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江山谋:恶女夺嫡》江山为谋重生嫡女 全文无弹窗阅读 江山谋:恶女夺嫡Basher

更新时间:2020-01-08 16:02:35

《江山谋:恶女夺嫡》江山为谋重生嫡女 全文无弹窗阅读 江山谋:恶女夺嫡Basher 已完结

《江山谋:恶女夺嫡》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古太魁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韦声,伊果

《江山谋:恶女夺嫡》为古太魁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次日清晨,伊果不见罗析,便来她房中寻找。却见罗析盘坐在床上,双手紧紧握拳,一旁还放着药膏纱布。便问缘故。 罗析一见伊果,便泪眼汪...展开

《江山谋:恶女夺嫡》免费试读

次日清晨,伊果不见罗析,便来她房中寻找。却见罗析盘坐在床上,双手紧紧握拳,一旁还放着药膏纱布。便问缘故。

罗析一见伊果,便泪眼汪汪,期期艾艾地将昨日被打之事说出。

伊果奇道:“你干什么要偷钱茜的东西?且钱茜为何又不愿声张?你去偷她东西,是你理亏而非她啊。”

罗析哭道:“奴婢有些余钱,本想为宫外的父母置办点田产,就把皇后娘娘赏的饰金小梳给了钱茜,请她帮我在宫外买上两亩田地。可是,三天前,奴婢的父母来信,说那土地曾经埋过朱砂,别说庄稼,连草也长不出来。钱茜早知此事……奴婢分明是被钱茜给坑骗了!我舍不得那饰金小梳,这才一时糊涂……”又开始大声嚎哭。

伊果不耐烦道:“然后呢?”

罗析道:“因为奴婢知道她曾秘密放贷给许多宫人。我以此相威胁,钱茜便不敢宣扬此事了。”

伊果笑道:“原来如此,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我去接着睡觉了。”

罗析忙道:“姑娘……姑娘不为我做主吗?”

伊果道:“我只不过是因为受伤暂住皇宫,何必要管宫中闲事?为你得罪了淑妃,那位娘娘要是找我问罪,我脱不得身,那时你管我?”

罗析叹道:“奴婢自然不敢劳烦姑娘。想姑娘那时在宫外与皇后娘娘萍水相逢,尚且用血肉之躯相救。如今在皇宫中,姑娘自然不能像宫外一样了。唉,只可叹奴婢只是一介宫女,命比纸薄啊。”

伊果听她以言语相激,忍不住道:“哼!你说我不敢去找钱茜吗?别说是一个皇宫,就是千军万马,我伊果也不惧!”一面自言自语,一面抛下痛哭的罗析,起身离开。

夜幕悄然来临,韦声不知不觉,恍恍惚惚来到了宫后苑,真是奇怪,明明是八月,为什么四周开满了红玫瑰,再一瞧,自己已置身于玫瑰从中,繁花似锦,花海锦簇。一轮皓月当空,夜幕重重,映得玫瑰越发柔媚红艳。

脚下是一条蜿蜒小路,走着走着,花朵逐渐稀疏,露出一片青青草地来,又踱了几步,只见一个黄衣女子在舞剑。那剑晃晃如同一弯秋水,舞得呼呼生风,教人眼花缭乱,寒意重重。可那女子舞得好生漂亮,一剑一式,一眸一笑,宛若凤凰涅槃。细看女子容貌:面庞雪白清瘦,眸光微蓝,晕着蒙蒙细雨般恍惚的烟气。好熟悉啊!仿佛在那里见过。

“是伊果!”韦声叫出声来,也惊动了那女子。女子一见了他,便将剑直直刺来,韦声眼看躲闪不及,大叫道:“不要!”

韦声慌忙醒来,一下坐起,却发现是个梦。只见窗外开着数朵红石榴花,一弯新月低垂。心道:“该死的,怎么会梦到她?伊果……已经二更了,左右睡不着,不如帮着大哥巡视好了。”

韦声穿衣出来,忽见一个黑影闪过,便急忙跟上,找了半天,也没见了黑影,正疑是错觉,前面的两排树旁又闪过一个黑影。韦声急施轻功跟上,来到了绛雪游廊。绛雪游廊位于胜景绛雪轩后,两侧俱是高墙,一边是外墙,一边是绛雪轩内楼阁的墙。两墙距离不过两丈之宽,之间又依墙密密的种了两排银杏树,抬头一望,枝叶繁茂,重重交错,将天空遮得严严实实。一到冬天下雪,因日照甚少,绛雪游廊内积雪难消,上面的枝干也堆积着厚厚的雪,风一吹过,廊内便如下雪一般,真真是个冰雪晶莹的琉璃世界,倒像是“降雪游廊”一样。

韦声最喜宫中此景,对此处也比宫内其他地方更加熟悉,一见黑影入内,顿时心中笑道:“这厮慌不择路,竟逃来这里,看我如何瓮中捉鳖”。身子一跃而上,便攀上密密的银杏树层,拔出春波剑,在上面一面急速奔跑,一面猛斩树枝。

韦声剑法甚是高明,随意挥斩间,树层便几乎被砍掉一半。这便是他的竭泽而渔之计,意欲逼着藏匿在树顶的黑衣人现身。果然,一枚金灿灿的物什突然从树上掉落,韦声立刻挺剑向那处刺去。喝道:“什么人?快出来!不然休怪我剑下无情!”

那黑衣人见剑刺到,立刻从树上跳下,就要向出口处逃。韦声的剑却更快,直直向那人后心刺去。那人闻剑风在背,立刻倒转身子从剑背侧闪来,两指疾出,就欲点向韦声咽喉。韦声忙转了剑方向,就要用剑锋去割其脖颈。那人见机极快,立刻俯身闪过,接着一个扫堂腿直攻韦声下盘。韦声忙收剑招,连后跃几步,见那黑衣人身量不高,尤其一双眼睛甚是眼熟,心中一动,忙道:“你是何人!再不说话,我便要喊所有锦衣卫过来了!”

那人摘下面罩,露出一张细润如脂的脸,却是伊果,笑道:“同知大人,你好啊!”原来伊果受了罗析激将,这晚真的去昭仁殿拿饰金小梳,好在宫女庑房并无锦衣卫把守。伊果在禁卫森严的嬲室尚且来去自如,在钱茜房中寻到饰金小梳,更是如探囊取物。却不想在归坤宁宫途中遇到了麻烦。

韦声面色微红,道:“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想到方才梦见她,现在竟然又见到她,说话便就有些期期艾艾。

伊果见了韦声便心中有气,却佯作若无其事道:“我是民间的草民,可是第一次见到偌大的皇宫啊。白天的风景没看够,所以晚上接着看。”

韦声立刻恢复思绪,道:“看风景?穿着夜行衣吗?”捡起了方才从树上掉落的东西,却是一枚盈光玉润的饰金小梳,道:“这是什么?哦,难道你伊女侠做了贼?”

伊果忙伸手去夺,韦声忙藏了小梳在后。伊果一拳向韦声腰间打去,韦声身子一摆,轻巧闪过。伊果道:“快还给我!”搭了韦声肩膀翻身一跃,韦声却又轻巧转身,将那小梳匿在袖间。

伊果的拳脚功夫虽在韦声之上,但自忖拿下他至少要在百招之后,心里实在怕麻烦,遂怒道:“你再不还我,我就将你打昏了再取。”

韦声道:“你可知道这绛雪游廊墙壁的另一侧是什么?嗯,是钦安殿啊,你我在此处打斗,若惊动了那里的锦衣卫兄弟,我是锦衣卫指挥同知自然不怕,就是不知你这位伊女侠会不会在意呢?”

伊果笑道:“难道你怕打不过我,所以提前安排好了救兵吗?嘿嘿,嘻嘻。”虽是笑着,但心中也怕把事情做大,声音也是极低。

韦声道:“锦衣卫抓贼,从来不惧敌人武功高强。”

伊果道:“哼!看来在你眼里,我这个贼名是怎么洗也洗不清了。你快将那小梳还我!”

韦声哈哈笑了笑,音量却也压得极低。

伊果怒道:“你笑什么?”

韦声笑道:“伊姑娘,此时此刻,你不想着如何从我这锦衣卫指挥同知手中脱身,却仍想着要贼赃吗?”

伊果道:“贼赃?我怀中不过无意中掉了一件饰物,你便说是我偷的,天下有这般道理?你也不仔细瞧瞧,那是我侍女罗析的东西。”

韦声忙去瞧那小梳,也并不是十分华贵,若说是宫女之物倒也说得过去。再说,又不曾接到失主告诉,单凭这一饰物的确无法说明什么。原本一副兴师问罪的神情霎时变成尴尬的笑。正要说话时,见兄长韦扬不知何时来了。他从头至脚扫了伊果一眼,便对自己道:“兄弟,你何时也这么婆婆妈妈了?”

韦声笑了笑,道:“不知哥哥所指何事?”

韦扬道:“既然有了贼赃,不论有没有贼情,总要将人犯拿下投入诏狱好好拷打一番才能定了是非,你在此处设公堂审案,不是白审吗?”

韦声道:“哥哥,兄弟好像是有所误会,是以在……”

伊果本来坐在树枝上,一摇一摆的晃着鞋子,见突然又来了一个人,且言语无状,便怒打断道:“且住!麻烦你们能不能先告诉我,你们兄弟两个究竟是谁说了算,这样我才知道不用跟谁再说废话。要不然现在,嘿,一个说要抓我,一个说要放我,要不要本姑娘先等着你们打一架,谁赢了我再与他说话。”

韦扬怒道:“你这妇人好生无礼!”

韦声忙劝住兄长,对伊果道:“这是锦衣卫指挥使,锦衣卫的最高统领,也是我的嫡亲哥哥。”

伊果道:“哦,原来如此,那么我先前与你说得话都是白说了?哼!真是费力。”嘴上虽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实则在暗中打量着周围:两边是墙,上面是树枝,前有韦声韦扬两兄弟挡道,只有身后可走,可这绛雪游廊足有十几丈长,韦声武功高强,他的兄长虽不知底,但想必也不弱。我却要如何逃脱?

韦声的兄长韦扬却是一个敦实汉子,身量比韦声略矮一些,国字脸,面色焦黄泛黑,双目虽小,眼神却极为倨傲,也是一身飞鱼服。怒推韦声一把,道:“兄弟,咱们快将这妇人抓了!”抽出腰间的秋水剑便要向伊果砍去。

《江山谋:恶女夺嫡》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