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最宫倾》后宫倾容传游戏 MB 最宫倾NP文

更新时间:2019-11-04 00:08:11

《最宫倾》后宫倾容传游戏 MB 最宫倾NP文 已完结

《最宫倾》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鱼千谷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门壁,柴容

《最宫倾》作者:鱼千谷,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门壁,柴容,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谷谣此刻秉承着必须留在这里拜师的信念,在这个大厅转悠着。关于拜师这个事情,在她现在有着十分的好奇心。这秦盲山太变态了,实在太变态...展开

《最宫倾》免费试读

谷谣此刻秉承着必须留在这里拜师的信念,在这个大厅转悠着。关于拜师这个事情,在她现在有着十分的好奇心。这秦盲山太变态了,实在太变态了,她真的不能不想看下去这秦盲山的人还能有多变态。毋庸置疑,这一个个师傅辈分的,绝对是秦盲山上的变态之最。

鸟才知道那死老头子在外面数数是个什么速度,没准那老头瞅着她不顺眼,五个五个数也不奇怪。谷谣在遮面下斜睨着眼,大步走到一个铜门前,从那张着血盆大口的狮子口中取下一柄不小的斧子在手中握了握,好在这斧子的重量这个小身板还能承受。

石洞内回荡着轻微的脚步声,还有诡异的拖地声。远远看去,便见一个娇小的身影一手握斧,斧头朝下拖曳着,一步一步的走向那道金黄的高门。

呯呯的两声巨响,门外的老者回过头毫无惊讶的一瞥,眼神略有鄙视,囔囔道:“小小的年纪,就这么爱财,将来还得了?”

谷谣两耳一轰一轰的,把斧子放下,整个小身体贴上了金门,眼睛睁得溜圆万分震惊的看着这个金子打造的门,上上下下的找着自己刚才劈过的痕迹。

我靠,这明明是金,为什么一点都没变形?!

心里这么嘀咕,四肢却还是知道不能停止找入口的。这样剽悍直接的方式果然不是进门的法子,谷谣三下五除二沿着门壁开始攀爬,想着或者有个暗格机关什么的,不然这么大这么高一个大门,任谁也没本事进。既然是金门,又造的这么高,兴许就是要让人爬的。富贵难求险中求嘛!也不是没道理的。

就这么凭借着在山中这么几年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的日子里自己潜心的练习,此时终是派上了用场。前一世的身手她没指望在六岁就能恢复,但像爬个什么东西,还是不在话下的。虽然动作诡异了点,不雅了点,但到底是让她还算敏捷的爬到了高于她身高几倍的门顶。

谷谣摸索了一下,脸上兴奋渐无。却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沿着另一侧的门壁摸着爬了下来,回到原处终于是一脸的土色。

没机关,没锁眼,又这么坚硬……,甚至也没个窗户!

谷谣眼扫了一眼其他的门,不用想也知道其他的门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可打开。由于在这金门之前碰了壁,她忽然觉得似乎这个门好像是最难进入……

丫的,老娘非进这个门不可!

眼神就这么来回巡视看看还有什么可用的道具,却在睨到隔壁的一堆木柴堆起的大门时眼神露出一丝Jian诈,随即快跑过去,右臂一抻一揽。

这么将柴枝抱出一块来,谷谣心中惦记着门口站岗数数的老头,心中晓得时间不富裕便要急急忙忙的回身就要跑。

然而身子刚刚转了半个圈,却突然意识到刚才抱空的那一块秃了的柴枝门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谷谣连忙转身去看,在洞内四处高悬的火把映照下,也是不暗的,却什么也没瞧见。但是她非常清楚自己刚才绝不是眼花,于是扔下夹着的柴,一弯腰两手快速的刨着……

这是什么……

谷谣嘴角一抽,看着被她刨出来的这片秃了一块的门,看着映入眼帘的一个圆圆的屁股嘴角抽动的越发厉害,脑袋白了一瞬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你是想刨个地洞从下面钻进去拜师?”

那屁股一顿之后继续轻晃着,可见这人又继续埋头苦挖,随之声音闷闷的响起来:“你要是也想进去,就跟我学着点!那边门上有个铁仵,自个儿找门挖去!”一边说着头也不抬伸手随便往旁边一指,便继续挖了起来。

谷谣一时微愣:“我还真道是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过看你挑的这个门……”谷谣边说边回头捡起自己挑拣出的柴枝向黄金门走去,一边摇着小脑袋:“能挑上这么个破门,你人生目标也的确是够远大。”

那撅着屁股猛挖的男孩子也不理她的嘲弄,只一个劲的继续挖……

谷谣估摸着时间,一边走着一边从腰中摸出自己偷藏的火折子,将柴枝往黄金门前一堆,嗞拉一声,小火就着了起来。

手脚利索的将火势越整越大,谷谣又从那男孩周围抱了一堆干柴来,两手各握一把点着火后对着那门壁就烤了起来。

黑烟渐起,火苗在山洞中嗞拉嗞拉的响着,这时那男孩突然兴奋一叫,随之对着谷谣这边大声喊道:“你想把那门烧开?别再把你自己个儿点着了!我这可就进去了!时间不多,你还是趁早挖个坑……”

“滚你的吧!”谷谣头也不回的打断:“好走不送!老身祝你早日成就武林绝学,土行孙二世!”

男孩在遮面下的表情微顿:土行孙是谁?

男孩突的一声怪叫,紧接着大声道:“我叫柴容,你叫啥?”

谷谣心道:还真配得上你挑的这个柴门!

面上却懒得搭理,看着金光闪闪的大门回道:“金谣。”

柴容蹲着又看了一眼谷谣,见她上下左右来回小心的挥动着火把,摇了摇头钻进了门去。

踏踏……

谷谣面露一喜,抬起小脚将地上的柴又踢了踢,火势更大了……

呯!

呯!

两个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震的整个山洞轰轰的响,随之而来便是两个同时发出的声音。

“你想干什么!”

“时间到!”

早已大退开来站在山洞中间的谷谣手持两个火把,遮面下看不到表情,只是头也不回的直直看着那大开的黄金门。

那从黄金门走出的男子,身形高挑青袍随身,黄金的遮面完全按照他的脸形轮廓所打造,一对明眸由于逆光看不真切,却更添一分深沉……

男子咳了一声,一动不动的看着谷谣,也不转头便对着大门处进来提醒时辰的老头厉声道:“下去吧,这丫头我收了。”

谷谣在面具下无比阴险的笑了,这黄金门连斧子都劈不出一个印子,又岂能在这小木柴的烘烤下便化掉?俗话说真金还要火来炼,这句话明显在此地是行不通地。但就冲她方才沿着门缝看的那么一遭便知这门内必定是个不透风不透光的地界,老娘进不去,把你薰出来总是可以地。

“我是浊玉,在你下山前,我是你的师父。”

“我是……”

“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

……

当时的谷谣并未深想浊玉这两句话的深意,只是想着自己狗血的把师父薰出来了一个,不知道是不是这秦盲山上有始以来空前绝后的唯一一个以这种方式拜入师门弟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