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择夫》择夫记百度云 同人女 择夫精彩内容

更新时间:2019-10-31 20:06:22

《择夫》择夫记百度云 同人女 择夫精彩内容 已完结

《择夫》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杳杳流年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陆玉,裴芙蓉

《择夫》为杳杳流年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经过努力,终于找到了淑妃中毒的原因,原是陆玉的后背刺进了数枚毒针,还好发现得及时,命悬一线的陆玉终于从鬼门关回来了。 大堂中弥漫...展开

《择夫》免费试读

经过努力,终于找到了淑妃中毒的原因,原是陆玉的后背刺进了数枚毒针,还好发现得及时,命悬一线的陆玉终于从鬼门关回来了。

大堂中弥漫着淡淡地药香,太后居于右位,司徒绝居于左位,而陆玉则靠在司徒绝的怀中,小皇后还有那名一心向佛的阮妃都在。

蓝月跪在大堂中央,周围的人一致将目光落在她身上,估计是把淑妃中毒一事怀疑到她的头上来了。

只听司徒绝冷冷道:“爱妃原是被毒针所伤,蓝修容,你怎么说?”

蓝月的心一阵刺痛,当初把她留下来的是司徒绝,如今怀疑她的也是司徒绝,难道她这辈子就要毁在司徒绝的手上吗?她不甘心!

“臣妾虽然会使用毒针,但不会背后伤人。”蓝月不卑不亢道。

蓝月说的不错,她从来不会把银针刺入敌人的后背,任何情况下都不会,陆玉本想让蓝月演示一下,不过终是没有开口。

不会背后伤人?这也不能说明什么。陆玉的眸中闪过一道冷光,她轻咳道:“虽说如此,但这毒针跟你的银针一模一样,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陆玉巴不得蓝月抓紧消失,所以话里满是刺,不过蓝月也不介意,只要她不承认,难道光凭几根银针还能断定她的罪行不成?

蓝月道:“回淑妃娘娘的话,银针一模一样没错,但您怎么知道不是有人刻意陷害,以此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呢?”

好一个蓝月,竟将此事轻巧地推开了,不过陆玉不愿给蓝月一丝机会,她冷冷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似乎本就不融洽吧?”

“对啊!上次你对娘娘出言不逊,对娘娘大打出手,恐怕至今还未释怀吧?”小茹添油加醋道。她仍旧惦记着上次的巴掌之仇呢,如今终于逮着机会好好报复一番,怎能轻易放过?

陆玉淡淡地瞥了小茹一眼,不过眸中满是赞许,看来她还得好好赏赐小茹一番。

太后一听,啪的将桌子拍得脆响,她怒视着蓝月道:“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辩解的?果真是宫外来的野娃子,皇上,人是你带进来的,如今出了事,你看着办吧。”

太后是陆玉的亲姑姑,当然会向着陆玉,蓝月一点也不意外,更何况,自己是陆玉的眼中钉,太后对自己的印象更不会好了去,不过蓝月原以为太后是司徒绝的亲生母亲,却没想到太后是司徒绝的继母。

司徒绝望了蓝月一眼,只见蓝月咬着下唇望着自己,心口一阵刺痛,他攥紧了拳头道:“儿臣一定会给母后和爱妃一个交代。”

小皇后本是坐在凳子上,此时擅自跑到蓝月身边,与蓝月并排跪着,太后皱了皱眉头道:“皇后,你这是要做什么?”

“母后,陛下,臣妾觉得此事必有蹊跷,而且蓝修容平日与臣妾交好,臣妾知道她绝不是那种暗箭伤人的人。”小皇后深深地磕了一个头,神情坦诚而真挚,蓝月在一边看着,心中满是感动。

“皇后......”蓝月稍稍握紧了拳头,危难之际竟是小皇后替她求情,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感激还是应该悲哀。

陆玉冷哼一声道:“知人知面不知心,皇后,你现在还小,难不保被人家骗了,至今还蒙在鼓里呢。”

裴芙蓉抬起坚毅的小脸,先是看了蓝月一眼,尔后望向陆玉坚定道:“本宫相信蓝修容是个好人!”

陆玉笑道:“好好好,臣妾不跟你争,只是日后若你被她害了,别怪臣妾没提醒过你。”

司徒绝仍旧无动于衷,哪怕是一句为蓝月辩解的话都没有说,蓝月知道自己不能有过多的期盼,于是她垂下头不去看司徒绝那张冰冷的脸庞,只听太后道:“不管怎么说,蓝修容的嫌疑最大,哀家觉得还是把她关起来比较好,以免日后又生出什么事端。”

蓝月握了握拳头,即便司徒绝不相信她,也不代表她不能为自己做最后的争取,于是她抬首坦然地望着太后道:“母后,臣妾有话要说。”

太后不知道蓝月又要耍什么花招,她先是转了转手上的护指,然后慢悠悠道:“哀家准了。”

从太后的语气中,蓝月听出了七分傲慢,三分不屑,但她仍旧镇静道:“如果真的是臣妾做的,臣妾会做的不留一丝痕迹,淑妃也不会好端端地坐在这里。”

蓝月这一番话把陆玉气歪了鼻子,她啪的一拍桌子,冷喝道:“好你个蓝修容,上次你对本宫无礼,本宫宽宏大量放过了你,没想到你接二连三地挑衅本宫,如今又说出这种诅咒本宫的话,若本宫不做些什么,恐怕老天都要看不过去了!”

陆玉说罢,冲到蓝月面前,对着蓝月的脸就是好几个响亮的巴掌,陆玉卯足了劲,这一下子打得她心里畅快了许多,她不急不慢道:“这几巴掌是本宫还给你的。”

蓝月将唇角的血丝抹掉,她无比冷静地望着一脸惬意的陆玉道:“淑妃娘娘,您现在倒是有了力气。”

陆玉听罢,当即捂住眩晕的额头,她无力地靠近司徒绝的怀中,气若游丝道:“陛下,您一定要帮臣妾做主啊。”

司徒绝的身子僵了僵,尤其是当他看到陆玉甩蓝月耳光的时候,他多么想挡在蓝月身前,只是他压住了这种冲动。

裴芙蓉望着蓝月不屈的模样,突然感到了一种深深地挫败感,她本想借机除掉淑妃,然后将此事嫁祸到蓝月头上,却没想到陆玉命大,死里逃生的活了下来,看来她的手段还不够阴狠,当务之急,恐怕她要临时改变计划了。

陆玉并不可怕,眼前的蓝月才是真正可怕的,裴芙蓉的眸中闪过一抹狠戾,这个蓝月无论如何也不能活下来。

裴芙蓉忽然握住蓝月的手低声道:“本宫决不允许她们伤害你。”

蓝月侧头给了裴芙蓉一个安抚的笑容,她亦是低声道:“你还小,能力有限,所以我不奢望你能保护我,我只希望你保护好自己就行了。”

不得不说,裴芙蓉的演技还是不错的,她听到蓝月说完这番话,眼泪唰地就流了下来,“可是,我舍不得你。”

蓝月稍用力握了握裴芙蓉的手,似是安慰,不过她终是没有说话,看到这里,裴芙蓉只得垂下头,上次她从竹叶青的身体里把银针取了出来,待把一切处理好,便派自己的心腹同陆玉协商,如此才上演了这一出戏,说的坦白些,蓝月不过是她除掉陆玉的一颗石子罢了。

太后见司徒绝还不下令,便慢悠悠道:“俗话说王子犯法庶民同罪,更何况是皇上的妃子呢?既然嫌疑最重的是蓝修容,那就姑且把她押到城外的天牢中,听候发落。”

说罢,太后又将目光落在司徒绝身上,“皇儿,哀家这么做还算公正吧?”

太后本就对司徒绝私立裴芙蓉为后一事不满,如今不能让她生出过多的疑心来,于是他若有若无地瞟了蓝月一眼,终是没有说话。

蓝月强迫自己不去抬头看司徒绝,于是忽略了很多美好的景色,司徒绝的隐忍,陆玉的惬意,太后的满意,裴芙蓉的凝重相互交织着,至今为止仍是局外人的阮妃只是淡淡地瞟了蓝月一眼,仍是未发表任何言论。

画梅和梅杏正欲替蓝月求情,却被蓝月一个眼神制止了,此时太后又对着蓝月说道:“只要你是无辜的,哀家定会还你一个公道,不过你要是凶手的话,那就休怪哀家无情了!”

蓝月微微颔了颔首,算是谢恩,两名侍卫早已经候在蓝月两边处于待命状态。

太后挥手示意,侍卫便对蓝月做了个请的姿势,“小主,请吧。”

陆玉看着蓝月的身影冷冷道:“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本以为蓝月听不到,却不曾想到蓝月慢悠悠地转过身来,冲着陆玉微微笑道:“那就拭目以待。”

“你!”不等陆玉说出更多伤人的话,蓝月早就出了门。

直到出了碧未宫的大门,蓝月才停下脚步,松开裴芙蓉的小手道:“你回去吧。”

“蓝姐姐......”裴芙蓉的眼中满是泪水,她恋恋不舍地试图再次握住蓝月的手,却被蓝月躲开了。

蓝月对着侍卫点了点头,便被带上了囚车,车子慢慢消失在视野外,裴芙蓉嘴角的笑意才愈来愈深了。

天牢处在城外,距离皇城不过五六里,但却地处偏僻,看起来森严异常,天牢里面到处散发着湿冷的气息,蓝月被关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屋子里,这里不见一丝亮光,不一会儿,便有人从门下面递过囚服来,蓝月默默叹了一口气,终是将那脏兮兮的衣服换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