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娇妻难宠:狂妃纨绔》第一宠婚 纨绔娇妻 HE 娇妻难宠:狂妃纨绔直人

更新时间:2020-01-08 16:03:09

《娇妻难宠:狂妃纨绔》第一宠婚 纨绔娇妻 HE 娇妻难宠:狂妃纨绔直人 已完结

《娇妻难宠:狂妃纨绔》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帝卿卿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容溪,薛家

帝卿卿新书《娇妻难宠:狂妃纨绔》由帝卿卿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容溪,薛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在容溪心中,这个莫名被他救了的女人不仅是个花痴,还是个大麻烦。 他从她身上一扫而过,甚至不愿过多的在她身上停留。 容溪的目光最终...展开

《娇妻难宠:狂妃纨绔》免费试读

在容溪心中,这个莫名被他救了的女人不仅是个花痴,还是个大麻烦。

他从她身上一扫而过,甚至不愿过多的在她身上停留。

容溪的目光最终停驻在庙外一顶青衣小轿子上面。

不仅容溪注意到了这轿子的存在,连身后的涑玉卿也看到了。

那是一顶极为普通的轿子,青色的缎面包裹着外层,轿子四角垂挂着的同色的流苏,随风舞动。轿外垂手立着四个轿夫,皆是三阶灵者。

“这轿内坐着何人?”容溪指着那顶青衣小轿,问那位侍者。

那侍者转头撇了那轿子一眼,随后一直滴溜溜的在容溪身上打转,他附在容溪耳边小声道:“小少爷,这是大少爷给您找的夫人。可是个大美人呢。”

涑玉卿懒懒的倚在门框上,看着那两人生怕自己听见了似的,在前面咬耳朵。

容溪抽了抽嘴角,他当初答应大公子的时候,大公子可不是这么跟他讲的,他怎么不知道这位小少爷竟还有个夫人!

只见容溪径直走到轿前,掀开帘子超里面探头望了一眼。

极好的修养告诉涑玉卿,她现在不能走过去,她只得努力朝那处望着,希望能窥探到轿子中的美人哪怕一丝丝面容。

可容溪那小子像是专门吊人胃口似的,只将帘子掀开了一点,就算自己目力再好,也什么都看不到。涑玉卿不禁有些失望。

容溪只探进去看了一眼,就极快的放了帘子,朝身后的侍者淡淡的道:“把她送回去,太丑。再说,小爷已经挑好夫人了。”

那侍者不明所以,楞楞的看着容溪朝着那倚着门框的白衣女子走去。

难不成小少爷挑选的夫人就是这脑子不太灵光的姑娘吗?

涑玉卿靠在门框上神游天外,冷不丁的一转头,就看见那个叫容溪的少年,笑容和煦的朝自己这边走来。

明明是极暖的一个笑,似那春天里的风,可她为何会感觉到冷嗖嗖的,她甚至知道他的笑意并未到达眼底。

但那少年笑起来极美,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似是渡了一层金光,就连瞳色隐隐也泛出一丝灿金色,嘴角微微勾起,迷蒙了她的眼。

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少年有着一张令人羡慕的容颜。

“你打算收了我做夫君?”

涑玉卿看着他,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童养夫什么的就免了,小爷我打算收你做夫人。”他微微仰了头,眼神轻佻,半晌补充了一句,“假的。”

从小到大还没有谁敢这么的看她。她皱着眉,朝容溪的头上狠狠的拍了一下。

“小鬼,就算是假的也好,真的也罢,有你这种的求婚方式吗?”

容溪揉着头,瞪了涑玉卿一眼。

这死女人,给了便宜还卖乖,要不是他现在觉得她还有些用处,早就扔了她这个大麻烦。

“想我做你的夫人也不是不可以。”

在涑玉卿看来,谁收谁不重要,假的真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小子答应了,重要的是她说不定能摆脱掉那个千年的老神棍!

要她嫁给老神棍下辈子吧!

“丑女人,你竟然还提条件!”容溪压低了声音怒吼道。

涑玉卿没理他,自顾自的说道:“第一,人前夫妻,人后互不干涉。”

容溪冷着一张脸,点头应了。

“第二,不要给我制造麻烦。”

她可不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来找她,虚着是来唠嗑,实则各种挑衅。

容溪听后冷哼了一声,他但愿这个女人不在背后给他找麻烦,他就谢天谢地了。

“第三,我要跟着你……”

“成交!”

她提的要求并不是很过分,容溪很爽快的应下了。

下一秒,这女人便挽上了他的胳膊,那双精致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他,满含深情,似乎全世界满满的只装了他一个。

若不是容溪深知她的脾性,怕是真的要信以为真了。

他不禁开始好奇,这女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演技一流,不当奸细当真是可惜了。

看着他满脸的惊奇,涑玉卿心中得意,这小子找她演戏可找对了,她平时在家,在他那个精明的哥哥面前可没少演戏,要不然这次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溜出来。

这一会功夫,那群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顶轿子,看着两人和谐的走来,恭敬的将人扶进了轿子。

容溪是最后一个上轿子的,临上轿子前,他朝那破庙深深的望了一眼。

透过那扇未关紧的门扉处,他看见一个人就藏在那门后面,她不敢打开门,只用一只手扒着门框,朝外茫然的望着,嘴中喃喃。

容溪什么也没说,转头毫无留恋的上了轿子。

谁也不知道少年那一眼究竟看到了什么,只知道他盯着那处看了很久。

容溪坐在轿中,不语。

他看见了她口中喃喃,她说,溪儿,你在哪?娘,找不到你。

……

薛家,是南国的一个大家族,位居南国四大家族家族之首,本家住在南国都城所在的南御城中。

薛家,是个世代炼药的世家大族,族中出了好几个高级炼药师,家底殷实。

历任家主都在南国担任着首席药师长,掌握着南国司药局,为南国君主效力。

而这个名叫容溪的少年是本家现任家主的最小的儿子,老年得子,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对这个小儿子极为疼宠的。

可惜,这个小公子的母亲是个妾室,他又自小便被测出身上毫无灵力可言,是个实打实的废物。

他的出生成了本家的一个污点,一个炼药世家,竟然出了一个没有灵力的废物,无法炼药,他本身的价值便一贬再贬。

若不是家中老太君护着,让他在外面开府,他恐怕是早就在大家族的倾轧中死去了吧。

这次,老太君要过八十大寿,点名了要他回来,他大哥才派了人出来找他回去。

涑玉卿耐着性子听完了他说的话,可她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可是哪里不对,一时间她又说不上来。

她重新将少年又打量了一遍,一身粗布衣,那张精致的脸蛋的确像是世家大族的公子哥。

轿子在忻城停下,换成了马车,那马车由一个四级飞马魔兽拉车,终于像了点样子。

行进的速度快了不少,忻城距离南御城相距千里,涑玉卿躺在马车内,会周公去了。

梦里,她似乎看见自己大哥,他穿着他一贯喜欢的那身黑色衣袍,冷着一张俊脸,站在自己身前恶狠狠的威胁自己。

“涑玉卿,两个月之内你若没有给我滚回来,我就亲自去逮你回来,让你好好尝尝黑狱的滋味!”

《娇妻难宠:狂妃纨绔》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