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陆其的店》 清水文 陆其的店419文

更新时间:2020-01-05 00:08:10

《陆其的店》  清水文 陆其的店419文 连载中

《陆其的店》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麻花依呀分类:耽美小说主角:李霖,白泽

《陆其的店》作者:麻花依呀,耽美小说类型小说,主角:李霖,白泽,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可以说请神容易送神难,饕餮吃光了属于陆其和白泽的早饭,并且一副要一直呆在这里不肯离开的样子。 陆其深紫的眼睛变幻莫测,紧紧盯着面...展开

《陆其的店》免费试读

可以说请神容易送神难,饕餮吃光了属于陆其和白泽的早饭,并且一副要一直呆在这里不肯离开的样子。

陆其深紫的眼睛变幻莫测,紧紧盯着面前的饕餮。

白泽踢了脚他,在他耳朵边上低声咆哮:“你快想办法弄走他啊。”

饕餮揉了揉没有感觉得肚子,眼睛对准了白泽。

白泽勉强挤出一个笑:“呵呵,好久没见到你了呢,这些年你都去哪了?”

饕餮想了想:“我在山洞里吃了一个玉红果,睡了三百年,才醒过来。”

玉红果是玉红草的果实,吃了它,就会醉上三百年。

白泽心想,这三百年真是太平啊。

饕餮作为一个让人头大的生物,说他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吧,还真没有,人家只是想填饱自己的肚子。

但是这家伙什么都吃。

当年他跟别人打架,丝毫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疯狂地咬对手的肉吃,终于他的对手被他吃掉了一半,架也不打了,只管狼狈地逃走。

自此之后,饕餮一战成名。

谁看见他都躲开,可不想自己被他给吃了。

白泽很肯定,刚才他那眼神,就是想吃了他。

“我想要留在这里。”饕餮说。

“不行!”两个大佬一起坚决抵制。

饕餮委屈,指着陆其问道:“他为什么可以在这里?”

李霖:“他是老板。”

“那他呢?”这回指的是白泽。

李霖:“他在这里打工。”

饕餮挠了挠头,“那我也在这里打工。”

陆其冷眼看着白泽,心里盘算着把这货辞退。

白泽眼里蓄着眼泪,拼命地朝陆其摇头。

“要不就留下他吧。”白泽说:“你看这大块头,除了能吃了点,打架厉害呀,不,我说是个干活的好手呀。”

......

最后的最后,饕餮还是留了下来。

李霖看着他从破旧的衣服里掏出了一小只青色的东西。

“给你。”

李霖接过,发现那竟然是一只青色的鸟,比他手掌还小,羽毛顺滑无比,捧在手心还能感受到他的温度。

李霖看了眼他的破衣服,不知道这鸟为什么没有从他衣服的破洞里掉出去。

“青鸟?”白泽尖叫。

饕餮:“嗯,路上捡的,太小了,不够吃。”

睡了三百年的饕餮饥饿度可想而知,他四处寻找吃的,在路上抓到这只青鸟,青鸟体型小,一吃也是一嘴毛,饕餮就没吃它,而是把它当做储备粮放在了身上。

现在他找到了能收留他吃喝的地方,于是就把这只没有用的青鸟讨好地送给了李霖。

反正也没几两肉。

知道真相的李霖:“......”

话说青鸟是什么?

白泽给他解释:“青鸟殷勤为探看,你没学过吗?”

好的,李霖心想原来跟鸽子一样送信的。

鹦鹉桀桀怪叫,它自从饕餮来了之后,就没敢开过口,现在看见青鸟,怎么也忍不住了。

李霖将青鸟跟它放在一起,两只鸟开始相互梳理羽毛,一副相亲相爱的样子。

晚上。

饕餮抱着从桌子底下搬出来的大王八流口水,眼神幽幽地看着,李霖生怕他把龟松给吃了。

“这也是我们店里的员工,龟松。”

饕餮哦了一声,遗憾地看着这个不能吃的大乌龟。

他将龟松放到长椅上,脑袋枕了上去,他就打算在这里睡。

一会的工夫,饕餮已经睡着了,梦中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好吃的,口水流了一龟壳。

被他当做枕头的龟松,紧紧地缩在壳里,一动都不敢动。

开玩笑,饕餮的牙齿是出了名的锋利,就是他的龟壳在他的牙下也不过一个纸皮核桃,一咔嚓就碎。

见状,李霖只好放任饕餮在长椅上睡觉,自己抱着腓腓回房间睡觉。

腓腓真是个宝贝,自从李霖抱着腓腓睡觉,再也没有做过噩梦,都是一觉到天亮。

腓腓此时正坐在被子上舔自己的尾巴,每天晚上李霖就看着它舔干净自己,然后钻进自己胸口。

腓腓舔完尾巴,还舔爪子洗了个脸,走到李霖脸边上,伸出小舌头舔了舔。

李霖拉开胸口的被子,腓腓轻车熟路地钻了进去。

李霖不由得想到,白泽进店送了只腓腓,饕餮进店送了只青鸟,之后来的会送什么呢?

想着,李霖打了个哈欠,缓缓睡去。

一夜好梦。

隔天早上,李霖走到小厨房准备煮点粥,厨房像个灾难现场一样惨烈,锅碗瓢盆扔的到处都是,包装袋也是地上一片。

食物呢?

李霖找遍了整个厨房,愣是一粒米都没有找到。

默默地捡起地上碗的碎片,他已经猜到罪魁祸首是谁了。

等他出门一看,饕餮已经醒了,但是他只有一条胳膊。

他穿着的破烂衣服遮住了肩膀,那本应该又条手臂的地方,此时却空空如也。

“你的手呢?!”李霖扔下手里的垃圾袋,跑过去看他的伤口。

饕餮手臂的断处凹凸不平,像是被什么动物的利齿咬的,伤口处隐隐有血丝,不怎么流血。

李霖在想自己是不是冤枉了饕餮,没准昨天晚上店里来了个凶狠的怪物,吃掉了厨房的东西,饕餮跟他打了一架,自己的手臂却被那怪物咬断了。

李霖越想越难过,他目光慈祥地看着饕餮。

“昨天晚上......”饕餮低声说,李霖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害怕,勇敢地说出来。

饕餮憨憨地挠挠头,“昨天晚上我饿了,我去厨房找了吃的。”

李霖问:“那你的手是怎么回事?”

饕餮:“饿得不行,吃掉了。”

吃掉了了了了了。

李霖脑子当机,没反应过来。

还真是个狠人啊。李霖瞥着他的断手感叹。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去桌子底下找龟松。

那绿色的龟壳却不见了。

李霖结巴:“你、你不会、不会吃、吃了他吧?”

饕餮突然憨憨地笑了起来,配上他那张凶神恶煞的脸,简直就是狰狞。

李霖毛骨悚然。

“他在那里。”饕餮指了指柜台上的绿龟壳。

李霖冲过去,抱起那龟壳,感受到重量才舒出一口气。

还好,没空。

李霖把龟松搬去他平时修炼的桌子底下后,瞪着饕餮的残臂不知道说什么好。

饕餮十分善解人意地开口:“过几天就能长出来了,我以前饿的时候就会吃。”

听着话,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李霖摆摆手,你开心就好。

李霖捡起丢下的垃圾出门了,饕餮跟在他身后。

“你跟着我做什么?”李霖把垃圾丢进垃圾桶里,回过头来对饕餮说。

“吃早饭啊。”饕餮很实在。

李霖看着他那身褴褛的衣服,打算等会吃过早饭,找家店给他买几件衣服。

李霖照例走到包子店,老板的笑容在看到他身后的饕餮时渐渐消失,眼里带着防备。

李霖苦笑,让老板给他包好陆其白泽几人的分,剩下的包子他也全包了。

整个包子铺今天又只有一个顾客,饕餮心满意足地咽下最后一个包子。

之后李霖又逛了几家早餐店,饕餮一边抓着吃的一边跟在李霖的身后。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买衣服的,李霖挑了几件基础的T裇,给他比了比尺寸,大小差不多,当即就付了钱,让饕餮换上。

饕餮穿着新买的衣服裤子,吃着早饭跟李霖一路又回到了店里。

陆其看着饕餮的眼神很不善,饕餮摸摸头,他也没得罪麒麟呀。

饕餮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个红色的果子,递到李霖面前。

“这给我的?”李霖惊讶地问。

饕餮点头,他感觉到陆其看他的视线更阴狠了。

李霖接过了果子,果子大约有乒乓球大,色泽鲜红,闻上去有股奇异的香味,引得人垂涎。

饕餮送的应该没有毒吧,鬼使神差地,李霖咬了一口,充盈鲜甜的果汁在李霖口腔中爆发强烈的美味,李霖忍不住点头,含糊地说了句还吃,几口就把果子吃完了。

“这是哪里来的?”陆其冷声问道。

饕餮诚实地说:“路上摘的,没毒。”

饕餮有与生俱来分辨毒物的天赋,他们不会吃对自己有害的毒物。

这也是饕餮一直以来乱吃东西还没有死的原因。

没毒就行,哪里弄来的李霖也不在乎。

说话间来了几个治头发的客人,李霖叫来饕餮,跟他说明了一下,又看他只有一只手,决定让他端水。

客人一个接一个的来。

想比是昨天那些客人今天已经看到了效果,他们在微博上晒出自己的头发,引得更多的人想要来尝试。

到了下午,李霖突然感觉一阵晕眩,他撑住额头,发现自己额头烫的跟个火炉一样,四肢都软绵绵的,李霖撑住了柜台才稳住自己身体。

身体除了浑身发热,伴有晕眩,没有别的症状了。

李霖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可能发烧了。

他已经多久没发烧了,这一来就给他来了个大的。

跟饕餮打了声招呼,李霖挪回了房间里,从柜子里找出药,发现没过期,就和着水吞了下去。

李霖爬上床,晕眩袭来,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睡一觉就好了,李霖这么想着就昏睡过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