呆滞,不见人还好,见了人就说是鬼,蜷缩在角落里,捂着脸不敢看,大呼小叫。

但奇怪的是,她唯独不怕武大郎。

武大郎走出去,关上房门。

“哥,嫂子咋样啦?”武松问道。

“还那样。”武大郎说。

“看过郎中没有?”武松又问。

“看过了。”武大郎说。

“还能治好吗?”武松再问。

武大郎凄然的摇了摇头。

武松说:“大哥,你还打算和她过啊?我看休了得了。”

现在潘金莲和西门庆的奸情已不是秘密,闹得满城风雨,几乎尽人皆知,连武松都跟着丢人现眼。

武大郎伤感的说:“她都这样了,我能怎么办?还能扫地出门啊?那也太没良心了。”

美女总能遇上好心人,如果潘金莲是恐龙女,武大郎未必这么好心。

武松来气,心里堵得慌,压抑着自己,苦着脸,难以接受的说:“大哥,她都那样了,你为什么……哎!”

武松急的直跺脚,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武大郎说:“这也挺好,她现在落得这步田地,我就安心了。”

他是该安心,因为潘金莲再也不会偷男人了。

“哎”武松唯有叹气,还能说什么?但他咽不下这口气,狗曰的西门庆,竟欺负到他哥头上,是可忍孰不可忍。

武松叫上马毅往外走,到了外面,对马毅说,“马哥,我这就去灭西门庆满门,杀他个鸡犬不留,我大哥就托付给你了,你帮我照顾他,兄弟谢谢你了。”

他说完就拱手要跪拜,马毅忙扶住他,“小武,你别冲动,犯不上和西门庆这鸟人兑命,都交给我了,我帮你治他。杀人有什么意思,我要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定给你出这口气。”

武松皱着眉头,说:“马哥,你帮我太多了,我真不好意思再麻烦你。”

马毅厉声道:“说什么呢?你这是没拿我当兄弟,咱是哥们儿,你大哥就是我大哥,现在咱大哥受了欺负,我责无旁贷,必须出手,这你还用和我客气吗?”

马毅是真够意思,武松深受感动。

西门庆在阳谷,树大根深,要扳倒他,可不容易,绝非一朝一夕可成,需从长计议。

阳谷县上最大的药铺——四泉堂,那就是西门庆的产业,卖药是真赚钱,除了劫道就是卖药,顾客还不能还价,说多少是多少,只要心够黑,想不发财都难。

西门庆原本只是个破落户,开上药铺之后,没几年就大发特发,发的一塌糊涂,钱都赚海了。

他这铺名起得也好,“四泉”谐音“四全”,哪四全呢?财是必须的,另外还有福、禄、寿。

西门庆开了这家西泉堂,故而人称西门四泉。

他主营药业,另外还涉猎很多行业,青楼、妓院、赌坊、钱庄、绸缎庄、米铺等等等。

西门庆发达之后,还一个劲儿的购置房产和田地,城西有个大西庄,那是西门庆的老家。

庄上的土地几乎都被西门庆买下了,出了庄子,无论往哪个方向走,直到走累了,左右一看,那还是西门庆的地,就是多,多到超乎想象。

马毅要收拾西门庆,想从药业下手,西门庆不是以药起家吗?马毅就要在这上,将他打垮。

怎么打?

当然是用钱砸。

这是在上午,马毅溜溜达达逛街,想找个风水宝地开药铺,人走运,干什么都顺,当马毅途经中央大街之时,发现有个大药铺正在往外兑,门上贴着告示。

更巧的是,西门庆的四泉堂就在对面。和西门庆打对台,这简直是绝佳之所。

马毅看过告示,要去找卖主谈价钱,打听着找来找去,忽的来尿了,这是在街上,也没法放水。

马毅抬眼一看,那边有片林子,正好撒尿。

他快步走进林中,解裤带的工夫,无意间发现,那边有个汉子要上吊,脑袋已经挂上去了,就差蹬石头了。

“哎!干啥呢!”马毅顾不得撒尿,就往那边直跑,裤子都跑掉了,赶紧提上,提着裤子跑。

那汉子一心求死,见来了管闲事的,忙蹬开石头,这可就吊上了,顿时手刨脚蹬,也不知他是不是后悔了,想下来,但已经下不来了。

马毅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来到树下,“我说你怎么还把石头蹬了。”

马毅说着,抱住他的双腿,使劲往下拽,想把他拽下来,但绳环套着脖子呢,他下不来呀,越拽,勒得越紧。

那汉子都已经翻白眼抽搐了,眼瞅就要死,但命不该绝,阎王爷不收。

“咔嚓”一声,挂绳环的树枝折断了,那汉子摔下来,正压在马毅身上,将他压倒在地,摔得生疼。

“哎我说,你可真行,你还压我,这把我给摔得,可要了亲命了。”马毅埋怨着爬起来,这一折腾,尿也没了。

那汉子躺在地上,好半天才缓过来。

马毅见他相貌堂堂,是个青年,岁数不大,能有二十五?也就那么样吧。

“兄弟,这是为什么呀?能和我说说吗?”马毅问道。

青年坐起来,痴痴呆呆的,都没有精神头儿了,耷拉着脑袋,不说话。

“靠,闹了归齐,是个哑巴,你是全哑,还是半哑,能不能听见我说话?”马毅问道。

青年还是不语。

马毅哈腰,拍拍他的肩头,青年抬眼,双目无神的看向他,马毅用手比划着,“我说!你能不能听见我说话?”

青年终于开口了,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淡淡的说:“大哥,我谢谢你,你走吧。”

“哎呀,原来你不哑,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马毅蹲到他面前,又说:“到底因为什么呀?”

“别问了,你走吧。”青年说。

“我走了你怎么办?还上吊啊?”马毅说。

青年不语。

“哎……”马毅长叹一声,坐地上了,凄然道:“老弟,实不相瞒,我也是来上吊的,你没看吗,裤带都解开了,我刚要吊,就看见你了。”

青年一看他的裤腰,裤带果然解开了,愣愣的说:“大哥,原来你也是来寻短见的?”

他说话斯斯文文,像个秀才,马毅还挺喜欢他这种性格的人,也装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凄然点点头。

“大哥,你这又是为什么呀?”青年说。

“哎……”马毅叹一声道,“一言难尽,不提也罢,我这心里都装不开了,抓心挠肝的,也没人说去,遇上你正好,我就和你念叨念叨。”

青年听着。

马毅又说:“我这还有点钱,都要死了,留它也没用,要不咱去喝点酒吧,这就算是壮行酒了,喝好了之后,咱哥儿俩手拉手一起来上吊,你看如何?”

青年一掏兜,掏出个钱袋子来,撑开口,倒出十几个铜钱,里面可就空了。

他把钱递过来,说:“大哥,我这还有几个钱,你都拿去吧。”

马毅说:“行,你有就别花我的了。”抓过他手里的钱,拉他去喝酒。

青年走路一瘸一拐,却不像是瘸子,马毅说:“你这腿怎么了,有伤啊?”

这话可勾起青年的伤心事了,他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到了饭店,店伙迎上前,冲青年招呼道:“蒋掌故,今天想吃点什么?新到的鲤鱼,五斤多一条,又大又鲜,要不要来一条?”

原来这青年姓蒋,还是个掌故。

青年尴尬一笑,说不要了。他这十几个钱,也吃不起鲤鱼。

马毅道:“小二哥,你认识他?”

店伙一愣,点点头,说:“认识啊,这是竹山堂的蒋掌故,我们的老客儿。”

竹山堂!这不就是我要兑的那家药铺吗?怎么掌柜的要上吊呢?

哦,我明白了,这是欠下外债,活不起了,所以要寻短见。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马毅心里有数了,他让青年到包厢里等着,说要去方便方便,等青年进了包厢,他拿出一块碎银,塞给店伙,要打听青年的情况。

店伙拿了钱,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番说,马毅了解到不少情况。

原来这青年叫蒋竹山,是个郎中,前些时倒插门,入赘到一个寡妇家。

那寡妇姓李,叫李瓶儿。是个富婆,挺有钱的。她出资,开了家药铺给蒋竹山经营。

店伙还听说,蒋竹山前些天摊上官司了,欠债不还,挨了大老爷几十板子。

原来他腿上的伤,是板子打的。

店伙知道的情况不多,就这么些,全都说了。

马毅对蒋竹山有了初步的了解,往包厢去,边走边寻思。

李瓶儿?这名字真熟悉,她是谁呢?就在脑袋边上,瞪眼想不起来。

等到了包厢外,马毅忽的想起来了。

哎呀,我想起来了,《金*梅》里就有她,我看过这小电影,还好几集呢,是十集还是八集,记不清了。

这里面有三大女主角,她们是潘金莲、李瓶儿,还有庞春梅。这三个表子都是西门庆的女人,其中潘金莲是杨思敏演的。

这姐姐号称亚洲第一美胸,胸型是真不错,饱满而丰腴,至于手感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