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龙圣战》龙胜站 玻璃 龙圣战YD

更新时间:2020-01-09 08:05:06

《龙圣战》龙胜站 玻璃 龙圣战YD 连载中

《龙圣战》

来源:作者:混油小BJ分类:玄幻主角:敬爷,陈风

混油小BJ新书《龙圣战》由混油小BJ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敬爷,陈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吼”一声嚎叫划破天际,魍魉出来了。敬爷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的确,在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难免会有点震悚,敬爷握紧了手中的赤烈剑,好...展开

《龙圣战》免费试读

“吼”一声嚎叫划破天际,魍魉出来了。敬爷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的确,在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难免会有点震悚,敬爷握紧了手中的赤烈剑,好歹也是“冰烈”九阶的贵族,见过那么多的战斗场面,身经百战,这样的实战经验和心理素质怎么能没有?

“兵魂·赤龙拔地”一条赤色之龙腾空而起,口中喷射着熊熊火焰,魍魉一点慌张的神情也没有,依旧还带着懒惰的神情,也不管那团火焰的袭击,只是随意挪动了一下尾巴,就把那团火焰扑灭了,“看来幻术攻击不起作用啊!只能采取近身了。”敬爷说道。“不行,这样太危险了。”陈风正想阻止敬爷这样做,却被其一口回绝,“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敬爷迈开步子,向着魍魉冲去,敬爷也算是孤注一掷了,一手按住魍魉的尾巴,一个侧翻架在魍魉的尾巴上,魍魉显然是恼火了,把尾巴一翘。谁知敬爷在空中做了一个后空翻,跳到了魍魉的脊背之上,敬爷反手握剑,将赤烈剑插进了魍魉的背部,可魍魉少说修炼了千万年,即使是赤烈剑也只能伤其体肤而已。“吼”又是一声整天的咆哮,敬爷战不稳脚步,从魍魉背部跌落下来,敬爷急中生智,一个后翻,换脚在上,勾住了魍魉的背,虽然敬爷人过中年,但这种腰力怎么会没有,敬爷笑了笑,说:“看来我真是宝刀未老。”敬爷用手抵住赤烈剑,默念道:“兵魂·龙形换影”,“刷!”敬爷从魍魉的背部转移到了它的尖耳上,敬爷一手按住魍魉的尖耳,一手握住赤烈剑刺了进去,鲜红的血从魍魉的耳内喷涌而出,毕竟是其弱点,自然容易击破。“吼”魍魉因为受了伤而开始发狂,到处乱撞,撞倒了不少的树木,差点把城墙毁于一旦,敬爷早已使用龙形换影躲到一旁安全的地方去了,魍魉最终倒在了地上,眼中的红光也终于逐渐黯淡了下去。

龙若看到这时,全身绷得像一根针,也终于才松了一口气。

敬爷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慢慢地走向魍魉,意图去察看他的尸体。

【真龙战规第3条:击杀敌人后必须要察看其尸体,预防敌人“假死”状态】

“没想到那么容易就把一只魍魉解决了。”敬爷面带笑容地扭过头对陈风说。龙若正想提醒敬爷,又突然想起这只是历史,自己也只是充当一个观众而已。果真,一切都来不及了。魍魉的眼睛突然睁开,红光再次闪烁了起来,而且比刚才还要鲜红,红得发黑。魍魉的身体发生了波状的变化,龙若眯起眼睛想要看得更清楚。没错,魍魉的身体长出了侧翼和尾翼!魍魉嘶叫着往前跳了一步,尾巴一甩,敬爷整个人被甩飞到了一边,敬爷在空中翻腾了几圈,跌回到地上,喷出几口鲜血,就像被遗弃的破旧娃娃被扔到一边。陈风连忙跑过去扶起敬爷,的确,实力悬殊太大了,而且不难看出,魍魉无非只是在和敬爷闹着玩。陈风叹了口气,说:“一只千万年的魍魉,哪能那么容易就被击杀呢?”敬爷坐了起来,运出一阵红色的罡气包围全身,运功疗伤。

魍魉抖落了身上的灰尘,耳朵上的伤口很快痊愈了,并包裹了一层玄铁,陈风看了看,说:“龙是最难对付的,现在魍魉的弱点本应该是他未完全进化成龙形的耳朵,眼睛和头颅,而先前敬爷你的一击,使他的耳朵也进化了,现在只有他的眼睛和头颅才是死穴了,要想打败他必须从这些地方下手。”敬爷擦去了嘴角的血渍,道:“我明白了。”

“兵魂·龙魂附体”一道赤红之气钻进了敬爷的身体,敬爷的瞳孔的颜色突然转化为深红色,身上的青筋暴起,脸涨得通红,肌肉涨破了衣服,浑身散发出一阵血腥之气。陈风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好家伙,兵魂附体虽然能在短时间内增强很大的力量,敏捷和内力等,但对身体可是会造成重创。陈风随即莞尔一笑,说:“敬爷,竟然你那么拼命,老子也来帮帮你!”说罢,陈风用手抵住两肩,陈风身后闪出黑色的光,敬爷被刺眼的光芒蒙蔽了视觉,待到能看清东西后,只见陈风手拿一把长柄镰刀,镰刀手柄底部镶有黄灵宝石,围绕炳尾,共五颗,手柄通体黑色,但却发出宝石一般的黑光,镰刀的形状由宽至窄,为透光的白色,刀身上刻有一个骇人的银字——“阎”

凡乾坤魔神阎仙圣,这是一把阶级排名第三的兵器。

“什么时候镰刀也变成‘阎’器了?”敬爷看着陈风手中的镰刀,眼中的血色更加浓烈。“还记得几十年前的那场圣战吗?许多神兵掉落到了凡界,为啥老子不能有一把?”陈风挑了挑眉,“这把月牙镰可是辅助类武器的极品。”陈风举起月牙镰,口中念念有词:“月牙,敏,力,法。”三道金黄的光环围绕敬爷的全身。尽管敬爷兵魂附体后已经感觉自身的力量增强了许多,但现在更清晰地有无数的内力滔滔不绝地流入自己体内。

“爽爆了!”敬爷大吼一声,两眼发出血红的光芒,吐出一大口气。敬爷反手一扭赤烈剑,眼中闪过一丝锐气,充满杀戮的欲望。敬爷一跃而起,脚下带起一阵旋风,地面因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压力而碎裂成一块一块,陈风压下被旋风拂起的头发,叹道:“好强的斗气!”敬爷只感到身体轻如鸿毛,敏捷的加成实在太高了,“兵魂·龙形换影”敬爷一闪,转移到魍魉的身后,对准魍魉脚后跟的一块空地,将赤烈剑插了进去,敬爷一握赤烈剑的手柄,绕剑一个侧翻,带起一道旋流,敬爷一手撑地,一手顶天,随着那道旋流,身体旋转往上升。陈风愣了一下,敬爷是在没有使用任何幻术的情况下,以自身力量飞升的。敬爷眼里闪过一丝红光,身体奇迹般停在空中,“兵魂·赤龙拔地!”一条赤色之龙翻腾着冲向魍魉的死穴——眼睛,但这种攻击在魍魉眼里实在不足一提,一声嚎叫,赤龙便烟消雾散。但敬爷也不会做无意义的攻击,一切都只是障眼法,敬爷早就转移到了魍魉的上方,一个侧旋,身体开始下坠,刚好以惯性到达魍魉的眼睛部位,以旋转的最大力度集中在脚步,砸向魍魉的眼睛,借着一股反弹之力,敬爷又迅速将重心旋转到另外一只脚,再重重地砸向魍魉的眼睛,整个过程完成的时间不足一秒,接下来的每一脚都要更用力,在力量辅助下,这样的每一脚都非同小可,魍魉也痛得连声哀鸣。敬爷一个后空翻,曲起双腿,关节用力,使膝盖集中了巨大的力量,击向魍魉的眼睛。魍魉闭上血红的眼睛,开始往后倒退,却撞到了插在后方的赤烈剑,重心的偏移使魍魉倾倒。龙若在观看到整个过程时,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惊险的战斗场面。

魍魉的侧翼条件反射般打开,让身体重新保持了平衡。一道黑气波从魍魉口中喷出,敬爷被击中,从半空跌落下来,身上的辅助光环消失了,就连兵魂附体也失效了,而魍魉现在才是第一次的攻击。敬爷吐出几口鲜血,魍魉向敬爷逼近。敬爷只觉得脑袋嗡嗡地在响,却什么也想不到也听不到。难道真的连国家都还没有建立,就要命丧于此?

一道绿光一闪,陈风自然地望着绿光的行径,刚好击中了魍魉的眼睛。陈风愣了愣,乍一看,不远处一个线条丰满的妙龄女子手中握住一把刚劲有寸,线条分割完美的宽刃剑,只是剑的等级只是处于第二阶级的“乾”而已。旁边是气喘吁吁的小五。陈风莞尔一笑,是救兵到了。敬爷吃力地抬高头,直到望到龙须的身影,才放心地倒地不起。“总算是赶上了,”龙须用衣袖擦了擦脖子上的汗,“陈风前辈,你先去看看敬爷的伤势如何,这里就交给我吧!”

魍魉的眼睛已经被敬爷的攻击造成了重创,恐怕连攻击其他地方也能造成魍魉的窘迫。龙须奶奶是一个天才修炼者,尽管在几百年前,龙须的等级也就和敬爷不相上下。陈风扶起敬爷,为其输入内力疗伤。龙须望了望眼前的庞然大物,毫无惧怕的意思,只是魍魉的头似乎冒出了两块坚硬的白色的钢状物,魍魉的触角长了出来,魍魉一展开侧翼,侧翼也长到了可包裹全身的尺度,这是魍魉的第二次进化了。龙须做好了迎战的姿势,难以置信的是,龙须竟然用这样一把“乾”器苍龙剑去抵抗千万年魍魉。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打破了龙若的猜疑。

一阵风刮过,树叶飘落,褶皱的叶纹杂乱无章,那是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就像这场实力悬殊的战斗一样。敬爷由于陈风的治疗,已经苏醒过来,和陈风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观看这场战斗。龙须皱了皱眉,苍龙剑尖上露出了尖锐的锋芒。陈风顿了顿,喃喃道:“这是剑气?!”陈风实在不敢相信,像这样一把“干”器能修炼出剑气,同时也对龙须的实力判断有所保留。

“兵魂·临龙在天”一条白龙从苍龙剑尖上飞出,盘绕着龙须的全身,龙须闭上眼,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将苍龙剑逐渐平放到胸前,上下呈波状地抖动着剑,白龙也翻腾着盘旋起来,却始终没离开龙须的身体。龙须的眼睛一瞬即开,右脚往前一踏,左手抵住右手腕,身体往后一倾,改为重心在前,又将苍龙剑对准魍魉一指,白龙离开了龙须的身体,向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