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相恨相爱》相爱恨晚 GV 相恨相爱强强

更新时间:2019-10-31 00:10:40

《相恨相爱》相爱恨晚 GV 相恨相爱强强 已完结

《相恨相爱》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怕冷的北极熊分类:悬疑主角:李昊,王飞

《相恨相爱》作者:怕冷的北极熊,悬疑类型小说,主角:李昊,王飞,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据说在午夜之后,你若打开微信,搜索附近的人,特别是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你会搜到鬼。 李昊阗也听过这个传说,所以他在午夜开着一辆...展开

《相恨相爱》免费试读

据说在午夜之后,你若打开微信,搜索附近的人,特别是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你会搜到鬼。

李昊阗也听过这个传说,所以他在午夜开着一辆污迹斑斑的奥迪A6到了市郊,在一片影影幢幢的树林边停了下来,然后,吐了一口浓烈的酒气,踹开了车门。

稍迟疑了一下,高大而葳蕤的身影融入了树林。

已逾初秋,天气有了些凉意,林中无边的、浓黑的静谧更加深了他肌肤上冰冷的感觉。一滴凝了星光的露珠自天而降,啪嗒一声,落在他脸上,他抬了下头,觑到夜露在树叶上滚动着,并不时闪烁着零零散散的微光。

盯着这唯一能把黑暗化开一点的,忽明忽暗的光亮,他似乎觉察了一种诡异的启示,于是循着它们,踩着潮湿、稀松的落叶,向树林深处走去。

终于,在一片洼地中,看到一片仅容两个人的空地,相对于四周葱笼的枝叶而言,这里显得开阔和奇异。

这片空地呈现不规则的圆形,只覆盖薄薄的一层半枯的叶子,像这个季节人们盖的蚕丝被一样,有几簇小白花在这里沉睡,不时地随风在叶子间露了花头,似在呓语。

正是李昊阗昨夜所梦到的地方。

于是,他应了梦里的约定,从运动裤中掏出手机划出微信界面,快速搜索着附近的人。

由于是盲区,手机信号殚精毕力,屏上还是空空如也。但还是捕捉到了一个微弱的信号,一个灰色的女孩儿头像呈现出来。

不在线?深更半夜的,谁闲着没事儿陪自己折腾哦。梦就是梦,不会成真。

当李昊阗颇有些失落要划离微信界面时,一声“刷”信息提示音响出。

“你在找我吗?”屏上显示了一行信息。而且在用户距离显示栏里,标的是50米。

这让李昊阗不禁背脊一凉,四处梭巡着。

“怎么不说话?”女孩儿问。她的网名叫飞儿。

“你在哪个方向,快出来。”李昊阗问。

“不是说了嘛,我是外星人,现在我们是零类接触,见面是不可以的。”

“我也是刚从火星喝酒回来,大家都是外星的,地球相遇,也是个缘分,出来见个面吧。”李昊阗见对方打来的字并不是“阴文”,阳气很旺,便放松了心情。

“你的车尾号是两个8吧?”

听了心里一凛,“是!”李昊阗回。

“那好,明天早上,长Chun路拐角有个肯德基店,你请我吃早餐吧,你把车停得明显点儿,

好让我看到车号,知道你如约而至。”

接下来,女孩儿的头像便灰掉了,李昊阗再怎么发信息,也毫无回应了。

“真是无聊。”他嘟哝着走出了树林,来到车前,先用手机电筒向里探射了一番,才安心上了车,一路狂奔到家,把剩下的时间归于睡眠。

一阵刷刷的消息声响起,酒意尚存的李昊阗搜出缠在被子里的手机,看到飞儿发来的信息:

“我正在肯德基等你,说好的八点,怎么不见你的车哦?”

沉吟了一下,回道:“我这就到,十分钟。”

于是,他紧张地安进行着接下来的流程。擦了把脸、套上衣服、装上钱包等事情一气呵成,以便自己能在三分钟之内下楼窜入车内,再用七分钟的时间赶到肯德基。

但愿路上的右转弯处没有骑三轮的大爷大妈阻挡。

在他准备就绪一溜烟一样窜到门口时,一双审视的眼睛洞若观火地望着他叱问:

“急得跟骚狗似的,干什么去!”这是他老婆,身宽体胖,声音洪亮。

“整天门神似的,我去死,好不好!”

李昊阗撞开门,挣脱了老婆的拉扯,恰好迎面的电梯门是开着的,一位老年痴呆的邻居大妈笑眯眯地向他招手:

“小李,来呀,来呀。”

李昊阗冲刺进去,稳了身形,匆忙对大妈回之一笑。

风一样冲入餐厅,眼中射着新奇和渴望的目光,他四处巡视。

一位穿红马甲戴着花领结的服务员走上前来,“先生,您车号是不是两个8?”

“是啊?”

“请跟我来。”李昊阗跟着服务员穿过人群,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这是您的早餐,是一位女士给您点的。”

夹在两个软包座位之间的,是一个米色的方桌。桌上的餐盘中陈列着牛Nai、牛肉汉堡和一包署条。正是他平时每餐必点的老三样。

“她呢?”李昊阗望着空空的座位说。

“刚刚结账走了,从侧门走的。”服务员伸手指了下说。

“衣服什么颜色?”他急问。

“牛仔裤白上衣。”

李昊阗侧着身子,绕开来往的食客,从侧门追了出去。

远远地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儿正匆匆前行。

他追了上去,拦在她,气喘吁吁。她白体恤、破洞牛仔小高跟儿,符合描述特征。

“你是飞儿?”

“我不是,你干嘛?”女孩隔着一个太阳眼镜,隐约间娟眉一挑,眼神迷茫。

“飞儿,别逗了,我的车号两个8。”李昊阗大胆地试探着,名叫“飞儿”的微信号一直神出鬼没,他今天不想错过。

“你的车号和我无关。警告你,我男朋友是派出所的!”女孩甩了下黑云一样的长发,表情也变得风雨欲来。

“哈哈,恰好我是公安部的,是你男朋友的上级。”他坏笑着自我解嘲了下。

“神经病!”女孩气呼呼地说,“就不该来肯德基,吃了垃圾食品不说,还遇上垃圾人!”

然后,给了他一个扣人心弦的白眼,忿然离去。

平白受了番数落,李昊阗心赌了一会儿,走到车前,吐了口长气,才好了些。

心里暗叹,现在的女孩儿真厉害,没一个省油的灯。

本来期待的心情现在变得失落,懒洋洋地开着车有街头瞎转了一圈,就去了自己为法人的一个小公司。

李昊阗和飞儿在微信上的相识没有明显的时间界限,约有半年的样子。开始时,飞儿常主动找他聊天,他看到对方的距离显示总飘忽不定,便判断她是个浮萍一样的女子。

这个“浮”字中,也有轻浮的意思。

有一天闲暇时,飞儿发消息问他做什么工作。

平时员工都叫他李总,但在公司没进入世界五百强之前,我总觉得自己还是个小老板。便回了:

“我是个小公司的掌舵的,但技术不好,仅仅维持着不翻船。飞儿,你呢?”

“我惨了,职业游戏玩家,全国各地打比赛,得的奖金不够路费的。”

她的职业瞬时让李昊阗燃起了兴趣,发了个赞的表情,“你的职业有翅膀,可以到处飞。”

“所以我才叫飞儿,而且我最喜欢的游戏的名字就叫‘飞飞’。

“发个链接来,我看看。”

“好的,怎么,你也感兴趣?”飞儿发了个惊喜的表情。

“李总,什么时候对网游感兴趣了?”拿了一叠文件的言小睛推门进来,她意外地看到李昊阗正在玩一款游戏。

“我不是想玩游戏,只是想飞。”他自嘲地一笑。

“您先停一下翅膀,看一下这套设计方案。”

言小睛眼睛并不小,只不过是那种清爽明亮的单眼皮罢了,而且她还是李昊阗的这家室内设计公司里的最大牌的,虽说一共有三位设计师。

李昊阗翻看了一下,眉头突然像被针扎的一样紧紧一皱,说:

“把这酒店一号包间里的背景墙改一下,去掉兰花!换别的。”

言小睛看到他的语气有莫名的凌厉,不解地问:“为什么要换掉,这不好吗?”

“不要问,照做吧。”李昊阗手抚了低下的额头,向她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兰花像冰刺一样把他的思绪带到从前。

十年前,2003年,那时他十七岁,读高一。

由于参加了学校的双节棍训练营,他很晚才回家,乘着夜色路过一片每天必经的树林。

一声“救命”的哭喊声突然响彻夜空。紧接着是几个男人的咒骂声,还有女孩儿的惨叫。

李昊阗提了棍冲了进去,在一片稍洼的地带,猛然看到了一番不堪的场面,两个青年围着一个半裸的女孩儿,在……

那天晚上正值满月,在李昊阗被盛怒激荡的意识里,通明的月光像血一样洒在女孩的身上,她的哀泣和无助,把静谧的夜撕得粉碎。

他暴叫着冲了上去,举起棍子一通狂劈,猝不及防的Yin贼被打得头破血流,染满了血的双节棍在激战中打飞,没入草丛之中。

有两个歹徒负伤后狼狈逃走,但有一个留了下来,并从腰际掏出了一把钢刀。

他明白,今天若把这个半路杀出的练家子放走,自己将会因恶行败露遭到牢狱之灾。

他表情狰狞地把刀锋对准李昊阗,一步步向手无寸铁的他靠近。

李昊阗用背脊紧紧抵着身后的树干,双手置于背后,掐住树干,过度的紧张和用力,使他的指甲竟嵌入了树皮之中。

他尽力屏住呼吸,专注地凝视着蓄势待发地、向他渐渐逼近的死亡之刃!

“啊!”歹徒暴喝一声,用尽全身的力气向李昊阗的眉心刺去。李昊阗绝望地大叫一声,竭力用双手的力量把自己的身体向下牵引,但刀光如电,避之不及,他眉心处感到一冷,眼前闪过一团黑红的血光。

他迅疾地用手往额头上狠抹了一把,此时他混乱的思维里袭出一种担忧,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那个女孩儿的安危。

透过血污,他愕然看到,歹徒竟跌倒在自己身边,不知何时扑过来的女孩儿则死死地双手抓住歹徒持刀的手,大声地尖叫着。

幸亏她这一扑,歹徒的刀锋走偏,划入了李昊阗额头上方部位,大量的鲜血汩汩地在发丛中流淌下来。

李昊阗迅即飞身向正欲起身的歹徒头部狠狠踹去,连续数脚后,他的脑袋成了一个血球。

歹徒头部遭受重创而昏死过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