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三无良人要翻天》嫡女要翻天无良小狂妃 紧缚 三无良人要翻天腹黑攻

更新时间:2019-11-13 16:14:37

《三无良人要翻天》嫡女要翻天无良小狂妃 紧缚 三无良人要翻天腹黑攻 连载中

《三无良人要翻天》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三无良人分类:玄幻言情主角:苏少侠,许安然

主角是苏少侠,许安然的小说《三无良人要翻天》此文是三无良人原创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他这一嗓子嚎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真可谓是震慑人心,人心惶惶,惶惶不安,安能辨我是雄雌,雌……雌什么来着?唉,不管了,总之是直吓...展开

《三无良人要翻天》免费试读

他这一嗓子嚎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真可谓是震慑人心,人心惶惶,惶惶不安,安能辨我是雄雌,雌……雌什么来着?唉,不管了,总之是直吓得我好险差点没从床上栽下去。

鬼要吃这种东西啊!你脑袋没毛病吧?

我半个身子挂在床外,整个脸盘子离地面只有寸把距离,待到回过神来,犹觉惊魂未定。

默默噎一口老血在心头,不由暗自庆幸,好在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的,要真栽下去,这脸恐怕都得磕成个火烧饼子了!

天不灭我洛樱,我终究还是安然无恙地被扶正了身形,回头酝酿了个温婉可人的笑来欲向那人道谢,却发现苏少侠绑着一圈一圈白布条的左臂变成朝外拐的了……

我:“……”

苏少侠:“……”

“疼、疼吗?”我方才的笑容僵在脸上还来不及褪去,小心翼翼地关切道。

我发誓,我洛樱这辈子都没这么淑女过。

“……”

对于我来说,温柔至此实乃第一次,按理说本应是轰轰烈烈闹出一番动静才是,然而苏少侠并没有应我,两只(划去)一只眼睛泪汪汪的,像是一条被踩了尾巴的小奶狗。

可怜又可爱,真让人心疼。

“咳咳……”被搁置在一旁半天的罪魁祸首终于忍不住出声,“你们先不要深情对视了好吗,罐子里面的好吃的还要不要了?”

话音未落,苏少侠的头顶突然开始冒烟了,也不知到底是给羞的还是给疼的,又或者,其实是被气的?

异服青年把罐子放到一边后,向我们投来征询的视线,敢情这怪人还真想叫我们吃蜈蚣啊?

苏少侠我不敢说,反正我自己肯定是没那么重的口味的……

是以我便干笑着推辞道:“呵……还是不用了,公子甭客气,那种东西您自个儿留着吃吧,不要管我们,我们呐都是粗人,粗茶淡饭习惯了,习惯了……”

“不用叫我什么公子,我听不惯”那异服青年佝偻着身子把两手缩进了袖口里,“叫我小然就行。”

“原来是小公子啊,失敬失敬,敢问小公子是何……”

!!!

嗯?做什么?

那人突然伸出一只袖子挡在我面前,我惊了一着,没能接着说下去。

突如其来的,短暂而诡异的寂静。

“打住打住!谁特么告诉你我姓小了!本人姓许,大名许安然,云南人,行了吧?”

话毕,他仰天长叹了一声,朝我们翻了个白眼,又往宽身窄袖口的古怪衣服里头缩了缩。

“阿、阿、阿嚏!嘶——苏州还真尼玛冷啊……”?清明都快到眼跟前来的早春里头,二人竟眼睁睁瞧着他打了个喷嚏出来。

苏州……冷吗?

我怎么没觉得?

不仅生于长安的我不觉得,住在寒山的苏少侠也不觉得,但眼前这个奇怪的青年居然说冷?

现在正是早春,正是一年中顶顶舒适的时辰之一。

倒是未曾去过云南,但据书上所说,南方着实该是比姑苏这一带要热上一些的,所以他才吃不消倒春寒么?

看这许公子的样子也不似假装,整个人都快缩成一团了,我还真没看到过有人能把自己的身体蜷曲成这个样子,莫不是练过缩骨功?

实在不忍心了,就拽过身后的一小床薄被递给他,随口戏谑道:“公子现在看起来真跟个球似的。”

你不会也是个肉球成的精吧?本姓李,名哪吒,排行老三,陈塘关人士?我在心里头补了一句。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我像个排球一样……”许安然似乎并没有觉得自己的言行有任何不妥。

他感激地看了我一眼,就毫不犹豫地接过被子把自己全身都包在里面,整个人裹得跟个蚕茧似的,看得我都浑身都跟着冒汗。

真的太像个肉球了,恰巧又是一床肉粉色的被子,是以他加上被子后果然更像了……

所以我还是很想问一下排球是什么。

也是如他这般蓝白相间地缩成一团么?

可惜没能有机会开口问他。

“哇,暖和多了,这位同学就很有灵性。”他缩在被子里又声音闷闷地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

我:???

大约是见我未能听懂,他赶忙又解释:“啊啊,不要误会,我是想说小姐姐你很漂亮很善良,没有其他的意思!”

“哦,谢谢啊”我眯眼浅笑,然后在越来越灿烂的笑容中把手指头掰得咯吱咯吱响,“不过你说谁是小姐姐呢!我还能有你大?”

“我、我十七!”他抢先道。

“啧,十七你能长这么高?长得有点儿着急啊,身长怕是得有八尺了吧?”我将他从头到脚来来回回打量了好几遍,仍是一脸狐疑。

“嘿嘿嘿……姐姐过奖了,营养好嘛……”大约是被夸得太过突然,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原本还算光滑的面容上笑得挤出了一脸的褶子,然而我咬着牙飞起一拳打到他鼻子上:“说了不要叫我姐姐!”

许安然蹲在地上抱头痛哭:“嘤嘤嘤,你们太暴力了,我要回家……”

“你、你怎么知道我叫樱樱?”我惊了。

这家伙根本是妖怪来的吧?

瞅瞅,哪一点像人了嘛!

他一面继续含糊不清地鬼哭狼嚎,一面死命摇头:“嘤嘤嘤,我不知道啊,嘤嘤嘤,我想喝冰阔落,我想吃大鸡排,我想打游戏……”

这位脑子不太好使且精神状况极其不稳定的,长得稍稍有点儿着急的十七岁少年沉浸在难以名状的悲伤中无法自拔。

我自觉刚刚那一拳的力道不是很重,实在不明白他一个虎背熊腰的男孩子为何因为这点事儿哭得这样肝肠寸断,痛彻心扉。

且口中还胡言乱语起来。

哭到动情处,他一脸沉痛地把流出的鼻血全都顺手抹在了身上披着的那条薄被的角上,发现被子脏了以后又瞬间满脸厌恶,用嫖客看向全青楼长得最磕碜的娼妓的眼神一把丢开老远,相当嫌弃的样子。

丢到一边以后还不算完,他甚至还皱着眉毛翘着兰花指拎起来扫了一遍,目光锋利得好像要把这可怜的被子戳出个洞来:“噫~真恶心!”

“……”

我嘴角抽搐。

请问这位仁兄,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好半天过去了,苏少侠或许早就已经身心俱疲,又或许是长这么大以来从没有受过如此大的打击,在无穷无尽往复不止的痛苦中,他安静地坐在床边睡着了。

而许安然依然在坚韧不拔地小声啜泣着,留下不少岁月痕迹的面庞挂着满满与年龄丝毫不符的沧桑,一行鼻血沿着人中弯弯曲曲流将下来,他也不去理会。

人是落魄得很,生无可恋一般,两只哭得水肿的眼睛却亮晶晶的,蓄着希望之光。

他像是身体被掏空了也要努力完成什么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一样,摆出一副锲而不舍的架势,我有些于心不忍,便掏出个帕子塞给他擦擦眼泪。

“咦,这手帕真好看!”许安然一伸手接过,立马止住了哭泣,目不转睛地对着帕子研究起来,“啧啧啧,这栩栩如生的桃花,这明晃晃亮堂堂的圆月,这云雾的绣工,真的是鬼斧神工啊!”

哼,月老随身带着的,能不好吗?

“我可告诉你,别给我弄脏了啊,这玩意儿贵着呢,就你这样儿的,再来十个剁吧剁吧做成人肉包子卖钱都赔不起!”怕他像刚刚那样乱来,我便事先恫吓他道。

“嘤嘤嘤……姐姐你好凶啊……”

“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姐姐!”

“嘤嘤嘤……对不起我忘了……”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能不能不要老叫我名字!”

“我没有啊,嘤嘤嘤……”

“……”

鬼斧神工吗?

不知怎的,我突然想起了那个总是一身红衣的少年来,倘若我现在告诉这个人,他手中的帕子真是我从神仙身上抢来的,他又会作何感想呢?

……

……

《三无良人要翻天》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