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闻香识女人》闻香识女人豆瓣 LOLI控 闻香识女人LOLI

更新时间:2019-11-09 04:25:56

《闻香识女人》闻香识女人豆瓣 LOLI控 闻香识女人LOLI 已完结

《闻香识女人》

来源:作者:宋丽晅分类:青春主角:隋馨,甄妮

火爆新书《闻香识女人》是宋丽晅所创作的一本青春风格的小说,主角隋馨,甄妮,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次的香水派对真的是棒极了,前来捧场的各国明星政客、社会名流举不胜举,真有些让人疑惑,这不是在格拉斯,而是在戛纳。 傍晚时分的奥...展开

《闻香识女人》免费试读

这次的香水派对真的是棒极了,前来捧场的各国明星政客、社会名流举不胜举,真有些让人疑惑,这不是在格拉斯,而是在戛纳。

傍晚时分的奥诺雷克莱斯普广场,有种醉人的美丽,从这里俯瞰,不但整个格拉斯美景一览无遗,就连远处的蔚蓝海岸也尽收眼底。只是隋馨的心情并没有第一次来时,那么高涨,她在人群中搜索,期盼那个熟悉的身影,按说,这样隆重的场合,他不该缺席才是。

随着派对的开始,已经有不少绅士邀请美丽的隋馨跳舞了,甄妮还没有被任何人邀请过,她不免有些泄气。这时,一个男人走到甄妮面前,绅士地做出邀请,甄妮露出笑容,只是笑容有些僵硬,心底也在纠结,这男人也太丑了,真不知道是不是卡西莫多转世。不过总比没有人邀请好,再说,能参加这派对的都是有身份的人,于是甄妮把手交给了他,他揽过她的腰,滑下舞池。

他的舞跳得真好,甄妮努力跟着他的舞步,他突然就在她的耳边问:“你旁边的那个白衣仙女叫什么名字?我的朋友想邀请她跳舞。”

甄妮感到莫名的气愤,于是没好气地说:“如果你的朋友不够有钱就算了,她是典型的拜金女。”

“这样说自己的朋友,有失你的风度哦。”那个男人笑盈盈地说:“看她清纯可爱,又清丽脱俗,身上也没有什么名贵的首饰,怎么会是你所说的拜金女呢?难道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金主?”

“这么感兴趣,就让你的朋友自己去问她。”甄妮恼了,甚至分不清是恼那男人,还是恼自己。甩开他的手,回到刚才的位置,却一眼就看到了杰森正拉着金发美女向老城区街道走去。

她有些不顾一切地冲进人群,拉了隋馨就向那个方向跑去:“我真的看见了杰森!”

隋馨一听也是一震,愉快地跟随甄妮跑着,张望着。然而,一对璧人正在拥吻的身影刺痛了她的眸,她不由得停了脚步,想看个清楚,却被甄妮拽得摔倒在地。

拥吻的人分开了,回头,正看到狼狈的隋馨从地上站起来,花环因为奔跑而溃散,就像衰败的花。

隋馨直直地看着杰森,杰森则是对她一笑而已,就拉着那金发美女继续向前走了。隋馨茫然地跟着,甄妮有些不安地想拉住隋馨,隋馨却固执地向要追上去,然而杰森和那女人的对话一下击倒了她。

“像她们这些女孩都是为了留在法国,或是为了我的钱而已,我怎么可能对她们真心,只有你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杰森万分真诚地说。

莫大的讽刺,这样的桥段原来可以重复使用。隋馨转身就走,强忍着眼泪,绝对不能掉下来,太丢脸了,太愤怒了。

甄妮追上来:“你为什么不去追问,或是甩他两个耳光?”

“他不配,他亵渎了我的爱情。”隋馨大声地嚷。

这样的隋馨是甄妮所不熟悉的,她愣了半响,隋馨已经拐进一个巷口了,她想追,却发现脚生疼,低头,竟然已经被高跟鞋磨出了血泡,那隋馨呢?她刚才还摔倒了!甄妮着急了。

隋馨疾走,想要发泄出心中淤积的怒火、痛楚、悲伤。受伤了、疼痛了……

再也走不动了,隋馨停了下来,这是一片茉莉园,馥郁的芳香熏得人醉,而身上的疼这时才阵阵袭来,她颓废地坐了下来。还真是够狼狈,膝盖破了,血丝渗了出来,晕染了雪白的雪纺,即使天色墨兰,依旧能够看出斑斑驳驳,想不见,却丝丝分明。脚上白色细高跟鞋的三根细带,崩溃了两根。有生以来最倒霉的一天吧,隋馨伤心起来。

杰森刚才的话已经表明,他对她没有一丝真心,甚至还有些鄙夷的。隋馨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不少女孩儿在巴黎这样五光十色的都市中迷失自我,甚至堕落。因为她们都是带着童话梦想一脚就踏上了巴黎的土地,很容易成为那些所谓贵族的猎物,然而梦醒时,才会知道奢华的表面下尽是肮脏。

天色暗了下来,派对已经进入了**,烟火照亮了天空,由灿烂到离散,再到彻底融于黑夜,消失不见,就像她曾经以为与杰森的爱情。隋馨仰躺下来,忍了半日的眼泪狂泻而出,却惊愕地发现,她竟然躺在了一个男人的胸膛上!

那男人似乎很是享受,甚至搂住了隋馨,慵懒地说:“看过《香水》这篇小说吗?格雷诺在这片茉莉园中杀了两名少女,从她们的身上提取了致命吸引他的香。”

本就吃惊的隋馨,听他这么一说,浑身发冷,尖叫破口而出,却被一对略带杜松子酒味温润的唇堵住了。隋馨这次真的害怕了,拼命挣扎,那男人索性压住了她,一只手还轻抚上了她的身体。

隋馨睁大了眼睛,瞪视着眼前这个放肆的男人,他的眼睛比夜空还要漆黑,却又如天上的星般闪耀,他的吻轻柔,他的手让人感到心安。隋馨竟然渐渐安静下来,他也停了手,搂着她坐了起来,依旧慵懒地说:“既然被他甩了,就投入我的怀里好了,这样你就没有损失了,我的钱也很多。”

“滚!”隋馨的思绪转了几圈,只觉得这个词用在这里最合适。

“钱对你们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对方是谁无所谓,美丑善恶也都无所谓吧?”他坏坏地笑,辜负了那张帅气的脸。

隋馨一肚子邪火,终于爆发了:“就是几个臭钱闹得!钱对强盗才重要,你懂什么?拜金?你凭什么这样说,就算杰森家有钱有势,但如果和我不对路,我才不稀罕和他在一起。

“你们这样的女人都应该下地狱,把你们的脸都变成与你们内心贪婪一样的丑恶模样。”他的视线从夜空中收了回来,阴冷得吓人。

隋馨立即站了起来,他也站了起来,盯着她:“贪婪的女人不会有好下场的。”

“我!我不贪婪,我要的只是爱情……”隋馨结结巴巴地说着后退。

他一把抓住她:“不要试图用美貌和所谓的爱情去掩饰你内心的贪婪,其实我不讨厌贪婪的女人,我更讨厌撒谎的女人。我接受你的贪婪,可以满足你的**,但我也会让你付出代价……”他手上的力道让隋馨感到痛楚,而他眼底的痛楚让隋馨亦感到窒息。

“你以为你是救世主吗?明明就是花花公子,还要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掩饰自己的风流,你更恶心!而且,我没有撒谎!也不会这样……”这男人不是醉了,就是变态,没准儿还是杀人狂!顾不得其他,隋馨大口喘气,让自己冷静,用空出的手猛地给了他下巴一拳,继而挣脱了他,拼尽全力跑向热闹的广场,鞋子跑掉了,也顾不得捡。

他并没有追上来,隋馨则是终于碰到了前来寻她的甄妮,顾不得狼狈:“我们回巴黎,一分钟我都不想多呆。”

“行李怎么办?”甄妮还来不及上下打量隋馨,就被她的决定吓了一跳。

“回去后打电话让酒店寄回来就是了。”隋馨急急地说,还不时回头看。

终于发现隋馨的狼狈,甄妮皱了眉:“你是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

“没!没有。”隋馨急于掩饰,又怕应付不了甄妮的追问,索性大哭起来。

甄妮以为隋馨只是伤心杰森的背叛而已,于是连忙说:“你先别哭,我们这就去火车站好了,也不知道这么晚了,还有没有车。”

隋馨止住了泪,甄妮先用手机询问了尼斯的火车票,然后说:“今天晚上最晚的一班火车是11:30的,先找个咖啡馆,你在那里等我,你连鞋都没有,我还是回酒店取行李好了,时间应该来得及。”

“我真的不想在这里多呆一分钟,我先坐出租车到尼斯车站等你好了。”隋馨低着头,脚尖小心翼翼地碰触着街上的石板路……

寂静的尼斯车站,在这喧闹的夜晚并没有人像她这样急于离开的,隋馨叹气了,蜷坐在木椅上,揉着生疼的手,被那个变态男一搅合,她却突然有了人生目标。

是的,像他们那样的男人才是可悲,绝对不会相信世上有真情的存在吧,以为所有人都是为了他们的钱吗?可笑,怪不得老妈会是那么强势的女强人,怪不得没有男人敢在她面前造次,原来女人的地位要靠强势来体现!如果比他们还有钱有势了,他们会怎样呢?

隋馨把头深埋进膝盖中,盛夏的夜晚,暖暖地带着微咸的味道,衣裙上混合了格拉斯特有的芳香,而她的心情却是暗淡的。

骄傲、乐观的她也许欠缺的就是份执着,如果她够执着,杰森还会轻易甩掉她吗?如果她够执着,还会被变态男看轻吗?这21年的人生,如同一场甜美的梦境,该清醒了!凭什么骄傲?那是母亲的辛苦付出;凭什么乐观?那是父亲精心的照顾;凭什么挥霍?因为拥有的实在太多!

甄妮拎了行李赶到车站时,隋馨已经下了决心,要彻底地转变,将今天发生的都忘记,可他的那张脸却深刻地印入了她的脑海……

6年过去了,严格说来,如此积极进取的她,还是拜阿兰诺所赐。思及此,隋馨无奈地浅笑,阿兰诺很显然也记得6年前发生的事情,才会送来礼服和当年遗失的鞋子。他是想让她难堪,还是想看看她的真本事呢?如果他想看她的态度,那就不该逃避!

打定了主意,隋馨的心情好了很多,走到办公室门口,对南茜说:“帮我把放到库房的礼盒拿到时装店去,让弗朗西斯把曳地长裙给我改成短裙,不要飘逸的感觉,要干练、要冷酷的样子,酒会上我要穿,再请他帮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