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仙夫妖娆:帝君乖乖》东华上仙和东华帝君 小说在线试读 仙夫妖娆:帝君乖乖出柜

更新时间:2020-03-21 00:08:38

《仙夫妖娆:帝君乖乖》东华上仙和东华帝君 小说在线试读 仙夫妖娆:帝君乖乖出柜 连载中

《仙夫妖娆:帝君乖乖》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长江滚滚分类:玄幻言情主角:罗钰,黄毛

独家完整版小说《仙夫妖娆:帝君乖乖》是长江滚滚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罗钰,黄毛,书中主要讲述了: “凰栩栩!太阳都晒屁股啦,还不起?需要本大小姐亲自去扶你吗?!”清晨,洪亮如钟的声音在院中回荡。 老旧的房门前,着装甚是新丽光艳...展开

《仙夫妖娆:帝君乖乖》免费试读

“凰栩栩!太阳都晒屁股啦,还不起?需要本大小姐亲自去扶你吗?!”清晨,洪亮如钟的声音在院中回荡。

老旧的房门前,着装甚是新丽光艳的红衣女子在喊了方才的话后,见屋内仍无丝毫动静,柳眉欢悦地挑了挑,抱起双臂,一脚蹿在了褪色的赤木门上。

老旧的木板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屋内,床上,凰栩栩本能地打了个哆嗦,怵了好久的劲,方睁开沉重得厉害的眼皮,沙哑着嗓子回复:“老身……老身起来啦!”

门前的女子听到沧桑的老人声音,不舒服地皱起了眉头,扭头转身离开,嘴中念念有词地抱怨:“也不知道我罗钰哪里得罪了尊上,让尊上只命我每天来督促她,真真倒了万年的霉!尊上也真是的,明知道她都快老死了,根本不可能修炼成仙,还不把她赶出修仙殿,这是要我们全体弟子给她立墓悼哀的节奏吗?”

察觉到师姐罗钰走远,凰栩栩这才缓缓从床上爬起,可以清晰地听到全身疏松的骨头都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抗议。随着年龄愈来愈大,身体也愈来愈差,不过起个床,都要使足全身的力气,花费好半天的时间。

好不容易下了床,又差些闪了腰。最后,凰栩栩气喘吁吁地坐在镜子前,开始梳理满头雪白的苍发。手上的关节因为年迈已然不灵活,拿梳子都拿不稳,不得不放弃梭子,使用法力将白丝草草定型,再插上簪子。簪子是紫玄色的轩辕玉雕刻所成,一百年前她步入修仙之道时,尊上送她的。因它是个吉利的宝物,她便一直戴着。

望着镜子里,自己这满脸堆了一层又一层的褶子,凰栩栩习惯性地感慨自己寿命几何为终。

别的修仙者修仙可增寿命保青Chun,偏偏她只增加了寿命,如今一副随时会老死的模样,倒不如早些寿终。自然,这种念头她只是从脑中掠一下,作为修仙者,她理所当然地希望能够在某日得道升仙,若是在修仙的途中老死,便永不可能成仙了。

可是,怎么看自己这副不济到极点的老人身子骨,都难以撑到成仙的时候。她便只能抱着多活一日是一日的想法,安心地度日。

一切打理妥当后,凰栩栩拿起门边的拐杖,颤颤晃晃地出了门。

院落摆设没有变动,院中心的那座假山依旧高耸入云,沿着山岩往上仰视,可见变化神奇的七彩祥云,红日精神抖擞地挂在东方山头。

忽有赤红如火的枫叶从眼前划过,凰栩栩这才意识到季节已是深秋,习惯了的老人特有的浑浊视线移向院中的几棵枯叶飞舞中的参天大树,老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她明明记得上一次醒来还是Chun天,满眼的百花争胜,蝶舞蜂飞。

掐手指算了下时间,原来,她不知不觉竟睡了两年零两个季头。

今个是神历盘古昆乙年,后土大神宣读可位列仙班的修仙者名单的日子。升仙殿上,迎接诸神的宴会此刻应该已经开始了。

自然,这五百年一次的宣读修仙者位列仙班的大事,与凰栩栩这个修仙时间尚不到两百年的人无甚关系。只是出于规矩,但凡有神到来,所有修仙弟子必须前去迎接,她需得打这一趟酱油。

自三万年前,九天之巅的盘古神尊为促进地界与天界的交流,颁下了凡人可通过修炼之道,飞升天上成仙成神,名单由天界天君与神界神尊商定的规则。人间千年间便涌出了诸多修仙修真的门派。其中,以居于苍梧山的昆仑虚名声最盛。名声次之,修仙者都能叫得出名字的,还有穷奇山的剑宗门,琅琊山的琅琊门,青丘的极渊派,蜀山的蜀山派。再名声次之的,只有部分修仙者能叫得出名字的,如琴虫山的琴弦派,禹积谷的风鹤派。

凰栩栩所在的门派是诸多修仙修真门派中名声最盛的昆仑虚,位于九州东方的苍梧山脉。

昆仑虚共有七七四十九个殿,占据着苍梧山脉的各个山间,名号各领风骚,很是难记。凰栩栩虽已经来到这里一百多年了,却也只记得十来个殿的名字,又因年迈,记忆力下降得厉害,如今她便只记得,亲自收她为弟子的尊上所住的昆仑殿,她与众师兄师姐师弟师姐居住的赤和殿,以及每五百年举办一次的迎接远古大神的盛宴的升仙殿。这升仙殿,她只是听过,尚没去过,只晓得它坐落在苍梧山脉西边临近西海的山头。

师姐罗钰来叫她后,便没了踪影,想必是匆匆赶往了升仙殿,需得追上罗钰,好让她带个路,否则以她这不堪的记忆和天生的路痴脑袋,怕是要迷路。

什么法术可以追踪人来着?

凰栩栩踱了会步子,缓缓念:“气息追踪术!”

万物皆有气息,且物有万象,气息自然万般各不同。此法术便是利用了这点,既快捷又方便,最好的是不需要多大的法力就可以轻松使出。

虽因梳妆穿衣耽误了些时间,但以罗钰御剑的速度,此刻尚不足以飞出气息追踪术的范围。

凰栩栩静心打坐了会,待追踪到罗钰的气息所形成的身影时,她便连忙拔下发髻上的紫龙玉簪子,抛向空中。

一道紫色玄光之后,抛出去的簪子便化作了紫色的玉剑。剑型与尊上所佩戴的昆仑剑很是相像。凰栩栩一直不明白二者的关系,后暗暗猜想,做簪子的紫龙玉,不会就是昆仑剑以前佩戴的轩辕珠吧。因为当尊上把簪子送给她时,昆仑剑上一直形影不离的佩饰轩辕珠也不翼而飞。

尊上解释说,“那珠子色泽太难看,扔了。”想到簪子与轩辕珠是同一个色泽,她以为尊上把色泽难看的簪子送给她是暗喻着她丑,难过了好些年。直到学习御剑术和变化术相结合的法术时,看着簪子总是在她无意识的法术下,变化成昆仑剑时,她才有了后来的猜想,方开朗起来,于是给簪子变化的剑取名为辕珠剑。

师姐师妹们因她总是无意识地把簪子变成昆仑剑的模样,一度狠狠地嘲笑了她,说不要脸思慕尊上的有,说能力弱就只会变这一样东西的有。

被他人嘲笑能力,因事实如此,她难过也得咬牙承受。但被他人嘲笑她思慕尊上,有辱了尊上的名声,让她忍无可忍。她曾一度因辩解而面红脖子粗,尊上一句“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令她瞬间领悟了看淡红尘的释然止境。无论什么舆论,徒劳的解释只会越描越黑,不予理会,它总会不攻自破。如此,她学到了为人也好为仙也好最重要的一课。

那些都是年轻时的事了,如今回想起来,竟觉得很是趣味。

凰栩栩蜡黄的老脸上露出了哭笑难辨的表情。

苍梧山上,以枫树居多,古青树、香樟树,桃树、梨树等夹杂其中,且树龄大都超过千年,据说有的树成了精又成了妖最后直接上天成仙,便是借助了昆仑虚的修仙之气。苍梧山因着险峻无比的山势,又有祥云仙气缭绕,且汇聚着各种奇珍树木,一年四季颜色交替变化,风景幻化如画,且每个季节甚至每个月景色都有丰富的不同,实乃奇景。

凰栩栩盘腿坐在辕珠剑上,飞行于苍梧山脉上方的云雾中,一边赏着百看不厌的苍梧山之境,一边依着追踪术追踪到的气息,快速追寻着师姐罗钰。忽然,一道冷飕飕的气流划过鼻尖,凰栩栩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这一哆嗦不要紧,要命的是,座下的辕珠剑也随着她打了一个哆嗦,然后携着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哗啦啦地往下掉。

毕竟一大把年纪了,凰栩栩早已习惯诸多的突发变故。于是从三千米的高处掉下来的过程中,她表现得很是冷静,冷静得忘了挣扎忘了喊救命。

屁股扑通落地的时候,她瞪大了眼珠子,嘴巴微微张开。

奇怪,竟然一点也不疼,难道她的修为已经达到无知无痛这等境界了?不对,屁股下有个东西,软软的,还在蠕动。她好像……压到什么东西了!

凰栩栩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扶着拐杖,慢悠悠地起身。屁股下那软绵绵的东西显然已经不耐烦地火了,突然变得滚烫,凰栩栩被烫着了,本能地猛然反弹似的跳起,然后一屁股跌在旁边。待从惊慌中回过神,她终于看清了被自己压着了的东西。竟……竟是个一大块四四方方的海绵!还是黄颜色的!

海绵像虫一样蠕动,像是要逃走的样子,只是走(爬)得很是慢,比凰栩栩这个老人家走路还慢。

凰栩栩虽一直觉得自己年事高见识广,如今还是被这个有生命的海绵吓着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她鼓起勇气问:“你……你这是要去哪里?如果不嫌弃,老身可以带你去。”

海绵停了下来,好似回头般扭着身子看了看凰栩栩,“老身?”它竟开口说话了,而且还是女子的声音,空旷如佛音,“在本上神面前,一个不过刚满三百岁的黄毛小丫头竟敢称呼自己老身?”

凰栩栩一双老眼眨了眨,再次为世间的神奇之事所叹服。

刚满三百岁?她困惑了,可她记得自己只有一百多岁啊。难道她的记忆力已经下降到记不清自己的年纪了?

黄毛小丫头?嗯,看来海绵精当是个瞎子。

至于称呼自己老身这事,她只是习惯罢了。从一百一十年前,这副身子骨一夜之间变成白发苍苍的老人后,她为了让别人知道她已经接受了身体变老这个事实,便在晚辈之间这么称呼自己,后来称呼得顺嘴了,索性在平辈之间也这么称谓自己。因着这副苍老的容貌,也没什么人觉得不妥。怎么如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